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年 徐福/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想到那艘幽灵船里也许有一位神秘而强大的存在,而我们还不得不与之面对时,我的心里就有些发虚,能驱使一群邪龙的存在,恐怕连慕容云三都不是其对手吧……一想到这,我头皮就隐隐有些发麻。

短暂的逗留了一会后,我们只能无奈的继续往前方走,毕竟在水中我们无法用语言交流。即便心里再震惊,有再多的疑惑也只能憋在心里。

随着我们距离幽灵船之前停泊的地方越来越近,那条深邃无比的海沟也露出了些许端倪,从我这个位置只见那条海沟不算太长,但深度却根本无法用肉眼衡量,下意识的,我感觉这海沟一定深不可测。

当我们以为能够一路顺风的抵达幽灵船停泊地的时候,我面前的一幕场景却让我不禁停下了脚步。

之前因为距离太远了。所以幽灵船停泊地周围的一些场景我们都看不清楚,如今随着距离幽灵船停泊地越来越近,我也看到了一些怪异的场景。

在我们脚下的老蚌群里面,有许多老蚌张开着蚌壳,露出了里面斗大的异珠,而也有些老蚌蚌壳紧紧闭合,看上去和周围的老蚌格格不入,更奇怪的是一些老蚌虽然张开了蚌壳。但里面却没有异珠,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里面有些猫腻,犹豫了一下后我决定下去看看。万一这是找到幽灵船的关键呢,在这种时候任何一点蛛丝马迹也不能放过,不然很可能就和机会擦肩而过了。

不过为了谨慎起见我还是回头给众人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众人在原地等我,可是我还没往下游多远呢,金大发和墨兰就紧紧的跟了上来,刚开始我还示意让他们不要跟着我,但二人就是一言不发的紧随在我身后,万般无奈之下我只能放弃了继续劝说他们的想法,只是心底却有一股暖流划过……

下到海底后,我非常谨慎的盯着四周的老蚌,生怕哪个老蚌猛地张开蚌壳向我冲来,可是等了一会后四周并没有什么异动,于是我壮大胆子把目光放在了我旁边的一个老蚌身上。

这个老蚌虽然张开了蚌壳,但里面却没有异珠存在,而且这老蚌和其他老蚌不同。那些孕有异珠的老蚌的蚌肉是晶莹雪白的,而这些没有异珠的老蚌的蚌肉则是暗灰色的,仿佛是死去已久一样。

我看了两眼后刚想挪开目光,眼神却不经意的发现了这个老蚌体内好似有个小物件。我眯了眯眼,凑近一看才发现这东西居然是个小发簪!

好奇之下,我轻轻的伸出手,然后大胆的伸进这个老蚌体内把那个发簪给取了出来,在此期间这个老蚌也没有攻击我,倒是让我放心了不少,取到发簪后我把它放在眼前仔细的看了两眼,却发现这发簪腐朽严重已经判断不出年头了。而且款式简朴不像是近代的物件,仔细一想我忽然联想到了那群水妖,难道这东西是它们身上的?

一想到这我又跑到了其他几个老蚌的身旁,发现类似老蚌的体内都有类似这样的小物件,比如发簪,手镯这类女子饰品,看着这些小物件我有些疑惑,如果这些东西真的是水妖身上的东西的话,那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些老蚌的体内呢?疑惑的时候我转念一想,也许这些老蚌会连带着水妖一起攻击呢,日久天长下来总有些水妖一不留神被这些老蚌吞噬,随后便只残存着饰品这种小物件在老蚌体内。

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解释比较合理了。所以我放下了这件事情,把目光投到了其他老蚌的身上去了,接着我游到了一个饭桌大小,蚌壳紧闭的老蚌身旁。通过细微的观察,我发现这老蚌下方的排水口依旧在流出水流,把细沙淤泥冲的微微浮起,这也就说明了这老蚌没死。只是如果没死的话,这老蚌为何表现的和万珠海里的大部分老蚌不同呢?

想来想去我无法用巧合来说服自己,毕竟在这种地方任何一点小异常都可能有自己的深意,所以我想了想,便抽出了自己身后的禾刀,接着我小心翼翼的把禾刀插到了老蚌两片蚌壳之间,在此期间我一直在警惕这老蚌突然暴起,但这老蚌哪怕被我拿禾刀插进了嘴里,一直表现的也非常平静,见状我不禁更加好奇了,于是我手上猛地一用力压,便把老蚌的两片蚌壳给狠狠的翘了开来。

虽然老蚌依旧没有攻击我,但当我看清它里面蕴藏着的东西时,却不禁头皮一炸,连禾刀都顾不上拿就连忙往上游去。

因为里面躺着的赫然是一具尸体!这尸体皮肤青紫面部狰狞,身上还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古装。这居然是一只水妖!

我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这些水妖平时居然都隐藏在这些老蚌的体内,如今我把老蚌给打了开来,这水妖肯定会被惊醒的,在水中,水妖的实力之强连墨兰金大发应付起来都非常头疼,我却还好死不死的给放出了一只!

正当我心里万分懊悔的时候,我脚下却还是没有一点动静。我好奇的往脚下看了一眼,发现那只水妖依旧静静的躺在老蚌中间,那满头黑发还在随着水流而缓缓荡漾,见状我停下了脚步。并惊疑不定的和一旁的金大发对视了一眼。

犹豫了一下后,我决定再下去看一看,毕竟这水妖看似好像是还在沉睡一般,不然依照它们的性情肯定早就窜出来把我给撕成两半了,既然还在沉睡,那我就能下去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并把禾刀给捡回来了。

我刚想往下游,金大发就拽住了我并摇了摇头。我知道他在担心我,但是即便水妖突然醒了过来我也不是没有自保手段的,所以我推开了他的手,并往下面悄悄的游了过去。

当游到老蚌面前后。只见它里面的那只水妖和我之前所见到的水妖们有些不同,虽然面目一样狰狞可怖,但如果说我之前所见到的那些水妖们是死了一千年的那种,那我现在面前的这只水妖则只死了五百年,它不仅头发还没有完全腐败,那身上的衣服还能多少看出些款式来。

依据这只水妖身穿的衣服来看,它应当是战国人士,但也有可能是秦朝人士,因为秦朝短命,所以服饰风格也和战国时期没有多大的差异,不过根据我们所处的环境和那艘神秘莫测的幽灵船来看,这些人的身份和来历已经不难推测了。

想到这里我还多少松了口气,既然弄清了这些人的身份和那艘船的来历,那也不算是毫无收获了,只是我有些不懂,看那只幽灵船的体积。明显是当时所处的最高建造水准了,这样的船别说风浪了,即便是飓风也无法动其分毫,为什么偏偏会沉没在这里呢?这里可没有什么暗礁呀……

想了半天我摇了摇头,现在这个问题明显还找寻不到答案,我也就不再庸人自扰了,只是这时候我才开始有些相信彼得口中的长生之密了,如果这艘船真的是徐福所驾驶的那艘龙船的话,那船上说不定还真的有长生药,要知道徐福这主子二次东巡之后可就不见踪影了呀,让对他抱有厚望的千古一帝秦始皇都怨念不已,如果这里真的是他的埋骨之地的话,那当年又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呢?

想到这我不禁看了眼幽灵船的停泊地,徐福,大隐龙,万珠海,邪龙群,这一切的一切,如果是徐福策划的话,那他的目的是什么呢?难道只是单纯的借龙气而佑护子孙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