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千古罪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徐老,您想干什么呀?”见所有人都远离窗口,唯独徐知海一个人靠近窗口金大发不禁有些担心。

徐知海没有说话,他靠近窗口后便打开了手电筒,随后对着窗口靠了过去,结果在灯光亮起的那一瞬间,一只海鱼惊慌失措的逃了开来,那鱼鳞在灯光下散发出洁白耀眼的光芒。见此情形的我们都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

“还真被初三你给说对了。”金大发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随后冲着我笑道:“特么的,真丢人,被一条鱼给吓没了魂,要不是金爷我现在有事在身,不然非把这条鱼给逮上来,回头用滚油炸着吃!”

“行了,你就别嘴硬了。”发现是虚惊一场的我也不禁轻松了许多,冲着金大发便随口打趣了一句。

正当我们所有人都彼此打趣,给众人减压的时候,一声尖叫却猛地从我身旁炸响,被吓了一跳的我扭头一看。发现身旁的一名黑人佣兵惊恐的用手指着窗口,嘴里还哆哆嗦嗦的说些什么。

看他那明显是因为被惊吓,而苍白了许多的嘴唇我心里下意识的一凉,回头便拍了拍金大发的肩膀,问道:“这人说的什么?”

金大发此刻的脸色异常凝重,他想了想,轻声道:“他,他说……刚刚在窗口的外面看见了一张脸。很吓人。”

我愣了下,随后便下意识的看向了窗口,结果窗口玻璃的外面黑漆漆的,别说人脸了,连一点亮光也没,但这个黑人佣兵的神态不似做伪,于是我看向了徐知海,问道:“徐老,您刚刚有没有看到什么?”

与众人相比,徐知海显得冷静了许多,面对我的询问他一脸莫名其妙的摇了摇头,道:“没有呀,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是不是这个人眼花了?”

“指定是!”金大发面色一松,随后看着那名黑人佣兵不屑的说道:“连徐老离得这么近都没有看到什么,这人离得这么远能看见些什么?看他在船上的缩卵子熊样就知道胆子不大。不会被吓得出现了幻觉吧?”

“行了大发!”墨兰皱眉看了金大发一眼,后者干笑几声便不再言语,随后墨兰用英语轻声安慰了那名黑人佣兵几句,那黑人佣兵听完后点了点头。虽然面上依旧有些惶恐但神色还算是镇定了不少。

期间徐知海走了过来,本来我并没有注意他的,但是他过来的时候拍了下我的手,我疑惑的向他看去时,他给了我一个眼色,我先是一愣,随后心里猛地一沉,看来刚刚那个黑人佣兵没有看错。我们应该已经被水妖们给盯上了,至于徐知海没有把这件事当众说出来也非常好理解,晚一些把这件事告诉给众人,能让众人的心理压力没那么大,毕竟精神就像是一根弦,崩紧了是会断的。

出奇的,我这次没有感觉到惊慌失措,反而一股责任感从我的心头涌出,让我能冷静的思考此事怎么处理,想了会我走到彼得的面前,问道:“现在我们下潜多深了?”

彼得看了眼仪表,道:“35米。为了不造成不必要的响动我刻意控制了下潜速度,如果一切正常的话再过五分钟我们就能触底了。”

五分钟?我心头一松,刚刚那个水妖发现我们后没有立马发动攻击应当是回去搬兵去了,如果能在这五分钟内触底并远离海潜钟说不定我们能逃过一劫,于是我想了想,扭头便冲众人说道:“把潜水服都穿上吧。”

金大发愣了下,随后不解道:“初三,这么快?原定计划不是平安触底后先潜伏一段时间的吗?那些佣兵现在刚刚下水。肯定已经引起了那些水妖的注意力,我们现在就离开海潜钟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呀。”

我苦笑一声没有说话,其实按照常理来说,海潜钟的体积这么大,下水后很难不引起水妖的注意力,这个计划从一开始其实就完全寄托于水妖没发现我们的基础上,所以怎么看都透出一股侥幸的意味。

“算了,就听初三的吧。”身旁的墨兰不知是不是也发现了什么,在我说出这番话后就打开了海潜钟里的夹层,从里面一件一件的拿出潜水服后,就依次递给了我们。

我接过其中一件潜水服就开始穿戴起来,期间彼得也有些反常的没有发表任何意见,拿起自己的潜水服就乖乖的穿了起来,见彼得都这样了另外两名佣兵自然也没有任何意见,所以没过多久众人便穿戴好了自己的潜水服。

“死了一个。”穿好潜水服后,正当我盯着四处的窗子以防水妖突然袭击时,身旁的金大发却冷不丁的说道。

听到这话我回头冲显示屏看了一眼,发现屏幕上的五个小红点已经少了一个,还没等我们发出什么感慨,就犹如连锁反应一样,五个小红点在极短的时间里连续熄灭了三个。

“是不是定位器坏了?”短暂的沉默了一会,一旁的金大发问道:“没理由这三个人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一起死去的呀,他们彼此的位置也不算近,没道理呀……”

我摇了摇头。发生这样的情况其实也很好理解,那就是有大量的水妖出动,对一片区域里的人类进行了清扫,虽然心里对那些佣兵很是同情。但发生这样的状况也值得我们为之松一口气,因为他们三个人的位置离我们很远,那些水妖群还暂时搜查不到这里。

得知海妖群集体出动,所有人的心情都不算很好,要知道之前的水妖夜袭中我们杀了这么多的水妖,虽然是为了自保,但彼此间的梁子可也算是结下了。

“多少年了……终于又回到这个地方了。”正当我满是心事的时候,一旁的徐知海忽然轻声说道。不过因为潜水服的存在,所以他的话语有些瓮声瓮气的感觉。

“徐老,您还是坚持以前的想法吗?”看着徐知海我忍不住问道,要知道几十年前,徐知海的一帮铁哥们就是在这里为了救徐知海而死去的,如今几十年过去了,当徐知海再次来到这里时,我不知道他能否释怀。

“或许会,也或许不会。”徐知海说了一句意义不明的话语后忽然轻笑几声,道:“初三,如果这条大隐龙还存在,那你可就铸成千古大错了。”

“徐老。你什么意思?”我皱眉有些不解的问了一句,因为我不懂,为什么隐龙在不在会牵扯到我会不会成为千古罪人的事情上去。

“龙脉,牵一发而动全身。这样的一条大龙脉更是与国运息息相关,如果这条龙脉被人为破坏了,那当初的大金是什么下场,我们也就会是什么下场。”徐知海不慌不忙的为我讲解道,我先是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但是我仔细一想不禁惊出了浑身的冷汗。

当初的卸岭一脉集齐天下弟子,摸清成吉思汗的陵墓葬在何处后便凿断了其下的龙脉,结果版图辽阔。盛极一时的大金迅速土崩瓦解不复往日的荣光,凿断龙脉的卸岭一族历经千年即便今时今日都在遭受着蒙古人的追杀,可以说,断一国乃至一族龙脉是不死不休祸及子孙的大仇!

为了保护自家龙脉,历朝历代的统治者们都无所不用其极,当初成吉思汗用万马践踏来隐藏自己陵墓下的龙脉,可惜最终还是被卸岭一族给找到,而今日的总参,虽然明文上没有注解,可是明眼人都知道保护龙脉也是他们工作里最重要的一条,但如今我发现了一条与国运相连的大隐龙,还好死不死的把彼得这种外国人给带过来了,如果彼得最终没死还把这个消息给带了回去,那我说是千古罪人还真的没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