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传闻/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沉默了一会,毕竟如果墨兰所说是真的话,那事情可就麻烦了,因为我们不是职业的潜水员,所以即便有非常顶级的潜水服在,百米也差不多是我们的极限了,如果再深一点的话,那我们可真的就吃不消了,而海沟这种东西动辄深达上千米,除非出动专业的打捞潜水艇,不然我们根本就不可能潜进那么深的海沟里。

“不可能的,这是不可能的。”知道这种情况的人不止我一个人。彼得他烦躁的挠了挠头,随后冲我们说道:“你们快点想想办法,我已经付出了一切,所以我不能回头。你们也不能!”

听到彼得带着威胁的话语,我和金大发对视一眼,彼此的脸上都带着些苦涩,正当我们都一筹莫展的时候。墨兰忽然说道:“对了,之前的龙吼声你们也都听到了吧。”

我和金大发点了点头,随后问道:“那么清晰的龙吼想不听到也难,不过这二者之间有什么关联吗?”

“关联肯定是有的,只是其中的条条道道我也没有想清楚。”墨兰轻叹了一口气,只是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沮丧,道:“邪龙这种生物我们之前也见到过,只是发现一群邪龙还是尚处首次,先不论那些邪龙是为何在此栖息的,只说龙吼声消失后,那艘大船也跟着消失了,单论这点就非常可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玄机。”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里面玄机肯定是有的,铜莲台上所指引的地方从没有无解之局,只是现在我们没有这个时间去细想罢了。

“这点我倒是懂得一些。”这时,一旁的金大发忽然解开紧皱的眉头,道:“关于风水这一点,常在我家门口摆摊的老神棍教会了我一些,首先风水上佳当属龙脉,而龙脉之中蕴养的是龙气,龙气与气运相连,小则决定一家兴衰。大则左右一国未来,而龙脉中常有一些生物栖居其中,借助龙脉中的龙气以滋补己身,这下面藏着的既然是一条大隐龙。那么其中的龙气肯定多的无以复加,我们所见到的那些老蚌之所以那么大,蕴养的珍珠那么奇异也多半是龙气之功,而那群邪龙定居在这里也不难理解,龙这种生物我们虽然不了解,但龙气这种东西对邪龙应当也有一定功效。”

听到金大发的分析我不禁有些侧目,道:“大发,你家门口的那个算命的什么来历呀。看样子道行不浅呀。”

“嘿嘿,谁知道呢。”金大发忽然嘿嘿一笑,道:“这老家伙从一开始就在我家门口蹲着,为了避开他我都搬了好几次家了,可这老家伙跟狗皮膏药一样粘着我不放,最后我干脆也就不管他了,之前我还问过他为什么死追着我不放,那老家伙说看我骨骼精奇是块学相术的料,非要收我做关门弟子。”

听到这我不禁有些好奇,便打趣道:“那你怎么不去呀?学会相术之后随便给富婆算算命你小日子还不是过的美滋滋?”

“行了初三,就别拿这事打趣我了,那老牛鼻子穷的衣服都发油。老子跟他去学相岂不是连饭都吃不饱?”金大发揉了揉鼻子,笑道。

我点了点头,便没有再打趣金大发了,一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二是旁边的彼得脸色开始变的越来越差了。

“行,那现在就回归正题吧。”墨兰想了想,随后看着我们说道:“根据大发的意思来看,我们脚下的这条大隐龙多半还存在,一条历经了千年变幻的大隐龙,应该已经成了九条真龙的其中一条,只是不知道是那条真龙陨落,才让这条隐龙补了空缺。”

听到墨兰的话语我心里忽然有些触动。莫名想起了南京的那条大恶龙,如果那条真龙在早先陨落了的话,那这条大隐龙刚好就能补上它的空缺,最主要的是,无论如何,这次的行动都不能伤害这条大隐龙,不然我们几个可都会成为罪人了。

商议了一会后,我们都没有商量出什么头绪。毕竟从始至终我们都只是在万珠海的外围打转,加上海底光线不是很好,所以得到的情报是少之又少,迫不得已彼得无奈的宣布众人先休息一夜,待到第二天之后再更换氧气继续下水。

待彼得和他的那个佣兵走后,金大发瘫坐在椅子上,随后他一边摸着肚子一边忧郁的感叹道:“诶,一想起肚子里有那么个炸弹我的心就扑腾乱跳,初三,要不你们别管我了,你们回去后找到九爷,让他为我报仇。”

我愣了下。随后才发现金大发的脸上比以前多了几分憔悴,心知他压力的我笑了笑,道:“要是只因为你的话,我早就带着墨兰走了,你可别忘了铜莲台指引的地方就在这里,所以无论有没有你,有没有彼得我们都得来这里趟浑水,你呀只不过是顺带的罢了,所以心里别有负担。”

听到我挖苦式的安慰金大发笑了笑,随后默默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这时我转头看了眼旁边的徐知海,从下水到现在徐知海基本没说过什么话,好似有什么心事一样。于是我想了想,对着他说道:“徐老,您还好吧。”

徐知海摇了摇头,似有感慨的说道:“没什么。说来这次还要感谢你,一次性杀了这么多的水妖,说起来我那些老兄弟的仇也算是报了,我心里也好受了不少。”

我点了点头。随后道:“那您呢?就不要再下去了吧,等会我会劝说彼得,让他派人把你送回台湾,你看这样如何?”

“不用了……”徐知海笑了笑。随后看着窗外似有所感的说道:“来到这片海域之后,不把这个千古的执念给解决掉,我们是出不去的,我上次能出去,不过是它放我一马罢了,而你们不同,你们是注定来化解这个执念的,走不掉。逃不脱。”

“它?它是谁?”我心里猛地一惊,随后下意识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徐知海笑了笑,道:“不过人老了,总能预知到些什么的,我感觉这下面有个人在等你,等你给它一个答案。”

“什么答案?”我皱了皱眉头,看着徐知海有些不解的问道。

“这你就要去问它了。”徐知海说着站起了身子,当他走到自己房间里时又好似想到了什么,回头看了我一眼后,道:“对了,身为一个活了几十年还一事无成的老头子我奉劝你一句,做事不要总想着没做之前就找到答案,而计划这种东西也仅仅只能用作参考,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多智如诸葛亮尚不能百密无疏更何况是我们这种凡人呢?你总想要去找寻答案,却不知道这世界上有些事情是没有答案的。”

徐知海走后很久我都呆呆的站立在原地,不得不说徐知海说的确实有道理,如果一些事情注定找不到答案的话,那就不要去想了,勇往直前何尝又不是一种方法呢。

“徐老有些怪异呀。”一旁的金大发皱了皱眉头,道:“他说的那番话好似有深意呀,什么执念,什么人,什么答案?感觉好有针对性呀。”

“我听说过一种传闻……”墨兰犹豫了下,道:“就好比常在动物园里的工作人员懂得动物想要什么一样,常在大海里讨生活的人都有一种第六感,他们懂得大海的情绪,也能察觉到一些常人所不能察觉的东西……”

“有这么玄乎?”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有些不信的问道。

“有的。”墨兰点了点头,十分肯定的说道:“就好比我们土夫子一样,不是也能感受到别人身上的浊气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