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青铜鬼门/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总之,不论这艘龙船里面有什么,单论这艘船的本身都是一个无价之宝,不过很可惜的是我们带不走它,或者说哪怕倾尽一国之力也很难带走这样一艘庞然大物,所以更一个更现实的问题摆在了我们的面前,如果不能游上去的话,那没有炸药的我们根本不可能从这艘龙船的表面打个洞。也更不可能进去。

这种感觉很难受,和坐拥金山却不能取的乞丐没什么两样,最后我们只能无奈的继续往前走,期待事情能发生一些转机。

当我们来到龙船的左侧面时,一面与众不同的船壁吸引住了我的目光,之所以说是与众不同,是因为有块几平米的船壁是用金属打造的,因为颜色和铁木一样漆黑。所以要不是那上面有些许雕纹的话我还真的发现不了这面船壁,当我用灯光对着这道青铜船壁打量了一会后,发现了一个有些诡异的地方。

这面青铜墙壁的表面雕刻着一些厉鬼,看得出雕刻这些浮稳的匠工手艺很好,这些厉鬼个个雕刻的惟妙惟肖,那厉鬼眼中更是无端放出一股凶光,让人心里毛毛的,而且无论你身处那个方向,墙壁上的厉鬼都死死的盯着你看,仿佛下一秒,墙壁上的厉鬼便会破墙而出,随后将所有人都吞噬似的。

虽然心里下意识的不想和这种带有邪性的物件接触,但是船底刻意用青铜打造出一扇墙壁,这样做肯定是有深意的,很可能就关乎到我们能不能进入龙船内部,所以即便头皮发麻,我还是盯着墙壁上的那些厉鬼细细打量,期许能从上面发现出一些线索,让我们能得偿所愿的进入龙船。

看了一会后,我发现墙壁正中间有一个浮夸的厉鬼头颅,那厉鬼眼睛凶光乍泄,一根舌头生动的从口中垂出半截,那锋利的獠牙从嘴唇中露出,仿佛要择人而噬一样,最主要的是它的嘴巴后面有个黑不溜秋的洞,看大小差不多能容纳成人的一只拳头。

琢磨了一会,我感觉这应该就是打开青铜墙壁的关键,可是最为重要的血珍珠此时还在老蚌体内。即便我们把它拿回来了这大小和厉鬼嘴里的洞也不相匹配,所以血珍珠和打开青铜墙壁的钥匙应该没有关联,可是除了血珍珠外,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东西能和这青铜墙壁扯上关联。或者说能和这片神秘的海域扯上关联的东西,所以一时间我的思绪又陷入了死局。

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彼得雇佣的那些佣兵中,唯一幸存的那名黑人佣兵忽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随后他一声不响的走到青铜鬼头的面前,接着他伸出手,把手伸进了青铜鬼头的嘴里,正当我们都为他的举动而感到不解的时候。那原本张着血盆大口还一动不动的青铜鬼头忽然猛地一咬,把黑人佣兵的手给一下子咬了下来,一时间无数鲜血瞬间把周围的海域染红,那名仿佛如梦方醒的黑人佣兵也发出了一阵惨叫声,只是戴着吸氧器的他即便是惨叫都显得那样的微弱,我只能看到无数气泡从他的口中涌出,随后向上迅速浮去……

更耸人听闻的场景还在后面,当青铜鬼头咬断了黑人佣兵的手后,墙壁上的那些厉鬼浮纹仿佛活过来了一样,无数黑影从上面涌出,它们化作一团团黑雾,发出一阵奸诈且刺耳的尖笑声。向那名还在惨叫的黑人佣兵冲了过去。

那些黑影钻进黑人佣兵的体内后就不见了踪影,而黑人佣兵的挣扎也变得越来越小,最后他仿佛是一条死鱼一样一动不动,口中涌出的气泡也越来越少。更可怕的是他那黑色的皮肤忽然变的黑灰起来,从上面也爬出了一道道诡异的黑色符文,这些黑色符文仿佛疯长的野草一样迅速布满了这名黑人佣兵的全身,等一切都重归平静的时候。我们面前便只剩下一具尸体了。

看着黑人佣兵那毫无生气,已经变的黑乎的眼睛我全身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这一切来的都太快了,仿佛一转眼的时间黑人佣兵便变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我咽了口水,心中对这面青铜墙壁充满了恐惧和忌惮,甚至已经想要远离它了。

众人后退了一些距离后都默默的看着那面青铜墙壁,虽然一直没人说话,但我感觉此刻周围的气氛变的格外的死寂,当咬下黑人佣兵的手后,那个青铜鬼头便重新张开了大嘴,仿佛想要等待下一位受害者一样。我看着青铜鬼头心里恐惧的同时又充满了疑惑,到底什么东西才是打开它的钥匙,在乐山的时候虽然也有一个和它差不多的青铜鬼头,但那只青铜鬼头可从没做过这么骇人的事情呀,难道是我遗漏了什么线索,还是这只是一个单纯坑杀后来者的陷阱?

想了想我感觉事情不会是这么简单,如果想要坑杀后来者的话方法多的是,最起码就不会留下召唤龙船这么个线索来。要想龙船不被人发现,单纯的把它沉放在海沟里不就行了吗?这么大费周折肯定是有什么深意的,但既然不是十死无生的死局,那布棋者留下的那一线生路又是什么呢?我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

想着想着。我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一道光芒,当初那些水妖之所以袭击我们多半是为了保护龙船,而领头的奇异水妖曾经说过,龙眠之地不容异族打扰,而那些异族指的就是彼得他们,这青铜门刚刚发动袭击的对象也是一名黑人,做为进入龙船的最后一道屏障,这青铜鬼门很可能就是为了阻止那些‘异族’进入龙船而设的,想着想着,我感觉自己好似找到了答案……

虽然我感觉这个猜测很有可能是对的,但猜测终究只是猜测,想要去证明它是不是对的还是只能去试一试,可是想要印证这个方法的对错很简单,我只需要把手伸进青铜鬼头的嘴巴里就可以了,这样做的结果只有两种,一种是我猜对了。这样自然是皆大欢喜,第二种结果就是我猜错了,后果就是我的命,坦白的说,在这生与死的抉择中,我犹豫了。

我以前就说过,我不是个恶人,但我也不是一个好人。如果非要拿我同伴或者是拿我自己命去和一个陌生人做交换的话,那我会选择我的同伴,当我数了一下在场的华人后,我发现了一件很悲催的事情。那就是这些人要么是我的同伴,要么是曾经帮助过我的人,无论是金大发还是徐知海,他们都是我不愿意去牺牲。或者说不愿意去拿他们的命去做赌注的人,所以抛开这些人后,能够进行尝试的人也只有我自己了。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哪怕吸进来的还有许多海水。随后我决定自己去测试我方法的对错,可正当我想要走过去的时候,一个人影率先从人群中冲了出去。

我先是一愣,随后发现这个人居然是墨兰,墨兰她迅速游到了青铜鬼头的面前,随后趁着我们一愣神的功夫,便将手插进了青铜鬼头的嘴巴里。

那一刻我的心仿佛要爆炸了一样,一种前所未有的焦急和担忧引爆了我整个人的身心,以至于即便是在冰冷的海水之中,我也能够感觉到头顶的发丝根根竖起,我冲了出去,想要把墨兰给拉回来,可是青铜鬼门发出的一阵响动却告诉我,我终究还是太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