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异变/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彼得派的人给吵醒了,虽然睡得正香被人惊扰了很不爽,但我还是一声不吭的爬了起来,洗漱一番后我出门来到了客厅里,发现彼得,金大发,墨兰和徐知海都在客厅里吃早点呢。

“初三你醒啦。吃完早饭后就要办正事了,用你在台湾所获得的方法,带我们去找到那个地方。”彼得一边啃着手里的一块面包,一边冲着我笑道。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随便吃了点早餐后,就跟着众人来到了甲板上。这时太阳刚刚升起,阳光温和且灿烂,天空中还不时飞过一只只海鸟。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此时的处境的话,那这副景象确实挺让人心旷神怡的。

“初三,下去后小心点。”站在一旁的徐知海看了我一眼,随后说道:“当你产生感应后要立马上来,不然如我当初那样走火入魔就麻烦了。”

我点了点头,只不过心里还是有些没底,于是我犹豫了下,问道:“徐老,那股感应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你能跟我说下吗?”

徐知海垂目想了想,随后才含糊不清的说道:“总之……当你心底出现一个声音告诉你要具体往那走时,你就要立马游上来,因为那个声音会变的越来越有魔力,你渐渐会被这股声音操控,身不由己的就会想往那个地方游,就好比……被铁线虫寄生的小虫子。”

徐知海的话语让我沉默了一会,尤其那句被铁线虫寄生的小虫子更是让我有些不寒而栗,不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深吸口气后,便拿起彼得为我准备的御寒潜水服准备下海。

“彼得,让我陪他一起下海吧。”就在我准备好一切,准备从海捞船下到快艇上的时候,一旁的金大发忽然对彼得说道:“如果初三下去后发生了什么三长两短,那你的计划可就全部泡汤了,龙珠罕有,失去了这颗你就没有机会了。”

彼得想了想,随后便点头同意了下来。

待我和金大发穿好潜水服后,便爬着吊梯跳到了底下的一艘快艇上。快艇带着我们和海捞船拉开了一段距离,随后便停在了海面上。

我和金大发坐在快艇的船侧,这时我忍不住回头看了眼海水,虽然今天的天色不错。但是东海的海水还是带着一股黑蓝色,这颜色很幽深,足以让人对它产生无限恐怖的遐想,我咽了口水,发现自己竟然好像有深海恐惧症。

“初三,你没事吧。”见我迟迟没有动作,一旁的金大发担心的问道。

我摇了摇头,随后心里一横,把身子往后一躺,整个人就摔入了水中。

刚入水,四周所能见的全都是密密麻麻向上浮起的气泡,我调整好自己的姿势后便打开了头顶上的探照灯。不过因为东海海水不怎么清澈,所以能见度着实低的有点可怜,除此之外因为天气尚未开春,所以海水依旧十分的冰冷刺骨。即便我穿着特制的御寒潜水服都有些适应不了冰冷的海水。

忍着寒冷,我借着探照灯的灯光向四周打量了一下,因为是一起下水的,所以借着灯光我很轻松的就找到了不远处的金大发。两人靠近后,金大发给我打了一个手势示意自己安然无恙,我点了点头就拿出了一直携带着的血珍珠,不过入水后它没有和徐知海所说的那样神奇,我脑海中也没有出现什么奇异的声音,一时间我抱着血珍珠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

迷茫之际,一旁的金大发拍了拍我的肩膀,随后用手向下比划了一下。那意思是让我继续往下游,我心里犹豫了下随后一咬牙就潜向脚下无尽黑暗的海渊之中。

因为上次徐知海产生感应是在采珠的过程中,那么很有可能在达到一定深度之后龙珠才会对宿主发起感应,虽然没有什么把握。但这也是我目前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了。

在冰冷漆黑的海水中,我无法分辨方向只能凭感觉往下游,不过因为彼得给我们的装备中有海压表,可以根据海水的压力判定出我所在的深度,所以这块小小的手表也成为了我心灵上的唯一寄托。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已经下潜到了五十多米深的深度,因为不是专业的潜水员也没有经受过大量的训练,所以海水的压力渐渐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再加上越往下游温度就越低,所以我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

就在我即将要放弃的时候,在冰冷漆黑的海水中忽然亮起了一阵微弱的红光,看到这股光芒的我停止了下潜。随后才发现这股红光的来源竟是捆在我腰间的血珍珠!

我拿起血珍珠仔细看了两眼,只见原本猩红如血的血珍珠自内放出了一阵阵有些妖异的红光,虽然漂亮的仿佛是一块暗红的水晶,但是我心里却没来由的产生了一股悸动。

虽然我知道金大发就在我头顶不远处,可是在深海中人总会产生一些恐怖的遐想,这些遐想来源于存在于传说中的深海巨兽,海妖,但更多的却来源于人类对大海的未知,纵使如今科技发达,但人类对大海了解的程度连百分之十都没有,未知代表着什么?它不仅代表着探索和好奇,更多的还是代表着对未知的敬畏和恐惧。

因为经历。所以我这个原本是异常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早已抛弃了之前对世界的认知,虽然我变的理性了很多,但同样的,对于未知的恐惧和敬畏也提高到一种无以复加的地步,此刻心里的这股悸动仿佛是一个导火索一样,把我之前酝酿已久的恐惧瞬间就引爆了,一时间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连头皮都一阵发麻,更可怕的是我总感觉四周有东西在盯着我,后背更是犹如针刺一样的发酥!

身处水中,我惊慌失措的向四周看去,但因为海水浑浊,所以抛开那顶多三五米的能见度后,四周都是一片漆黑,尤其是背后的针刺感更是让我有种将要崩溃的感觉,虽然我自认为这一年的经历已经让我勇敢许多了,可是第一次接触如大海般未知。黑暗,空旷的环境后,恐惧还是死死把我包裹了起来。

幸好,就在我即将崩溃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神经过敏的我下意识的想要甩开这只手,转脸却看到了金大发那张胖兮兮的肥脸。

我愣愣的盯着金大发发了一会呆,心里头还有些惊魂未定的感觉,当意识到是自己吓自己后,我浑身一软仿佛全身力量都犹如拧开的水龙头一样流逝殆尽,看到我有些不对劲金大发连忙打了一个手势问我怎么了,我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但还没来得及解释,我心头猛地一跳随后一种特别奇异的感觉就弥漫上了我的心头。

之所以说它奇异,是因为我心里忽然浮现出了一些欲望,这股欲望趋势着我往某个方向游去。当我忍住这股欲望后没过多久,就仿佛是毒瘾犯了的瘾君子一样,不止胸口愈加发闷,连心里都仿佛被猫挠了一样的难受。

终于,我没有听从徐知海的劝诫,开始游向我心里所向往的那个方向,在此过程中我异常满足,不止心理得到了满足,连身体都仿佛是吸了毒一样的泛着酥痒,而且在此过程中,我心里的那股感觉也仿佛得到了滋养,它的意志变的越来越有力,仿佛透着一股致命的魔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