第四百二十四章 诡异的海域/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我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多少已经能体会徐知海当时的心情和处境了。

“雨停了,一切都那么的不正常,就连我都多少有些害怕了,因为这不再是我所熟知的东海,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东海温柔,狂怒的一面我都见到过无数次,可是像那天那样的东海,我还是第一次见。它太陌生了,也太诡异了……”徐知海顿了顿,脸上露出些恐惧的神色来,就连我都不舒服的挪了挪身子,原本十分正常的小屋内也弥漫了一股诡异的气氛,不过我没有在意那么多,因为我已经完全沉浸在徐知海所讲述的故事之中了。

“当时我们谁都没有第一时间说话,因为我们都被那片诡异的海域所震慑住了,就当我理智在一点一点的回归,即将恢复冷静的时候,那股声音又在我脑海中出现了,它在催促我,催促我快点下去,随着呼唤的次数越来越多,我又丧失了理智,开始变得兴奋起来,连恐惧都被这股兴奋给扫到了一旁,我拿起测海链并把它扔了下去,在此过程中我极为期待,也极为忐忑,因为我深怕海水太深,这样即便我下去了也无济于事,可是让我兴奋的是,测海链成功触底了,虽然海深九十多米,但这刚刚好是我们的极限,可以尝试!你说好不好笑,我犹如一只可怜的老鼠,用胡须探测可以钻进蛇穴后,竟然有些洋洋得意,这是不是着急送死呀,哈哈!”

徐知海说着便笑了起来,但笑着笑着两行浑浊的老泪就涌了出来,看到这我心里非常愧疚,毕竟这段往事对于徐知海肯定是不想回首的,可是为了打消我继续寻找的念头,他撕开了自己血淋淋的血笳,想到这我拍了拍徐知海的肩膀,并轻声安慰道:“徐老,您自己也说过,您那时是被龙珠蛊惑了,所以其实不全都是你的错。”

“可是!是我把他们带到那里去的!如果可以的话,死我一个人不就好了吗?!最后为什么要让我这个罪魁祸首独活下来?!它就是想让我永远活在自责和痛苦之中!”徐知海神情激动的抓住了我的胳膊,原本好似枯瘦无力的胳膊此刻迸发出了巨大的力量,我强忍着剧痛没有说话。渐渐的徐知海冷静了下来,他缓缓松开手随后叹了口气,道:“不好意思小伙子,我失态了。”

我摇了摇头示意没有关系,徐知海这才继续讲述令人毛骨悚然的厄运开端。

“得出可以下海后。我拿了个猪尿泡便要跳下去,可是我的朋友们拦住了我,因为凭借采珠人多年下海的直觉,他们知道如果下去了那多半是性命不保,可是我不听劝,一门心思的要下去,最后他们按着我要把我强行带回去,可是我趁着他们一个不注意便纵身跳到了海里,连照明灯都没有拿,因为我完全走火入魔了,在黑暗的海水中,我凭借直觉一直往下游,其实我当时的做法和送死没有什么区别,因为在没有光线的海水中,一个不拿照明灯的人和瞎子差不多。但是我凭借着那股直觉,仿佛受到了指引一样一直往某个方向游去,终于,脑海中的声音告诉我,我到达了朝思暮想的地方。但是目光所能及的地方都是无尽的黑暗,我忽然冷静了下来,心中开始迷茫起来,因为我不知道,我苦苦寻找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说到这里后。徐知海便没有往下继续说了,这时候我的好奇心被完全勾了起来,于是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问道:“徐老,后面呢?发生了什么?”

徐知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继续说道:“就在我迷茫之际,我发现腰间的那颗龙珠忽然散发出淡淡的光芒,我好奇的把它捧在手心里,发现它犹如一颗夜明珠一样照亮着我周围的海水,接着我看到了奇异的一幕,一瞬间,整个海底都布满了光芒,我定睛一看,发现有无数大如桌面,小如磨盘的老蚌吐沙,从而露出里面硕大无比的龙珠。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过如此多的龙珠,多的好似天上繁星一样,把整个海底都照的通亮!看到那副景象的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见是真实的,因为在那里,原本随便拿出一颗都价值连城的龙珠好似是沙石一般不值钱,但是这只是一个开始,因为有了光,所以我看到了一副不该看到的画面,就是看到了它,我的后半生才会被厄运所缠绕!”

“您看到了什么?”我紧盯着徐知海,想从他口中得知最后的真相。

“一艘船……”徐知海缓缓吐出三个字,随后看着一脸疑惑的我继续道:“一艘非常大的船,它静静的躺在远处的海床上,因为距离所以我只能看到它的大致轮廓,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它的体型,实在是太大了,任何一艘货船都不能比拟它的体型,它犹如一位上古魔神一样静静的躺在那里,虽然没有什么异样,但是却让我的心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攥住了一样!看到那艘船的时候我就知道了,知道召唤我的究竟是什么了,可是我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后面就有人推了我一把,我当时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发现我一位朋友正满脸惊慌的盯着我看,他脸上有几道伤口,几乎横跨了他整个脸部,连伤口处的皮肉都翻了开来,并且还在往外流着鲜红的血液,当时我立马清醒了过来。连忙打手势问他究竟是怎么了,他异常惊恐,仿佛有什么猛兽在后面对他紧追不舍一样,面对我的询问他一边打手势示意我快跑,一边把我往上面拉。我虽然疑惑却也跟着他一起往水面上游,因为我脑海中的声音已经消失了,仿佛在让我看到那艘船后,它就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因为在水里停留的时间太长。所以我早早就用掉了猪尿泡里的两口气,最后一口我强忍着窒息感也不敢轻易用掉,一直到我察觉到身后的水流波动不对,回头发现身后有几道黑影在紧紧追着我俩时,因为太过惊恐所以我下意识的喝了口水,迫不得已只能提早把第三口气给用掉了,这时距离水面上还有一段距离,因为上潜需要的体力太大,所以我没过多久就已经头脑昏沉了,按照常理来说。我应该是活不到水面上的……”

说到这时,徐知海又沉默了,这时我虽然为徐知海口中的那艘沉船来历而感到疑惑,却也为徐知海究竟是怎么生还而有些好奇,毕竟徐知海能坐在这里跟我说了这么多的话。证明当时一定发生了什么意外,才让他最终得以生还。

“哈哈哈,为了我呀,为了我这个本该死在海里的混球!我那个从小玩到大的发小见我游的越来越慢即将昏迷,把他手里猪尿泡最后一口气留给了我。而他最后没有挺过去,尸沉大海也帮我吸引了那些黑影的注意力,最终,当我回到船上时,我发现一艘船上的人已经都没了,他们为了救我而下海营救,在途中不知道遇到了什么怪物,最终连我那个发小在内,一船人都没了!不该死的人死了,而我这个最该死的人却最终活了下来,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对我的惩罚呀!”

说到最后徐知海已经老泪纵横了,而坐在一旁的我明明想说些安慰的话语,却不知该从何说起,最终也只能坐在一旁沉默的看着徐知海发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