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誓不罢休/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什么意思?!”我皱着眉头问了一句,因为苗赋话语中带着一股很深的怨气,让我有些不明所以,要知道从头到尾我们之所以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完全是拜苗赋所赐,怎么到了最后苗赋这个害人者反而比我这个被害者怨气更深呢?我心里有些疑惑。

连问了几句,门内都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看到这我有些烦躁,这苗赋明明知道彼得的一些秘密,为什么宁愿死都不肯告诉我呢?还有,在这段时间里,苗赋和彼得之间究竟产生什么矛盾才能让苗赋落得这般田地也是一个疑点,只是现如今的情形显然无法让我去想那么多。

就在我沉思之际。从一层船舱处猛地传来了一阵枪声,这枪声把我从沉思中拉了出来,我略一犹豫就连忙走出厨房把地上的食盐背起来后,就往一层船舱赶去。毕竟那里肯定发生了战斗,事急从权,苗赋的事情可以暂且放一放,等渡过眼前这个难关后再问也不迟。

因为心系战斗所以我跑的异常的快。当我赶到一层船舱的时候早已是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了,把食盐扔在地上后,只见面前的金大发等人也停下了火,僵持一会后。金大发一边换着弹夹一边骂道:“这群鳖孙子就是想浪费我们的子弹,彼得,船上还有多少子弹?”

“我们这是海捞船,不是军火库。”彼得皱了皱眉头。道:“如果我们继续保持这个消耗强度的话,剩余的弹药连午夜都撑不过去。”

说罢他又回头看了我一眼,接着很不开心的说道:“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慢?”

听到彼得似有所指的话语我心里猛地一跳,虽然有些心虚但是面上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之前一直被你软禁在房间里,我连一层通往二层的楼梯口在哪都不知道,找起来当然要费点时间了。”

“希望你不要耍什么花招。”彼得见状扔下一句满含深意的话语后,就让一旁的几名佣兵把地上的食盐给拆了开来,我在一旁虽然没有什么动作,但彼得异样的表现还是让我知道了这彼得背地里绝对有什么秘密,而且这个秘密恐怕还不小……

“老人家,食盐我们已经带来了,具体应该怎么用?”彼得让人把食盐袋子拆开后,便冲着一旁的徐知海问道。

徐知海眯了眯眼睛,随后他低头捏起一点食盐放在嘴里品了品,随后才点了点头,道:“每人身上准备一点。水妖近身后就把盐撒在它们身上,这些东西跟蚂蟥一样,最怕的东西就是盐了,另外地上也要撒一些盐。这样可以阻止它们过来。”

彼得点了点头,随后就按徐知海的安排行动了起来,等我们一切都准备就绪的时候,那些水妖们却迟迟没了动静,虽然拖时间是我们乐意看到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总感觉事情不会有那么简单,以水鬼之前的表现来看它们是具备灵智的。所以要么它们放弃了我们这块难啃的骨头,要么就在背地里策划着什么。

我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很久,没过多长时间,头顶的钢板忽然传来了滋滋滋的声音,就好似指甲摩擦钢板所发出的那种声音一样,我们听到这股声音后都下意识的抬起了头,静静倾听之下,只感觉这摩擦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清晰……

“不好,头顶有东西!”金大发听了半饷后面色一变,随后我们赶忙往后退了几步,但是身后过道的几个关节处也陆续发出了摩擦声,一联想到水妖那足以切破防弹衣的利爪,那么这摩擦声的来源也就不言而喻了,看头顶的铁板愈发支撑不住,彼得一咬牙,道:“去第二层!”

我们点了点头并立刻行动了起来,跑到第二层后没多久,只见头顶的第一层船舱过道内,就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响动。还没等我们松一口气呢。彼得面色一变,道:“存放军火的地方在第一层!”

听到这个噩耗的我脑袋轰的一声响,内心不禁有些发虚,要知道在食盐还没有证明其作用之前,这些枪是我们唯一能抵御住水妖的倚仗,如果子弹耗尽了,那我们也算是凶多吉少了。

“都检查下剩余弹药。”众人沉默了一会后,墨兰先是把手中步枪的子弹填满。随后一边数着弹夹一边冲众人说道。

“我还有三个弹夹。”

“我有两个。”

我低头也数了下自己的弹夹数量,发现只剩下可怜的一发了,随后我抬头看了眼彼得,彼得对上我的目光后也无奈的耸了耸肩。道:“我们这边的弹药也不多了。”

说罢他想了想,随后又苦笑道:“你最好和我一起祈祷这食盐有用,不然我们谁都活不过今晚。”

我深吸了口气,此刻头顶上的一层船舱里已经传来了阵阵破门声和翻箱倒柜的声音,想必那群水妖要不了多久就能找到这里来了,不过好在临走前我把食盐给带下来了,不然情形恐怕会更加糟糕。

渐渐的,楼梯口处已经传来了阵阵脚步声,看到这我们纷纷屏住了自己的呼吸,之前下来前,我们已经在楼梯口的台阶上都洒满了食盐,如果食盐对水妖有用的话。那它们想必是下不来的。

静,死一样的寂静,我身旁的无论是那几个佣兵,还是金大发等人都不敢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几乎所有人,都闭气凝神倾听着那不急不缓,但每一步都好似踩在人心尖上的脚步声。

当脚步声来到楼梯口时忽然停了下来,我手里紧紧的握着步枪,心里祈祷食盐最好能对水妖有些作用,不然今晚肯定是凶多吉少了!就在我心里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只青色并布满毛绒绒,仿佛水草一样的脚忽然从上面探了下来,随后稳稳踩在了第一节台阶之上,在它踩下去的同时,只听滋的一声响,那只脚就好像踩在了滚烫铁板上一样,冒出一阵白烟,随后上方传来一阵愤怒的嘶吼声,但那只刚刚探下来的脚,也立马缩了回去。

闻着空气中那股腥臭的灼烧味,我心里不仅没有丝毫厌恶反而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刚刚那一脚要是踏下来还毛事没有,那我现在估计也差不多去到地下和爷爷认错去了,但是既然食盐对水妖有用。而且伤害还不低,那我们就还有一线希望,毕竟水妖再能上岸终究也是水鬼,不可能长久停在岸上,最多等到太阳升起,那群水妖便会因为不适而赶回水中。

和我与金大发等人的松了口气不同,彼得此刻欢呼一声,随后转身紧紧的把徐知海给抱了起来。道:“老先生,您一定是上帝派来拯救我的天使!”

徐知海皱了皱眉头,把彼得推开后,道:“相比于你的天使,我更希望成为你的恶魔。”

听到徐知海这略带厌恶的话语,彼得耸了耸肩,无奈道:“是吗,这可真遗憾。”

听到彼得的欢呼声,上面的水妖虽然非常想冲下来把活人撕成碎片,但是因为有食盐这种东西的阻挡,所以它们只能一边发出愤怒的嘶吼声,一边烦躁的四处走动。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那杂乱无章的脚步声我心里有些慌乱,尤其是在拖延了一段时间之后,那些水鬼明明因为下不来而非常愤怒,烦躁,但是即便如此它们也依旧没有离去,这就说明它们对我们的执念很深,很有可能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