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彼得的疑点/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彼得的询问,我毫无防备差点露出些马脚出来,好在危急之时我愣了下,随后装作莫名其妙的看了彼得一眼,问道:“厨房?我今天什么时候去过厨房了?”

彼得眯了眯眼,一双眼睛在我脸庞上四处打量,看了半饷他点了点头,道:“没事。刚才我路过厨房的时候听到里面有脚步声,进去后发现没人,所以我才问你的。”

我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但心里面却着实松了口气。如果被彼得发现我刚刚去过厨房还偷听到了他和苗赋的讲话,那情况可就很难收场了。

吃完饭后,彼得把手中的刀叉往地上一扔,随后双手交叉目光在场中所有人的身上都打量了一遍,看到我们向他看去彼得才缓缓说道:“希望行动前的最后一餐能让你们满意,现在距离天色完全黑下去还有两个小时,鉴于我们昨天激怒了水妖它们,所以人员物资已经折损的差不多的我们是肯定无法在船上撑过这个夜晚的,想要寻求一丝生路,就只有主动出击,等下初三,墨兰,金大发和徐老和我一起,乘坐潜海钟下潜,至于潜海钟的质量也请你们放心,那东西是我从美国进口买来的。可以承受一千米的海压,窗口玻璃的强度即便遭受ak47的近距离扫射也全然不惧,最主要的是潜海钟的外表我还进行了特殊改装,可以释放出高强度的电压,其威力即便是虎鲸也承受不住,有它在,我们下潜的过程中可谓是万无一失,何况,我还有其他的后手。”

“其他后手?”一听这话我立马起了兴趣,毕竟下水后我和彼得就算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如果彼得有一些其他的后手,那我们的安全也肯定能得到更多的保障。

“这是一个秘密,到时候你们就会知道了。”彼得冲众人笑了笑,道:“现在你们只需要告诉我,除此之外你们还有意见吗?”

我和金大发墨兰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后都苦笑着摇了摇头。毕竟即便有意见了又能怎么样,我们不想下水彼得还能放过我们不成?所以与其自讨没趣还不如爽快一点。

见我们这么配合彼得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他看向自己的那些佣兵们,并用英语说了一大通话。结果那七八名佣兵们听了都纷纷的摇了摇头,其中一名黑人佣兵更是用一口蹩脚的国语对彼得说道:“哦不,老板你不能这样对待我们,身穿潜水服就下水无疑于是找死,那些怪物会生撕了我们的。”

“那你的意思就是拒绝咯?”彼得笑眯眯的看着那名佣兵说道。

那名佣兵迟疑的看了彼得一眼,接着又看了自己同伴们一眼,最后他咬着嘴唇,冲彼得说道:“嗯……我决定……”

“澎!”

那名黑人佣兵话还没说完。就只听一声枪响传来,看着自己胸口上血如泉涌的伤口,黑人佣兵下意识的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鲜血却从他的口中涌了出来,最后他只来得及梗咽几下,就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彼得冲着地上的黑人尸体狠狠的唾了一口,全然不顾对方的血液已经喷洒到了自己的身上,接着彼得收回手枪,扭头看了我们一眼,道:“不好意思,希望没有扰乱你们用餐的胃口。”

虽然我们已经吃完饭了,但是桌上洁白餐巾之上的斑斑血迹还是让我的胃中有一股翻腾之感。

彼得见状笑了笑。随后他又扭过头去看了眼自己的手下,当发现他们看向自己的眼中已经满是敬畏和恐惧之后,彼得才微微一笑,并用流利的英语说了一大通话。

不怎么懂英语的我按耐不住好奇心,便扭头看向身旁的墨兰,轻声问道:“彼得他在说什么?”

“他说,他可以饶恕他们第一次的懦弱,却不可能饶恕他们第二次的过错,如果他们不勇敢一点听从自己的安排的话,那当夜幕降临之后,身处船上的他们依旧难逃一劫,而且他们家里的孩子妻子也都在为彼得工作。如果他们不下水的话,他们家人都难逃一死,这彼得,真是一如既往的阴损呀。”

听到金大发的吐槽我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我说彼得的后手是什么,原来就是用这七名佣兵给我们当保护伞,等我们下水的时候替我们分担水妖们的注意力,也难怪那些佣兵们会这么绝望。因为如果彼得这样安排的话,他们根本就是和送死没有多大的区别。

虽然心里有些不忍,但是我也并没有说些什么,因为我们的处境比这些佣兵好不了多少。说句实在的,下水后我对能不能活下来没有一丝把握,毕竟身处深海无论是行动还是感官都会大受影响,而那些水妖却如鱼得水一般的轻松自在。此消彼长之下我们和水妖的交锋可谓是没了半点把握。

当然了,虽然话是这样说,但不得不说我之所以袖手旁观也是有些私心在里面的,我不是圣人。如果那些佣兵的牺牲能为我,和墨兰等人带来更大一丝的生存希望,那我没理由去阻止彼得,毕竟人本身就是一种自私的生物,这种自私从古至今都有,不过在这个年代里被无限放大了而已。

处于和我一样的考虑,无论是我,还是墨兰金大发都默不作声的看着场上的局势发展。当听到自己的家人在彼得手中的消息后,那些佣兵脸上忽然变得十分的绝望,纵使他们曾经在人与人厮杀的战场上相驰骋,可是在这种拷问人性的逼迫下也没有半分反抗之力,不过好在彼得此刻面色一松,看着在场的佣兵们又说了几句话。

“彼得说,只要他们能下水坚持二十分钟,就可以被准许上岸。他们的家人也不会受丝毫波及,为了监督他们的行动,他们身上会装有一只水压表,一旦某个人在时间还没结束之前就游上水面,那水压表下的炸弹就会爆炸,到时候不止是他们的家人,就连他们自己也会一起死去。”

听到金大发的解释我不禁再次为彼得的精明老辣而感到吃惊,彼得早早就把以水压表改装的炸弹准备好。这就说明了彼得从一开始就预料到这一天的来临,或许,他从一开始就抱着无论存活下来的佣兵有多少,通通赶下水去给自己分担火力的打算。而他对人性的把握也值得让我为他赞叹一句,单纯以佣兵们的家人做威胁,说不定会引来佣兵们的反弹,就好比你越是用力的去压一枚弹簧。弹簧最终也是要反弹的,你给予它的力道越大,它反弹的力道也就越大,可是若是在必死之中给出一丝希望来,那些佣兵就会憧憬,就会屈服,虽然明知道即便坚持二十分钟也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但人总是有一丝侥幸心理的,而彼得,正是用佣兵们的这一丝侥幸心理,把可能来临的兵变给化为了无形。

第一次,我感觉面前的彼得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谜团,如果说以前我还没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的话,那今天彼得的举动就让我有些狐疑了,因为我感觉彼得所处的这个年龄段根本不可能有这样老奸巨滑的谋略,他仿佛是一只老狐狸一样,释放着和自己年龄不符的气质和手段,彼得……身上到底藏着什么秘密,我捂着下巴,内心里满是谜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