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太静了/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到了!”我连忙站起身来,拿起桌上的电话后就让船长立刻停船,随后我和徐知海等人走出了房间,接着跑到甲板上向海面望去。

因为这时已经是下午了,所以海面上的波澜折射出橙黄色的光芒,从外表上来看,这片在徐知海口中赫然是一片地狱般诡异的海域,竟然没有丝毫的异样,反而因为日落黄昏产生出一丝安宁的景象。

“朋友,你确定是在这里?”跟着我们一起跑出来的还有彼得等人,此刻彼得看着四周的景象下意识的发了一会呆。清醒过来后他语气中带着一股疑惑,道:“为什么……我感觉有些不对呢。”

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听了徐知海的描述后,面前的这片海域确实正常的有些不像话了。虽然下意识的有些不信,但我心里的那股感觉告诉我,我确实没有来错地方。

“应该是这里。”正当我们都有些惊疑不定的时候,一旁之前一直沉默不语的徐知海忽然开口道:“虽然天气和那天的不一样。但我想应该是在这里。”

“okok!”彼得摆了摆手,随后笑道:“不管是不是,明天我们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我们现在不如提前庆祝一下,为了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帮助,我决定今晚设一个晚宴,今晚大家一起庆祝庆祝,不过明天嘛。大家就要齐心协力的合作了。”

听完此言我和金大发对视一眼,随后都苦笑着点了点头。

待彼得去安排晚宴后,我们四人便回到了房中,刚进去金大发就苦笑一声,道:“这事搞得,行动前还来个晚宴,怎么有点像断头宴的感觉呢。”

“别说不吉利的话。”墨兰瞪了金大发一眼,随后转头冲我问道:“初三,你真的确定是这里吗?”

“应该没错的。”我点了点头,道:“如果不是这个地方的话,也只能说我内心的感觉也不顶用了。”

墨兰低头想了想,随后才摇了摇头,道:“这次我们没有返回洛阳就直接被带来了台湾,什么材料装备都没有取,下水后估计有点玄。”

“是呀,我趁手的家伙都还在家里呢。还有那什么黑驴蹄子和墨斗都没有带过来,这下去后要是有什么邪玩意的话总不能用拳头和它硬拼吧,尤其是墨斗,最适合在水中使用了。只可惜呀……”说到这金大发也是一脸惋惜。

我坐在板凳上想了想,我的装备包括禾刀,龙王戒还有天官印都随时带在了身上,而金大发其实有把枪就能满足他了,只可惜墨兰的两把特制折钢刀没有带过来,不然也是一大助力。

想了想我决定晚上和彼得提一提,最起码也要下水后携带几支水下步枪,不然依照往日的经验来看,这次的行动多半是凶多吉少。

“下水后,你们就跟着我吧。”正当我心事重重的时候,徐知海忽然咧嘴笑了笑,道:“虽然老头子不会什么功夫。但在水里我也算是个行家,到时候你们跟着我走多注意一下安全,应当问题不大,再说了。这艘船上彼得请了这么多人,总不可能全是吃干饭的吧。”

我摸着下巴想了想,发现徐知海说的有点道理,在甩开彼得请的那些打手之前。我们完全可以借助他们的力量以保证自身的安全,甚至等他们的人死伤殆尽后我们逃跑的成功率也会大上许多。

想到这我暂且放下心来,毕竟彼得的这些打手或许杀人放火是行家,但到了这种地方。也肯定是斗不过我们的,何况还有徐知海这个靠着大海吃了一辈子饭的老弄潮儿在帮助我们。

短暂的商议了一会无关紧要的话题后,我们就各自回房间里休息以求最大化的保存体力了,等晚上八点的时候,彼得派来请我们的侍者也准时敲响了房门,稍微梳洗了一会,我们四人便结伴来到了甲板上。

此刻的甲板上和以往大为不同,不仅地板被洗的干干净净,连一些桅杆上也挂满了彩灯,如果不是四周站着许多持枪佣兵的话,我肯定以为这是一次海上派对。

稍微在心里吐槽了一下,随后我便迎上了满脸笑意的彼得。此刻彼得穿着一身礼服打扮的活像个绅士,他走到我的身旁一边揽着我的肩膀,一边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张巨大的餐桌,那餐桌上铺垫着洁白的巾布。上面不仅摆满了佳肴美酒还特别用心的放置了几根蜡烛,而且不仅有美食,餐桌的旁边还站着几位白人侍者,看起来颇有欧美高端晚宴的气氛。

“怎么样我的朋友?是不是被我的诚意给打动了。要知道在海上弄出这样一个晚宴可是要不小的代价的。”彼得笑了笑,那一口的牙齿在灯光下白的有些炫目,我颇为不适的把目光放向别处,并漫不经心的说道:“是不小,可你会在意吗?”

“哈哈哈哈!”彼得松开了手,随后大笑着走向了餐桌主位,坐下后他回头看了我一眼,颇为俏皮的说道:“当然不会在意了,因为我给你们的报酬足以把这样的一个宴席摆满这一片海域!”

我没有接彼得的话,待我们四人坐好后,彼得拿起桌上的刀叉看了眼一旁的墨兰,并笑道:“今晚上帝很给面子,海面上一点风浪都没,希望这样的一个烛光晚餐能让您感到愉悦,不然怠慢了这样一位美丽的女士就是我的罪过了。”

“是呀……一点风浪都没……”还没等墨兰说话,徐知海就神经兮兮的看了眼身后那漆黑的没有一丝光亮的海面,随后喃喃道:“不止风浪,好似连一点波澜都没有。”

彼得愣了一下,随后他耸了耸肩,道:“先生。请不要在意那么多细枝末节,让我们尽情的享受美酒和佳肴吧,为了你们的自由,为了我的梦想。”

说罢,他举起桌上的酒看了我们一眼,此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我们也只能无奈的举杯回应,稍微泯了一点杯中的酒水后,彼得就拿起刀叉示意开餐。

虽然我盘中的那块牛排在烛光的衬托下非常诱人,那光亮的汁液填满了牛肉上的每个沟壑,旁边的西兰花也翠绿欲滴颇为养眼,但我却没有一丝胃口,可能是因为我吃不惯西餐,也可能是此刻的处境让我提不起来胃口,见我迟迟不肯用餐彼得用餐巾擦了擦嘴,随后笑道:“放心吧我的朋友,酒中和牛排里没有下毒。”

我苦笑一声,随后无奈的切了一小块牛肉放进嘴里缓缓品尝,虽然这牛排味道不错,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偏偏就是提不起来一丝胃口,吃完这口牛肉后我放下刀叉仔细的感受了一下。发现心里竟然莫名有些不安。

这股不安来源很莫名其妙,当我不舒服的挪了挪身子,眼睛不经意的回头看了一眼,才发现身后很黑,黑的没有一丝光亮,虽然知道此刻身处大海这样的情形实属正常,但我的心里就是莫名有些不安,好似身后有什么东西在窥视着我一样,而且……太安静了。

渐渐的,现场有一股诡异的气氛在蔓延,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股诡异,就连刚刚还吃的很开心的彼得都缓缓停下了正在切着牛排的手。

“老先生,您到底怎么了?”沉默了一会后,彼得看了眼从始至终都没有吃过一点东西的徐知海,只见徐知海此刻有些诡异,他低着头,嘴里喃喃自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见彼得问话,徐知海抬起了脑袋,随后迷茫的说道:“你们不感觉,这里太安静了嘛?连,连一点风浪拍打船身的声音都没有,太静了,太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