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禾刀的诡异/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彼得的询问我浑身冰冷,千算万算还是没算到彼得居然会在金大发的身上下手脚,而且还下这么阴损的手脚。

“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深吸了口气,虽然很不想和彼得妥协,但让我放任金大发于不顾也是不可能的。

“放心吧,我刚刚按的这个按钮只是释放出一阵电流而已,他过会就好了。”彼得笑了笑,随后自顾自的把遥控器放到了口袋里,接着他又看向了眼神有些微妙的墨兰,道:“女士,不用再看了。这个遥控器虽然可以控制炸弹起爆,但无法解除爆炸装置,换句话说即便你们把这个爆炸装置抢过去也没用,因为除了这个遥控器外我还有另外一个遥控器,我每天都会把他肚子里的炸弹切成定时的,时间是24个小时,如果合作愉快,那我每天都会重置这个时间。如果我中途发生了什么意外,那等24个小时之后,爆炸装置就会启动,所以真正的遥控器被我藏在这艘船的某一个地方,而我手上的遥控器,只不过是控制能否提前起爆的小玩意罢了,不过……你要是有信心能在我按下起爆键前杀了我,然后带着你的这位朋友离开这里找到一家医院的话,那我也无话可说,另外再友情提示一下,爆炸装置的剩余时间还有五个小时,而我们脚下的这艘船的螺旋桨也已经损坏。至于船长嘛……现在应该还躺在某块冰凉的甲板上,所以我劝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听到这我嘴里已经有些苦涩了,现在的情形是,如果彼得所言非虚的话,那我们不仅不能算计彼得,甚至一路上还得保证他的安全,不然等时间一到金大发铁定就没命了,所以我们要么在没有船只,没有救援的情况下,带着金大发这个胖子在汪洋大海中游到大陆然后再找到一家医院,要么就只能协助彼得,并祈求他的承诺不是虚假的,相比较于前者而言。我还是宁愿选择后者。

看到我和墨兰脸上的神情,彼得笑了笑,道:“我看你们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不得不说。作为你们的伙伴真的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不过我在这里也再次向你们承诺,只要你们老老实实的配合我,等我事成之后不仅会给你们一大笔酬劳,还会把爆炸装置给解除掉,毕竟我知道,你们的来头不简单,说真的我也没做好得罪洛阳地区倒斗之王的准备。”

我沉默着点了点头。不得不说,再次被彼得翻盘真的让我有种很深的挫败感,彼得这人阴险,奸诈,富有赌徒精神,但他是个滴水不漏的赌徒,换句话说,他从不在没把握的牌局上下注,和这种人当朋友会很累,但如果和他是敌人,那就需要加倍的谨慎了,无论如何,这次的争锋是我输了,虽然输的并不甘心。

我转过身,对着远处一直在静静看着我们的水妖深施了一礼,随后颇为无奈的道:“前辈。想必您也看到了,虽然我也非常想听从您的安排,但是为了朋友的性命我还是不得不和他妥协,您老能不能高抬贵手放过我们一马。大不了我们现在立马回去。”

水妖微微抬头看了我一眼,接着它缓缓的摇了摇头,并用地上的水在墙壁上写道:“蛰龙千年,心系天下苍生,斩已国气运,换后人鼎盛昌安,吾等已付出自己的全部,如今使命已达当换取方寸栖身之土。今日异族降临,我若放他离去此地今后定不会太平,你我虽是同根同族,但你既已做出决定也不能怪我无情,看你命格天缺,与其日后受苦不如就留在此地吧,天道虽无情,但我也定保你身后太平。”

水妖所写的这段话虽然大部分看的我云里雾里不知所云。但它不会放我们离开这一点我还是领悟到了,我看着已经做出攻击姿态的水妖不禁嘴角有些发苦,但退无可退之下我还是抽出了身后的禾刀,这么多年我从生死中领悟到了一个道理:有时候口舌并不能解决一切,不然刀剑也不会孕育而生。

虽然已成敌对,但水妖还是很绅士风度的等我们都准备好了之后才发动攻势,和上次一样它身形一闪,以一种耸人听闻的速度向我们冲了过来,就在我们对水妖这种几近逆天的速度毫无办法时,一旁之前一直在默默旁观的徐知海却猛地站了出来,还没等我搞明白他的目的,他就从兜里掏出了一把白色食盐。接着对我们面前猛地一撒,随后只听一声痛苦的闷哼,当我再看到水妖时它还站在我们不远处,可以看到食盐撒到它的身上后所造成的杀伤力远没有普通水妖那么大。除了让它身上的肌肤轻微腐烂并渗出一些绿液外,竟没有再造成什么大的伤害。

站在原地痛苦的颤抖了一会后,水妖忽然发出了几声冷笑,在一旁看了许久的我猛一咬牙。随后冲着彼得等人大声吼道:“还发什么呆,快开火呀!”

如梦方醒的众人立刻举起了手中的步枪,随后冲水妖倾泄着弹夹里的子弹,因为过道空间狭小,所以这水妖即便动作再快,反应再敏锐也无法躲避全部子弹,子弹的冲击力虽然无法对水妖造成什么有效的杀伤力,但弹头携带的动力还是让水妖无法再施展出之前那种犹如鬼魅般的速度。

见子弹能阻挡水妖的动作我心头一喜。但这种喜悦并没能维持太久,随着子弹的渐渐枯竭水妖离我们也越来越近,当一名佣兵更换弹夹时,所造成暂时的火力薄弱也犹如最后一根压倒骆驼的稻草一样,水妖敏锐的抓住这一空隙并犹如一道黑雷一样向我们冲了过来,而因为枪支报废手里只有一把禾刀的我则隐忍已久,看到水妖冲上来我释放处压抑已久的力量,抽刀便向水妖迎面砍了过去。这把禾刀虽然来历不明但能得到慕容云三的赞赏想必也极为不凡,如果能砍中水妖的话说不定能迎来一丝扭转局势的转机。

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刀还没劈中水妖,就被水妖的一只手给牢牢抓住了,不过虽然抓住了禾刀刀刃,水妖的手却仿佛是一块放在滚烫铁板上的牛排一样,不止发出一股腥臭的白烟还发出一股滋滋滋的灼烧声。

之后发生的事情让我更加没有想到,因为水妖抓住禾刀后却仿佛是走火入魔了一样,呆呆的站在原地发了许久的愣,连禾刀对它造成的持续伤害都视而不见,就在我有些不明所以的时候,一旁的彼得却抓住了这个机会,对着水妖脑袋开了几枪后,水妖这次仿佛是回过神一样的身形一闪就躲过了彼得的冷箭,不过躲过这几枪的水妖并没有立刻对我们发动攻击,而是站在不远处继续对着我手中的禾刀发愣,那神情似有些疑惑,又似有些质疑。

疑惑并没有持续太久,水妖盯着禾刀发了会呆后就收敛住了心神,身形一动便继续向我们发动了连绵不断的攻势,不过在进攻中,它总是有意无意的躲避着我的禾刀,连对我这个人都不怎么过问,好似是有意放我一马,虽然我并没有因此而放松自己的进攻步伐,但心里头还是有些疑惑,这禾刀究竟是什么来头,居然让水妖都忌惮如此,不对,不像是忌惮,应该说是尊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