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事成/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哭到最后,徐知海就愣愣的看着桌子发呆,而我则一支一支的抽着闷烟,不知道过了多久,徐知海擦了擦早已风干的泪痕,道:“回来后,我浑浑噩噩的过了好几个月,期间我那几个好朋友的家人也来问我他们去那里了。我没有说,可能是不敢吧,也可能是没脸,总之所有人都说我疯了,我是疯了,修养几个月我独自开船出海,想要重回那一片海域,我不知道我去了能干嘛,也许只有和他们死在一起,我才能减轻心中的负罪感,可是在海上寻找几天后,我发现我竟然找不到那片海域了,可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每个采珠人都对大海了如指掌,那个地方我既然去过就不会忘,但无论我如何寻找那片海域都仿佛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一直到后来我才明白过来,原来只有依靠龙珠的指引才能找到那片海域,可惜我的龙珠在逃亡的过程中就已经失落了,自然也没办法再找到那片海域,从海上回来后我心灰意冷,就变卖所有家财全部捐给了福利机构,虽然金盆洗手散尽家财,可是这依旧不能让我的心里好受一些,每当我闭上眼睛,脑海中都会浮现出我发小那张惊恐的脸庞,而且厄运好像也缠上了我,原本我是有两个儿子一个老婆的,可是我金盆洗手后没多久,我的两个儿子便相继死在了大海里,而我老婆则感染上一种怪病,没过多久就离开了人世,按理说活到我这份上活着跟死了已经没多大区别了,我也想着是不是应该自杀,可是我不甘心,我不甘心连杀害了我兄弟们的罪魁祸首都没搞清楚就死去。我不甘心在没弄明白那艘船的来历前就死去,所以后半生我疯狂下海,想要再采得一颗龙珠,可是忙活了几十年依旧是毫无所得。如今我也已经死心了,过两年死后就下去给我那几个老兄弟们赔罪,而小伙子你也别忙活了,没有龙珠是无法找到那片海域的,你与其这样瞎折腾,不如另想办法去救你的那几个朋友,说不定会有转机呢。”

听到这我心里澎的一动,随后颤抖着手把我背包里的那颗血珍珠给拿了出来,当看到这颗犹如婴儿脑袋一般大小的血珍珠后,徐知海和我不禁都是一阵沉默。

“你别跟我说,这是血珍珠……”徐知海沉默了会,随后看着血珍珠下意识的不信道。

“这还真是。如果按照您的说法来看,这应该是颗龙珠!”我笑了笑,随后便把手上的血珍珠递给了徐知海,说道:“还是您自己来看看吧。不过有点沉,您担着点。”

徐知海沉默着把血珍珠放在了桌子上,看了半饷后他面色有些怪异,叹了口气。道:“没想到呀,我徐知海当年被人称之为是东海采珠王,可是我终其一生也没采到过这么大的龙珠呀,和你的这颗龙珠相比,我采到的那颗龙珠只能称之为是蛟珠。”

说罢他看了我一眼,眼神变的严肃起来,道:“小伙子,如果你把这颗龙珠卖给我,我徐知海虽然没有多少钱,但还是能向朋友周转个几亿台币的,另外我在台湾有些人脉,我帮你救你的朋友。你把这个龙珠卖给我,这样可行吗?”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论人脉我自认为不输于徐知海,可是我都束手无策的事情我不相信徐知海能有什么办法,对待彼得这种不要命的人除了和他暂时妥协等待机会之外也真的没什么办法了,即便是慕容云三这么多天不也一样没什么动静吗?从这点来看就足以知道慕容云三也没法在这么多人,这么多枪里有十足的把握把我们平安无恙的救出去,毕竟彼得做事确实滴水不漏,如果有一点风吹草动我都相信他会先杀了我们几个然后玉石俱焚的。

不过在拿出这颗龙珠之前,我就已经想好了具体的对策,所以我笑了笑,对着徐知海问道:“徐老,您怕死吗?”

徐知海先是一愣随后不屑的笑了笑,道:“怕死不采珠采珠不怕死,从我徐知海沾到水的那一刻起,我就不知道什么叫怕。”

“好!”我叫了一声好,随后说:“如果您老真的一心想要重回那片海域的话,那就和我一起去一个很危险的地方,然后我们一起去当年您去的那片海里找寻各自需要的东西,您看这样的方法折中不?”

“好吧。”徐知海点了点头,随后叹道:“之前我之所以想要买你的这颗龙珠就是不想你再去那里冒险,那里真的是一个九死一生的地狱,不过看你小子执着想必有自己的难言之隐,那老头我也不考虑这么多了。无论前方是刀山还是火海,老头我陪你走一遭就是了!”

“徐老好气魄!”此刻的我也被徐知海的这番话激起了血气,毕竟这一年来什么险镜我没有出入过?眼下的这个槛高是高了点,但还能绊我一个跟头还是咋滴?于是我站起身来笑了笑。道:“徐老您收拾收拾东西,我们过会出发。”

“没什么东西可以收拾的了。”徐知海拿起桌上的两盒珍珠看了一会,随即自嘲道:“这辈子因为它我风光无限,也因为它我亲手埋葬了自己的一切。现在也是时候该还回去了。”

说罢他拿着这两盒珍珠便走出了门,随后跑到码头上便把珍珠扔进了海里,而一直在门口站着的胡陶愣住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问道:“初三这是怎么了?徐老把那些宝贝疙瘩扔了干嘛呀?”

看着胡陶替徐知海心疼的样子我笑了笑,说:“这对你来说是宝贝,可对别人来说也许不是。”

胡陶愣了下,随后他挠了挠头。笑道:“也是,当年徐老散尽家财宣布金盆洗手的时候也有许多人都为之感到震撼和不解呢,但也许徐老根本没把这些身外之物放在心上呢?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呀。”

我笑了笑没有说什么,等徐知海把珍珠扔了后。便和我们一起返回了基隆港,在基隆港内我们找了一家酒店就歇息了下来,忙碌了几天的我回到房间后先是洗了个澡,随后很是惬意的躺在了床上。这次来台湾虽然一路曲折,但最后好歹也得偿所愿寻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当得到短暂的休息后,整个人躺在床上连脑海都放空了许多。

躺着躺着,我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腰间的玲珑玉佩,仔细一盘算,有好长的时间蔣明君都没有再出现过了,也许她一直都在为墨兰的事情而生气,而满是愧疚和想要逃避的我也没有主动找她,哪怕前段时间只要蔣明君出手我们便不会沦落至此,也不会有现在那么多的烦恼,可是我心里还是升不起一丝埋怨,毕竟她已经付出的太多太多了,我也没有资格再去要求她为我做什么了,何况我还屡次伤害她,虽然那是无意的。

想着想着我揉了揉脸,毕竟现在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找到地图上的地点和前往沉船海域的方法后,现在我只需要回去交差,然后在下海的时候甩开彼得请的打手就可以了,甚至我们只需要找个地方磨洋工,隐忍许久的大陆海警就会突然出现把海面上的彼得一网打尽,这样一看未来好似豁然开朗了一样,但是我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安,依照彼得的表现来看他不会想不到这一点,但是如今的情况已经很明朗了,拿我们当筹码虽然可以暂时拖住海警但这不是长久之计,放我们下海他就会被一旁的慕容云三和大陆海警一锅端,在这种两难的情况下,他到底会如何选择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