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秦传千古/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了,这个问题的延续性很大,例如徐福如果在这里葬了上千年的时间,那龙脉所带给他子孙的气运应当是天大的福报,所以他的子孙在历史上应当不会是默默无闻之辈,极有可能是一代王朝的统治者,可是我遍观中华历史,脑海中没有一位能与之匹配的人物存在。总之现在还有许多许多的谜团,把我压的有些透不过气来。

想了一会我决定现在不再去想那么多,不然多半也是庸人自扰,当我把视线重新放回到水妖身上时,面前这具水妖却在我思考的这一小会时间里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它的身体仿佛是尘封千年的墓室里的壁画一样,遇到新鲜的二氧化碳侵蚀之后便开始迅速的腐败,它那满头黑发犹如灰烬一样迅速湮灭,身体也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败,为了以防万一我拉着金大发和墨兰二人远离了这具水妖尸体,但心里也或多或少的明白了一些东西。

之前我碰到那些水妖时心里还有一些疑惑,毕竟海底微生物多,普通的尸体在海里放不了几个星期便会被各种微生物所腐蚀殆尽。所以一具尸体能在水中保存长达数千年的时间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这些水妖借助老蚌来保存自己的尸体,以此来渡过漫长的岁月,不过看到眼前的这具水妖尸体的变化后。显然这种方法也不是百试百灵的。

弄清这些奇异老蚌的变化后,我和金大发等人便过去和彼得他们汇合了,一群人在原地没待多久,便继续往幽灵船的停泊地赶了过去,这次一路上再没碰到什么妖蛾子,可能是那些水妖已经死伤殆尽,也可能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总之这一路上我们也没被袭击过,正当我心里暗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耳旁却听到了一阵有些与众不同的怪异声音。

我仔细的聆听了一会,发现这微弱的声音是从不远处的海沟里传来的,这声音类似于撞击声,频率不急也不缓,随着我们距离海沟旁的幽灵船停泊地越来越近,这声音也越发清晰起来,听到这阵声音的我内心有种砰砰直跳的心惊感,脑海里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了在那深不见底的海沟内,一个庞然大物在击打着什么,又或者是某种怪物正在沿着海沟攀爬,想要重回人间一般。可无论心里面怎么害怕,面对已经距离不远的幽灵船停泊地我还是得硬着头皮游过去。

因为幽灵船停泊地里面没有老蚌,所以那些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亮,当我们如愿以偿的游到这里的时候。只能略显茫然的看着伸手不见五指的四周发呆,众人沉默了一会后,我知道此时无论如何也要做出些行动来,不然留在原地也只能是徒劳的耗费氧气,于是我想了想,给众人一个分散开来各自寻找线索的手势后,便率先挑好一个方向并冲前方游了过去。

游了一会后,前方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能见度简直低的有点可怜,心里有些发虚的我情不自禁的回头看了眼身后,却只能看到墨兰几人头顶上的那一点灯光,我硬着头皮给自己壮了状胆,随后茫然的继续往前方游,期盼能发现一些线索。

可是游了一会后我心里却越来越凉了,因为脚下只能看到一片淤泥,除此之外可谓干净的可怜,别说老蚌了,连一点海藻和贝壳都没有,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随着我往幽灵船停泊的这片区域里越游越深。身旁海水的温度也越发寒冷起来,让穿着特制御寒潜水服的我都有些吃不消了,最主要的是海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本来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我已经逐渐适应了海水所带给我的那股压力,但在这片区域里海水的压力仿佛无时无刻不在变大,让我的胸口发闷,连呼吸都变得愈发困难起来。

此时我感觉我仿佛是被一条蛇所紧紧捆绑住的小老鼠。每呼吸一次蛇缠绕的力度也大上一丝,最后被活活窒息而死。就在我即将支撑不住,想要回头找墨兰他们汇合的时候,那股已经消失已久的神秘声音却忽然浮现上了我的心头,我犹如着了魔一样,痴痴的往某个方向前行,连海水的压力和身体的寒冷都仿佛消失了一样,这一刻我忘记了一切。忘了墨兰,忙了金大发,也忘了自己,眼中只有声音指引我的那个方向。当我浑身一颤整个人从入魔状态惊醒的时候,缠绕在我心头的那个声音也告诉我,我到了……

可是当我迷茫的看向前方的时候,眼前依旧是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正当我想再往前方走走的时候,面前的海水忽然发生了些许异动。

犹如是黑夜的萤火虫一样,面前的黑暗中忽然绽放出一阵光华,我眯了眯眼,随后才看到一副让我为之震惊的画面来。

只见我的面前有一只老蚌,一只大的有些吓人的老蚌,它直径最起码有十几米,犹如一块巨大的山石一样。此刻它缓缓张开蚌壳,露出里面一颗足有人头那么大的雪白珍珠!

缓过神来后我下意识的想逃,因为这老蚌可是会攻击人的,普通的老蚌都能轻松夹断一个成年男子的身躯,这种老蚌恐怕足以碎金裂石,被它夹上一下别说什么长生药了,恐怕即便太上老儿亲来也救不回我的命来。只是刚跑出一段距离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这老蚌张开蚌壳后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动作,好似并没有攻击我的意图,而且在那颗雪白明珠的背后,居然藏着一块石碑,那石板中间刻着一个鲜红的大字:秦!

看到这个秦字我愣了一下。随后下意识的靠近这只老蚌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会,但除了这块石碑之外,我再没有发现什么别的线索,可是一块刻有秦字的石碑又能说明什么呢?我有些想不通。

在原地待了一会后。周围的金大发墨兰等人也察觉到异常并赶了过来,众人围在这只老蚌的面前都是一阵沉默,此刻深海不便交流的弊端又浮现了出来,哪怕谁发现了什么线索。但在这种环境里也无法发表什么意见,就当我们看着这块石碑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心头又是猛地一颤,接着那股声音又传了过来,我如刚刚一样陷入了着魔状态,并冲着另外一个方向痴痴走去。

金大发和墨兰等人发现我的异样后都有些不明所以,但因为深海无法进行语言交流所以他们也不能询问,最后众人只能无奈的跟在我的身后。当我再一次从入魔中惊醒的时候,眼前的黑暗海水没过多久便又发生了一系列的奇异变化。

一点蓝光从漆黑的海水中浮现而出,随后便只见一只和刚刚那只差不多大的老蚌缓缓张开蚌壳,露出了里面的一颗蓝珍珠以及它身后的一块石碑。

这石板上依旧写着一个字,不过这个字是:传。看着这个字我心里有些微妙的预感,随后没过多久我的预感便成为了现实,在那阵饱含魔力的声音的指引下,我找到了另外两只老蚌。其中的一只老蚌体内的石碑所刻之字为:千,而另外一只老蚌的体内石碑所刻之字则为古,这四块石碑合起来则是:秦传千古。

看到这四个字我情不自禁的咂了咂嘴,秦传千古?可惜强秦二世而亡,不知那个下令竖立石碑的人得知这个消息后,内心究竟会做何感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