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龙船/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除此之外,最后一只老蚌和前三只老蚌不同,前三只老蚌的体内都有颗人头般大小的珍珠存在,而最后的这只老蚌里则只有一块石碑,最后若不是我大着胆子用灯光凑近看了两眼的话,还真的发现不了这个石碑,不过如今的问题是,这四只老蚌。或者说这四块石板和找到幽灵船有什么关联。

短暂的思考了一会,我没废多大功夫就发现了最后这只老蚌和其他三只老蚌不同的地方――它体内没有珍珠,所以我心头一动,莫名想起了我腰间的这颗血珍珠,这颗珍珠大小和其他三只老蚌体内的珍珠差不多大小,甚至此时我已经有些怀疑,李令月的这颗血珍珠是从那里搞来的了,不过如今显然不是思考这件事的时候,所以我犹豫了下,就把腰间的血珍珠给摘了下来,随后凑到了这只老蚌的面前。

奇异的是,当我拿着血珍珠凑到这只老蚌面前的时候。血珍珠忽然散发出道道光华,仿佛是和面前的这只老蚌产生了什么感应一样,看到这一幕的我心里有了底,于是我放弃谨慎。伸手把手中的血珍珠给放到了老蚌体内。

当血珍珠被放到老蚌体内的时候,它散发出的血红光芒简直有些耀眼,随后没过多久,面前这只老蚌的蚌壳就开始缓缓闭合,我回头向四周看了一眼,发现另外三只老蚌也和面前这只老蚌一样,都开始缓缓闭合起自己,当四只老蚌的蚌壳都紧闭起来的时候,四周又重回到之前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之中。

我愣了一下,有种不适应的惊慌感,但四周重回漆黑后没多久,从我们身旁的海沟之中,便响起了一阵悠长有力的龙吼声,但让我全然没有准备的是,四周的万珠海这次没有寂灭下去,所以我们也没有一丁点心理准备,短暂的呆泄后我反应过来,随后连忙拉着墨兰向身后跑去,无论万珠海为什么没有提前发出预警此时我们也要立马逃,不然万一被邪龙发现我们的存在那可就悬了。想必任何生物上千年吃一种食物久了,当有一种新选择后也不介意打打牙祭换换口味什么的。

可是我们的速度还是太慢了,因为这次万珠海没有寂灭,所以海沟那边的景象我还是能多少看到一点的。我们还没跑出多远,海沟那边就窜出了几条巨大的黑影,它们怒吼着从海沟中游出,声音之大让我的耳膜都有些发鸣。

但最让我震惊的是,当这几条邪龙从海沟中游出的时候,只见它们身上都捆绑着一条条铁链,而铁链的尽头则捆绑着一个黑影,一个巨大的黑影。它好似一座山脉一样巨大,那犹如参天大树一样的桅杆历经千年都没有倒下,这艘巨船在邪龙们的拖拽下,以一种极为震撼的方式出现在我们所有人的眼前。

巨大的震撼让我们都情不自禁的顿住了脚步,然而那群邪龙却拖拽着龙船向我们径直冲了过来,它们身后的那艘龙船在光线不是甚亮的海水中显得朦胧而神秘,面对这样的景象我们连逃跑都没了气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降临在我们的面前。

那狰狞的龙头,在海水中缓缓漂浮的须发,以及长长的龙躯。五条邪龙犹如上古魔神一样耸立在我们的面前,并用冰冷的目光盯着我们,这种压抑感如果没有亲身体会的话是无法用言语所描述的。就当我内心忐忑,都已经打开龙王戒打算无路可退的时候拼死一搏的时候,那些邪龙却只是站在我们面前盯着我们,只是当过了一段时间后它们好似没了耐心。不断哼哼着好似在催促着我们做些什么一样。

慢慢的我懂了,看来这些邪龙好似对我们没有恶意,而且联想到之前的那些老蚌,我忽然好像懂得了。也许召唤龙船要的就是那枚指引我们来到此地的血珍珠,现在的我们,应该已经过了第一关……

想到这我心里猛地一松,一股如释重负感油然而生,如果到最后我们始终找不到龙船的话,那我简直无法想象疯狂的彼得会做出些什么来。稍微缓了口气后,我转身给众人打了一个手势,示意让他们跟着我一起去前面看看。随后我便率先绕过这几条邪龙向它们身后的龙船走了过去,在此期间我心里有些忐忑,生怕这几条邪龙突然暴起,但好在它们没有。在我们绕过它们后它们便趴在地上休息了起来,彼此间还用下颚磨蹭对方的头颅,看起来和一般的生物也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做为从小便耳熟能详的传奇生物,我对龙这种生物还是充满了敬畏的,心中也对徐福他们怎么捕捉到龙这种生物的办法充满了好奇,只是这个时候我必须把好奇放在心里,因为我们的氧气已经消耗了一半,这也就意味着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一旦错过了这次机会那我们就满盘皆输了,毕竟龙珠这种东西不是有钱就可以买到的,虽然万珠海里的龙珠很多,但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些龙珠不一定能召唤出龙船。不然千百年来这里的来人也不会这么少了。

来到龙船面前后,我看着犹如大山一样的龙船可谓是叹为观止,这种造船技术即便放到如今都是值得惊叹的,何况这艘船的建造时期还是在秦朝,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即便古人普遍比较愚昧,但千百年来也不乏大智近妖的才人,他们的成就或作品虽然大部分都湮灭了时间长河之中,但偶尔显露出的一角便足以让世人叹为观之。

当世人都以为世界潜艇之父是霍兰的时候,又有谁知道早在清朝的时候我们便研发出了水下舰艇了呢?而这艘水下潜艇的诞生时期比霍兰1型潜艇的问世还要早的多,而又有谁知道,早在公元123年。汉代的张衡便发明了世界上第一个可预测地震的地动仪。而西方现代地震学开始于19世纪,比中国晚了近2000年。

其实古人从不缺少大智慧,只是我们很少有人愿意去查询罢了。

略微感叹一番后,我开始思考如何进入龙船内部了。但我抬头打量了一番,这龙船整体最起码也高达七十多米,想要攀爬上去必须携带专门的绳索,但很可惜的是我们并没有携带这些设备。于是我又用手摸了摸船身的材质,想要看不看能不能在龙船的表面打开一个洞,然后伺机进入龙船内部。

但龙船表面的木质并没有如我预料的那般腐朽,反而犹如坚铁一般坚硬,而且看那发黑的木质我下意识的愣了一下,随后心里不禁猛地一惊。

因为有一种木材适合造船,但无比珍贵,它遇水会变硬。且耐海虫腐蚀,如果浸泡在水里数十年的话,那其硬度和钢铁无异,可以说是造船最珍贵的材料,这种植物叫铁木,只是极为珍惜,铁木造船要三十年树龄的才方可使用,所以一般都是用作船的底板使用。可是我眼前的这艘龙船居然通体都是由铁木打造,这简直就是一件耸人听闻的事情,为了这艘船当年真不知道砍伐了多少铁木,而且看那几根如同参天巨树一样的桅杆时我更是一阵口干舌燥,这种程度的铁木恐怕已有千年树龄了,但铁木这种珍贵的木材长成百年已属不易,这种千年树龄的铁木存在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