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失踪的苗赋/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彼得给我们的这些自动步枪火力强大,甚至能和ak47相媲美,即便那些怪物是用钢铁打造的,在这种火力程度下也得被打成铁渣。

渐渐的,时间在寂静中一分一秒的流逝,因为有楼梯这个通风口,所以眼前的烟雾也变的越来越淡。最终,我们终于能依稀看到楼梯口处的场景了。

让我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楼梯口并不是我们预想中一片尸骸遍地的场景,在那里的地面上除了留着一些绿色血迹之外,竟然没有一具尸体的存在,看到这幕我不禁长大了嘴巴,心里却一片冰冷,因为我不知道袭击我们的究竟是什么怪物,竟然能抵御我们这么强的火力还没有丝毫损失,这场仗究竟还有胜算吗?我心里没有一丝把握。

“我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金大发看着那一摊绿色浓稠的血迹眼神不禁闪过了些许复杂,看到我疑惑的目光他咽了口水,声音异常凝重的说道:“在水中冤死的人通常被人们称之为是水鬼。但是水鬼如果历经百年都还没有遁入轮回或者被高人降伏的话,那就会变成更为难缠的水妖,水鬼在水中难对付这是公认的,可是到了陆地上水鬼便会实力受损不足为虑,但水妖不同,水妖在水里同样难对付,可是到陆地上也依旧是位难缠的主,其身形迅速体质坚韧连火器都不能伤其分毫。可谓是最难对付的一类行尸了。”

“水鬼因为生性残忍暴虐所以大部分都在成长为水妖之前便被高人降伏了,即便有残余的水鬼进化成为水妖,也会因为灵智初启性情而变的内敛许多,最终遁入大江大河在夜间对泳者下手,水妖虽然强大,但也不是没有弱点,它们生性怕盐,所以才会遁入大江大河这种水流宽广的地方,在海洋里,我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水妖。”金大发说完后,一旁的墨兰面带疑惑的继续解释道:“因为水系不同,所以这里的水妖怕不怕盐还不好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我们找不到对策,在这么多的水妖面前,我们绝对撑不到天亮的。”

听到这我和彼得的脸色已经变的很难看了。因为依照墨兰二人的话语来看,这些水妖依靠寻常枪械根本就解决不了,偏偏水妖的唯一弱点是盐,而这里又是大海。所以盐对这里的水妖有没有用还真的不好说,如果没用的话,那就和墨兰说的差不多,我们根本就不可能撑过第二个天明的到来。

“应当是有用的。”正当所有人都心情低沉的时候,一旁默默观看许久的徐知海却忽然说道:“水妖的传说在我们采珠人和渔夫之间也流传甚广,但是这爷爷辈的长者嘴中的水妖却没一个人曾经遇到过,也许有人遇到过,但他们肯定已经全死了。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那些长辈口中的水妖,它们都怕盐,所以我想哪怕它们可以在海中生活,应该也是惧怕盐这种东西的。”

不得不说有徐知海这个一辈子都在海边生活的长者就是好,听晚徐知海的话后我看向旁边的彼得,道:“厨房在那里?”

彼得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神情有些犹豫,道:“在船舱第二层,你留在这里,我派人去取盐吧。”

“你那些人下去后半个小时之内能上来就不错了。”一想到之前被彼得派去拿军火的佣兵磨磨蹭蹭半天才过来,我就已经没把希望放在他们身上了,因为事急从权,所以我这次没有顺着彼得的意思,把枪扔给徐知海后,我就往身后飞奔而去。

因为大部分的时间我都被徐知海软禁在房间里,所以找了大半天我才找到通往第二层的楼梯口,跑下去后只见第二层的船舱空无一人,狭长的过道里安静的有些可怕,但是心急如焚急于找到盐的我没有在意那么多,顺着两旁的房间就挨个找起了厨房的位置。

最后,在船舱最里面的一个大房间内,我总算找到了海捞船的厨房位置,这个厨房看上去不小,冰箱里各种食材也一应俱全。不过厨房里的厨师却全都不见了踪影,我随手拿起一个塑料袋,随后挨个的在每一张桌子上搜刮食盐,说来也是我运气好。最后居然在一个柜子里,找到了一小麻袋的食盐,粗粗一拎,最起码也有二十多斤。

找到食盐的我欣喜若狂,背着食盐袋子就要往回走,可是正当我即将走出厨房的时候,从厨房最深处的一扇铁门里,居然传来了微弱的怪异笑声。

听到这笑声的我身体一僵,随后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放下背上的食盐,随后缓缓向那扇铁门走了过去,当我走到铁门前的时候,我轻轻用手敲了敲铁门,随后便侧耳倾听房内的动静。

“嘿嘿……嘿嘿……”

不知道是因为铁门太厚还是因为里面的人没有听到,屋里的那人依旧发些神经兮兮的笑声,让我听的浑身直起鸡皮疙瘩。难道里面关着一个神经病?我站在门口心里面有些蹉跎的想着。

虽然知道现在最好背着食盐赶回去,但经历过姚半指的事情后,我对类似的事情都有一股强烈的想要探知真相的欲望,于是我又用力拍了拍铁门,并大声的询问门里的人是谁。

拍了一会后,屋里的笑声戛然而止,随后一个略有些阴沉的声音便从里面传了过来:“你是……张初三……”

里面的人说的是中文,而且还知道我的全名,所以我不禁愣了一下,清醒过来后下意识的问道:“你是谁!”

问完后我心里忽然起了一丝苗头,好似这声音我在那里听到过,仔细想了会后。我猛地一惊,随后大声问道:“你是不是苗赋!”

“嘿嘿嘿嘿……”屋里的人又神经兮兮的笑了笑,道:“是呀,我就是出卖你们的苗赋。初三呀,这屋里好冷呀……你进来陪陪我好吗……”

苗赋声音异常诡异,让我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我不舒服的退后两步。随后寒气道:“你不是彼得的走狗吗?这几天怎么不见你的人了,现在你主子在外面连性命都快不保了,你还躲在这里,真的不怕彼得惩罚你吗?”

“彼得?哈哈哈!”听完我说的话,苗赋哈哈大笑起来,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一样,笑着笑着他猛地一敛,随后寒声道:“要不是你们的话,我也落不到今天这个地步,初三,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了,彼得他不会放过你的。他谁也不会放过,这艘船上,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

苗赋满是深意的话语让我心里一惊,随后仔细一想我才感觉到了些不对劲的。这苗赋之前可是彼得的心腹呀,如今看来好似也被彼得囚禁了起来,而且言语中还指明了这艘船上谁也不能活着离开,下意识的,我可以肯定这苗赋绝对知道彼得的什么秘密。

“苗赋,到底是怎么回事,彼得怎么了?你把你知道的告诉我,我可以救你出去。”想了想,我对着苗赋沉声道。

“嘎嘎嘎嘎……谁也救不了我,谁也救不了我。”苗赋以一种公鸭嗓怪笑几声,随后声音忽然一变,冷的仿佛是九幽深渊吹上来的风一样,道:“你想知道彼得的秘密?我偏不告诉你,初三,我即便是死,我也会拉上你的,不过我会先走一步,在地狱里等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