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遇袭/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时间无数鲜血和淤泥染混了那片海域,连我们都被包裹在这阵浑浊之中,当眼前的一切都被极速漂浮的淤泥给遮蔽的时候我心里有些发慌,一方面是因为视野几乎降为了0,另一方面我也得知了这些大的有些吓人的老蚌并不是无害的,它们也会攻击我们!这点让情况本就艰难的我们更加雪上加霜了起来。

为了摆脱这片浑浊的水域,我努力的往上方游去,游了好一会后才终于摆脱这些淤泥。但是出去后我向四周看了一下,发现我身旁一点灯光都没,这就证明了金大发等人并没有在我的附近,多半还在底下被搅浑的水域里。

得知这一点的我有些心急,因为以那些老蚌的体积来看,被它们夹到肯定是非死即伤,而下面的水域也被搅混了,人在里面跟个瞎子没什么分别。在那样的环境里万一遇到了袭击很难有反抗之力,如果墨兰或者金大发发生了什么意外的话,那我也会自责一辈子的!

正当我心急如焚的胡思乱想时,脚下那浑浊犹如烟雾一般的淤泥中忽然钻出了一个人影。我精神一震有些紧张,但当我看清那个人影头上有盏灯后才如释重负,等那人游到我的面前时,透过泳镜我发现这人正是墨兰。

看到墨兰平安无恙我着实松了口气,接着我给墨兰打了一个手势,询问金大发等人现在在哪,但墨兰摇了摇头,看模样也不甚清楚。

虽然心里有些失望但我也没有太过在意。毕竟遇到那种突发情况连我都跟无头苍蝇一样,也没办法要求别人怎么样。正当我犹豫着要不要下去找找金大发的时候,从浑浊的水域里又冲出两个人影,看着人影头顶上的灯光我和墨兰连忙迎了上去,但是当看清他们是谁后我才略有些失望,因为这俩人其中一人是彼得请的佣兵,而另一人则是徐知海,我现在最想找到的金大发却依旧还不知踪影。

因为无法用言语进行交谈,所以我冲徐知海二人点了点头后就带着他俩往上面又游了一段距离,但是当我们在上面等了一会后,徐知海和彼得二人却迟迟没了人影,这时我的心里已经有些慌乱了,金大发和彼得这二人中无论是谁出了意外,其代价都不是现在的我所能承受的。

正当我按耐不住想要一个人下去找找金大发等人时,我腰间的那枚龙珠却又散发出一阵柔和的红光,看着这阵红光我还没来得及弄明白将要发生些什么。从我们脚下的浑浊水域中就忽然传来了一阵波动,随后一个巨大的黑影从里面冲了出来,并张着大嘴向我们冲了过来。

看到这个巨大黑影的同时我头皮下意识的一炸,随后连忙拉着墨兰向一旁躲避了开来。幸好之前我们往上面又游了一会,所以也多了一些反应的时间,那巨大的黑影一击不中就没有再向我们追击而来,反而呈自由落地向海底沉了下去。

当仔细看了眼那黑影的具体轮廓时,我才发现那玩意就是一只老蚌,还没等我做出什么感叹,从脚下便相续又冲出了几只巨大的老蚌,那些老蚌依靠喷射水流所产生的冲击力向我们咬来。虽然很难如第一次那样一击而中,但因为它们的数量所以我也有些疲于奔命的感觉。

当类似于这样的攻击持续一段时间后,我发现了一个异常严峻的事情,那就是我们的氧气瓶在下水后的这么长时间里,已经消耗了五分之一,可是这五分之一的氧气消耗的没有一丝价值,现在我们还在外围徘徊,如果继续这样浪费时间的话,那我们即便到达了沉船哪里也会面临氧气不足无法继续探索的尴尬局面。

正当我一边躲避着老蚌的攻击,一边心不在焉的想着这些烦恼事的时候,一只老蚌直直的张开上下蚌壳,向我这里冲了过来。我漫不经心的向旁一闪,在我们所处的这个距离上只要稍微留点心,那么那些老蚌就不可能计划得逞,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个老蚌在和我擦肩而过的时候,从其中却忽然窜出了一道黑影,这黑影犹如一条迅捷的海鱼一样向我急速冲来,我完全没有料到会有这一幕的发生,以至于下意识的愣了片刻,就在那个黑影即将冲到我面前的时候,一把刀划过海水,冲着那个黑影当头劈了下去。

为了躲过这一刀,黑影只能无奈的向后一闪,但是这一闪却让我毛骨悚然,因为这个黑影外形像是人,但是它的身体却犹如一条鳗鱼一样。头部向后一折整个人就十分不协调的躲过了这必中的一刀。

水妖!这时候即便是个傻子,也明白这鬼东西肯定就是水妖了,只是让我无法想通的是,这水妖究竟和这些老蚌有什么关系?如果没关系的话,那么二者之间为什么会产生这种配合?如果不是墨兰反应迅速的话,恐怕刚刚我已经中招了。

这水妖躲过这一刀后,又绕过墨兰向我的身后袭来,我无奈的只能先放下这些疑惑。抽出身后的禾刀后就狠狠的向水妖拦腰砍去,只是因为水下阻力和潜水服的缘故,我挥起刀来十分的不方便还有些别扭,以至于这水妖毫不费劲的就躲过了我这一刀。迫不得已之下我把禾刀扔给了身旁的墨兰,随后自己拎起水下步枪就冲面前的水妖开起了火。

在水下水妖的实力确实得到了很大的增强,仅这一只就给我们造成了许大的麻烦,而自从这只水妖出场后。那些老蚌也不再向我们发动攻击,就好像二者之间达成了某种协议一样,见我们这边打的激烈,不远处的徐知海和那个黑人佣兵也只能干看着,毕竟他们手中的步枪对水妖造不成什么伤害不说,万一误伤到自己人那就麻烦了,所以也只能无奈的袖手旁观。

在水下墨兰的技艺虽然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但比起我这个半吊子来说还是好上了不少,我在一旁进行火力压制,而墨兰再持着手中禾刀对水妖发动着连绵不断的攻势,一时间水妖再不能逞凶不说,还有些不支的意味。

终于。在水妖躲过一枚子弹的时候,一旁的墨兰抓住机会猛地持刀向水妖头部砍去,这一刀快准狠,犹如雷霆一样向水妖卷去,水妖促不及防之下被之前一直隐藏实力,如今逮到机会就猛地爆发的墨兰给一刀削下了头颅。

见水妖伏法墨兰立马把手中的禾刀扔给了我,速度之快犹如手中握着的是一块烫手山芋一样,我看着不停搓手的墨兰不禁感到有些好笑。这禾刀可能是我拿的时间久了,所以其中的那股寒意如今也已经差不多要习以为常了,但外人拿起禾刀绝对难以忍受其中的刺骨寒意,墨兰能忍受这么久也着实是难为她了。

把禾刀放回我背后的一个特制剑鞘里后。我就低头向脚下看了一眼,只见脚下的水域里因为这么多老蚌一起喷射水流,所以其中的浑浊不仅没有好一点,反而还愈演愈烈起来。但当我的视线放向更远处的时候,我却被自己所看到的一切所震惊了。

因为原本还璀璨如天上繁星的万珠群,此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它们仿佛是有默契了一样。在同一时期收敛起了自己的光华,当看到已经黑漆漆,没有一丝光亮的海底时,我内心除了有一点不适应外,还多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