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蚌王/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沉默着没有说话,因为刚刚经历的事情,我已经意识到这次的行程绝对没有那么简单了,或许说,铜莲台指引的每个地方都不简单,从巫显到乐山,那次不是九死一生才闯过来的?其中不仅有惊险与刺激,还蕴藏着许多我前所未闻的历史真相。而这次的东海之行,我又会经历些什么呢?

金大发因为受伤所以被送到了医务室包扎,而我和墨兰徐知海也被彼得送回了房间里,因为一路上的配合,彼得这次也很痛快的把房间里的佣兵给撤了下去,虽然他美名其曰是彼此信任,但依照我对他的了解这房间里面肯定还做了别的手脚,不过不管怎么说,房间里没了那些黑人佣兵的监视我心里的压力还是少了许多。

躺在床上,我一边感受着方向一边想着到达目标地点后会经历些什么,坐在一旁的徐知海看到我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禁笑了笑,说道:“怎么,临到末了开始紧张了?”

我点了点头,东海海底那漆黑,冰冷,毫无生气的景象确实给我的心灵上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也让我意识到东海和毛里求斯是两个风格完全不同的极端,更可怕的是,在那片神秘海域的海底,还隐藏着许多不明生物,例如杀害徐知海朋友的不明黑影,以及那遍地的千年老蚌,这些都在我的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

“放开点,刚刚我到四周转了转,发现这艘海捞船配置还挺高的,下海后你肯定会比我当年要安全许多。”徐知海笑了笑,随后宽慰道:“别的不说,刚刚我在船舱看到了一个潜海钟,有它在即便是遇到了虎鲨也可全然不惧,再加上这彼得心思缜密,不可能没留有后手的。”

“那徐老您呢?”我看着徐知海一脸的淡然,神情中没有一丝紧张不安的情绪,于是忍不住问道:“您即便陪我们下去了,又见到了那艘大船,可是您又能得到什么呢?恕我直言,恐怕您连当年杀害您朋友的究竟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这个仇您打算如何报?还是说,您真的是一心求死。”

徐知海沉默了,他手里拿着一粒圣女果在左右摆弄,半饷他微微一笑。抬起头目光坦然的看了我一眼,道:“活到我这份上死又有什么可怕的,我徐知海采了一辈子的珠,大海里什么奇异景象我没见到过?不过如那天所见的生平还是第一次,所以我想要去看看,即便死在那了也没什么,毕竟采珠人死后都是要葬入大海的,何况……那里还有我的几个好兄弟。”

我点了点头,虽然心里莫名有些触动,但也没有再如何劝徐知海,毕竟和他所说的一样,有时候对于某些人来说。死可能才是他最好的归宿,只要死的有意义。

徐知海说完这些话后就没再和我聊天了,而我也闭上眼静静的感受那股方向,过了会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我下床打开门一看,才发现金大发腰间缠着纱布,脸上乐呵呵的走了进来。

“你的伤好了?”我看着金大发心里有些疑惑,要知道在海里的时候金大发可是血流不止呀。

“没事了。”金大发一屁股坐在板凳上。拿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后,说道:“医生说了,我肚子上的伤口不深,除了流点血外没伤到内脏。”

我点了点头心里终于松了口气。见金大发伤势不重我心里也好受了许多。

“对了初三,你方向找到了吗?我们距离那片海域还有多远的距离呀?”金大发放下杯子后一脸好奇的问道。

“方向我能感应到,但是距离不能。”我摇了摇头,说道:“不过徐老已经说了,到了地方我心里同样会产生感应的,到时候到了地方我再叫彼得停船。”

金大发点了点头,随后把目光放向了我腰间的血珍珠,道:“这小玩意还挺魔性的呀,当时你走火入魔的样子可把我吓坏了,难道凡是上了年头的珍珠都有一股邪性?”

“这不是邪性,是灵性。”听金大发这样说一旁的徐知海忽然站了起来,他走到我身旁后把我腰间的血珍珠拿起来看了一眼,随后叹道:“不过,对于我来说,这东西确实是个邪物,想必你们也知道珍珠是如何孕育而生的吧?珍珠,从一颗微末凡尘变为大海中的馈宝,一方面这是蚌的功劳,但更多的,还是大海的孕育呀!而龙珠则更为直观的阐述了这一点。像初三所得的这颗龙珠最起码也是两千年以上的老蚌才能孕育而出,在此期间龙珠经历海水洗刷,磨练早已产出了一股子的灵性,这股灵性最为重要,因为有了灵性,死物就不再是死物,从而有了那么一丝生气!”

说着,徐知海看了眼一脸懵比的金大发,随后笑着继续解释道:“狮有头狮虎有虎王,连人类之中都有领袖存在,那么这老蚌中自然也有,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片海域之中有一只蚌王,而正是这只蚌王的召唤,才让持有龙珠的人能对那片海域产生感应。”

“蚌王?!”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不可思议的说道:“天呀。初三的这颗龙珠都已经这么大了,难道还有比这更大的吗?”

“有点,肯定有的。”徐知海点了点头,说道:“虽然这颗龙珠很惊世骇俗,但在历史的长河中,不乏有一些运气好的老蚌在各种浩劫,灾难下存活下来,这些老蚌有的深潜在万丈海渊之下,或者钻进厚厚的淤泥之中,生的悄无声息,死的也悄无声息,而有的则可能被世人看上一眼。说不定……这次我们就能有幸得见了。”

“这要是真的话,那么肯定价值连城。”金大发咂了咂嘴,一脸意动的说道:“初三手里的这颗龙珠已经能媲美老子之珠了,放在欧美随随便便都能卖上个上千万的美刀,如果海里的那只蚌王也被我们得到的话,那里面的珍珠岂不是比这颗血珍珠还要大上许多?!那价格呢,估计上亿美刀都不止了吧。”

“你小子真是鬼迷心窍了。”徐知海站了起来,随后摇了摇头,道:“那种老蚌已有灵性,说不定比你都聪明,其蚌壳上下有万钧力道,夹断一辆小轿车都是轻而易举的。当年我爷爷的爷爷曾经在琉球的一座小岛上看到一蚌王吐珠,那蚌王长达十丈,其蚌壳上长满了坚石水草,两片蚌壳敲击之下声如金玉,能让水面都产生波纹,可惜我爷爷的爷爷躲在船上没敢上岛,也未曾得见那蚌王里的龙珠模样,过了会那蚌王吸吐月华似又渡了一劫后便挪回水中,掀起一片波浪后就不见踪影了。”

徐知海平淡无奇的话语深深的震慑住了我和金大发,长达十丈的老蚌,那换算下来足足应有20米了吧?这还是蚌吗?这应该就是一座小山了吧!

下意识的我感到不信,但一想到大海的神秘莫测我就不禁动摇了,如果一些未知贝类寿命很长的话,那只要能熬过千年时光,成长到这个体型好似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不过一想到20米的老蚌上下蚌壳夹击所产生的力道,我浑身就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战。

正当我想发出一阵感慨的时候,心里却没来由的一阵悸动,随后我还没反应过来呢,心中那股一直引领我朝某个方向而去的感应就忽然一停,并让我有一种感觉……我要寻找的东西,就在船只的下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