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代价/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细数自己身上的物件后,我发现唯一能扭转眼前这种局面的也只有龙王戒了,摸着龙王戒我心里有些微微的苦涩,经过几个月的时间我好不容易才攒了几滴灾血,可是现如今我们连目的地的模样都没看到,却已经被迫用掉了两滴,灾血这东西可以说是我除了天官印以外的最大底牌,一旦没了它,那我以后再遇到生死危机的时候可就很难熬过去了。

虽然很心疼,但眼前的情形也不是我应该吝啬的时候,此时的海潜钟再无法维持不间断的电击,随着时间的流逝电击的空隙还变得越来越长。甚至整个海潜钟已经无法再继续下潜,隐隐有被那些水妖给顶上去的意思,而那些水妖利爪切割钢板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有了水妖夜袭的经验我知道这艘海潜钟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见无法继续拖延。我一咬牙,随后冲着彼得大声喊道:“打开通海阀,我要出去一趟!”

“初三你现在出去干嘛?!外面的海妖没有一千也有五百只了,你出去会被它们生撕了的!”虽然因为惊恐而导致声音颤抖,但金大发还是劝说道:“还是在这里面多坚持会吧,能撑一会是一会呀!”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出去拼一把呢,最起码即便是死了也死的有尊严点。

“我和你一起去。”见我执意要出去,之前一直默不作声的墨兰忽然走了出来。

“不行,灾血会灼烧所有生物,只有我这个宿主可以避免,你跟着我出去会没命的。”

墨兰愣了一下。随后轻轻的点了点头也没再做声,见所有人都没有异议彼得看了我一眼,慎重道:“你要想清楚了,一但出去你就没有任何退路了。”

“不出去也是死路一条,从你执意要下来的那一刻,我们就已经没有退路了。”看着有些迟疑的彼得,我忽然感觉有些好笑。

“你……好吧。”彼得噎了一下,随后默默的点了点头,接着我走到通海阀的面前,并提前打开了龙王戒,熟悉的刺痛感传来了,一滴浓黑如墨的灾血便缓缓从其中渗了出来。

因为短时间内连续使用灾血,所以不出意外的一股眩晕感从我脑海中袭来,虽然腿脚一阵发麻,但我扶着墙壁努力让自己不至于跌倒,看到我准备好后。彼得轻轻的按下了遥控器上的一个按钮,接着我面前的通海阀就发出一声轻响,从旁边缓缓的打了开来。

进入通海阀前,我忍不住回头看了金大发和墨兰一眼。但最终我还是忍住告别的冲动钻进了通海阀内,因为我不想让墨兰二人为我担心,而且我相信我的路不会在这里就被提前终结。

通海阀内空间很小,最多也只能容纳一个人的样子,我钻进通海阀内没多久,最后一道舱门就猛地向外弹开,没了舱门的阻挡无数海水瞬间涌来,我整个人都被汹涌的海水给拍在了墙壁上。而且因为彼得没有及时关闭高强电流,所以海水涌进来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仿佛被无数根针尖给刺穿了一样,朦胧中我只能看到无数水妖出现在我的面前,它们面目狰狞的向我冲来,那浑浊苍白的眼睛中更是蕴含着无穷的怨恨,可惜它们的怨恨没能维持多久,因为下一秒它们的身体便被一股黑焰所吞噬,一时间我视线里出现了无数团黑色火球,它们仿佛是一团团灾厄之火一样,在毁灭中湮灭一切怨恨,宿命,以及因果……

这一次我没能再去感慨和敬畏灾血的力量。因为从我左手的中指处,忽然爆发出一股剧烈的疼痛之感,就仿佛是一个种子一样,这股疼痛以发丘指为中心。犹如树木的根系一样疯狂向外延伸,最后疼痛感遍布我左手的整个手掌,那疼痛感不仅仅来自于肉体,更多的来自于我的灵魂深处,我感觉我仿佛是一个罪人一样被绑上了火刑架,而一股股黑色之火熊熊燃起,要将我的整个灵魂给焚烧殆尽……

我仿佛是一名痴迷于恶魔力量的凡人,在用恶魔赐予的力量大杀四方的时候,却一步一步的迷失了自己,当我醒悟过来的时候,灵魂早已面目全非……

我不知道这种疼痛感维系了多久,但在我的思绪中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到了后期的时候,我的耳旁传来了恶魔的低语,那声音模糊不清,却透着一股吸人心魄的魔力,就在我即将沦陷于这个声音的时候,一阵熟悉的呼唤声却逐渐取代了恶魔般的低语,随着这阵呼唤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身体的控制权也仿佛回归到了身体。

“初三!初三!你醒醒呀!”

当我艰难睁开了眼睛的时候,只发现墨兰,彼得和金大发等人在我面前焦急的呼唤,我半眯着眼睛,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连张开嘴皮子的力气都没有了,不过好在这种状态并没有维持太久,等我恢复了一些力气后,在金大发的搀扶下。我艰难的坐起了身子,向四周望了两眼后,才发现自己此刻正身处于海潜钟内部。

可能因为救我,所以海潜钟里面有不少积水。而金大发等人都平安无恙的蹲在我的面前,我费力的抬起头并挠了挠头,随后略显茫然的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初三你可算是醒了!你可把我们吓坏了,你到底是怎么了?你看看你自己的手!”金大发蹲在我的面前。此刻他的声音中带着一股哭腔,一方面让我有些感动的时候,他话语后后半句的意思却让我有些不详的预感,等我抬起双手时。却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只见我的左手此刻变得漆黑如墨,是那种犹如墨汁泼染一样的漆黑,黑的让我有些头皮发麻,但这种场景并没能维持多久,随着我的复苏,这左手漆黑的颜色便仿佛是退潮了一样,迅速从小手根部开始恢复本来的肉色,最后当一切结束的时候,我整只左手都恢复了本来的面貌,仿佛刚刚的那一幕只是我的一个错觉而已………

“刚刚……又发生了什么?!”已经摘下面罩的金大发张大着嘴,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我没有说话,只是握了握左手,但是左手充满力量没有一丝失控的感觉,看着好似一切正常的左手,我心中有了一股寒意,因为我感觉这只左手已经不是我的了。猛然间。我想到了那群被灾火湮灭的水妖们,还有使用灾血后的那些异常,犹如被架上火刑架的惩罚,还有那阵恶魔般的低语……

“这是……惩罚……”我喃喃自语了一句,没错,这是惩罚,这是过多使用灾血后的惩罚,从得到灾血之后,没过多久我便已经被这股力量所震撼了,无论是多么强大的敌人,哪怕是龙,沾染上灾血之后也要消无,它强大的有些过分,甚至让我这个宿主都感觉到了恐惧。

一朵死亡之花,再加上并不算太难的移植便能得到如此强大的力量,细细一想感觉有些梦幻,但如今看来这一切都是有代价的,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这个代价是什么,但经过今天的这次经历后,我有种预感,这代价绝对不是我能够承受的。

众人沉默了半饷后,墨兰忽然一把将我的龙王戒给扯了下来,面对我的疑惑,墨兰用清冷却不容质疑的语气说道:“以后这东西不能再用了,一次都不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