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船墓/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当我头脑一片嗡鸣有些失魂落魄的时候,青铜鬼门却忽然从中一分为二,原地只留下呆若木鸡的墨兰和刚刚冲到她身旁的我。

呆在原地片刻后,我忽然有种将要虚脱的感觉,整个人的力气好像也在刚刚惊魂瞬间所流逝殆尽,缓过神后我看着身旁的墨兰心里忽然升腾起了一股怒火,接着我狠狠的把她推到船壁上,内心非常想要质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鉴于现在还在水中,所以我只能无奈放弃了这个打算。

恨恨的松开墨兰后,我一头钻进了青铜鬼门之内,心里想着等下一定要狠狠的骂墨兰一顿,如果她出了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向金大发,姚九指,还有我爷爷交代?恐怕我自己都过不了我自己这关。

往前游了一会后。面前的水面下忽然出现了几级台阶,而且水面也近在咫尺,我顺着台阶浮出了水面,看着四周漆黑的环境心里却下意识的松了口气。忙了这么久,数次死里求生,我们终于还是来到了这个地方。

因为不确定这里面的空气质量,所以一时间我还不敢脱掉吸氧器,从随身携带的防水背包里拿出一个打火机后,我看到橙黄色的火苗时心里才松了一口气,既然火能点燃,那说明这里面的二氧化碳含量还是达标的。于是我放心的脱掉了潜水服,并试探性的吸了一口气,发现龙船里面的空气除了有些霉臭味和有些发闷外一切都还可以接受,于是心里面更是安定了不少。

解决了氧气问题后,我也终于有功夫打量四周的环境了,借着头顶的灯光,我发现这四周的墙壁天花板并不是我之前所猜测的铁木,而是一块块灰白色的墓砖,这让我心里猛地一震,心里第一次怀疑徐福东渡的目的了。

如果徐福只是单纯帮助秦始皇求取仙药的话,那为什么要把龙船内部修筑成古墓的样子呢?恐怕徐福要求秦始皇给自己建造龙船时的目的就不纯粹,一时间,我情不自禁的联想到了悲催的楚威王。

“卧槽!这是什么!”正当我陷入沉思的时候,身后的金大发等人也追上了我,当脱掉潜水服后,金大发看着四周的墙壁大声叫道:“我们这是穿越了嘛?怎么跑到墓里来了?”

我白了金大发一眼。这么长时间不能说话肯定也把他给憋坏了,于是我想了想,道:“你没穿越,这艘龙船从一开始估摸着就是一艘船墓。”

“船墓?”金大发先是一愣。随后滋滋称奇道:“好呀,徐福这老头挺大的野心呀,居然算计到秦始皇身上去了,看这楼船的规模,估计格局比秦始皇的陵寝都不逞多让,再加上这大隐龙的龙脉……还真是下的一盘好棋呀。”

我点了点头,不得不说这徐福心机确实是深,明里是为秦始皇求取仙药。暗里却操计着自己的身后大事,最后生生让一国之君把自己的水下陵墓给修建好了,如果秦始皇知道这件事了不知道会不会被气的吐血三升而死,不对,他老人家已经死了几千年还变成了鬼,但得知这件事后估计也会被气的不轻。

正当我们议论纷纷的时候,身后的水潭却传来了一声闷响,那巨大的震动甚至让水面都起了道道波纹,我们惊疑不定的相互对视了一会,半饷,一旁的墨兰才轻声说道:“听动静,应当是那道青铜鬼门关闭了。”

我愣了下。随后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依照以往的经验来看,这青铜鬼门会关闭也实属正常,这样我们就没了后路。要么死在半途,要么走到最后得见真相。

“那现在我们是……”

一旁的金大发正想说些什么,地面便传来了一阵巨大的颤抖,我一个没站稳就跌倒在了地上。正想爬起来的时候却发现颤抖的不止是地面,连整个龙船此时都在发生着巨大的颤动,随后还没等我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呢,从船外就隐隐传来了阵阵龙吟声。我先是一愣,随后立马明白了些什么。

和一开始龙船的出现方式一样,这龙船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异动,也多半是那群邪龙搞的鬼。难道此时邪龙要把我们都带到海沟里去?联想到最开始龙船的消失,我感觉这个猜测八九不离十了。

震动了一会后,过了大概十多分钟龙船才重新恢复平静,我和金大发对视一眼,彼此都惊疑不定的从地上缓缓爬了起来,随后金大发摸着被撞肿的脑袋,道:“我们这是……来到海沟里了?”

“估计是了。”我嘴里略微有些苦涩,苦笑一声后。道:“现在我们还得祈祷,就算我们能走到最后,这群邪龙也要把我们给拉出去,不然我们出去了也会被水压给压成馅饼的。”

金大发点了点头。也颇为气恼的说道:“以前和鬼斗,后来和人斗,现在还要和天斗了,天时,地利,人和,我们一样都没占,也不知道是有多苦命。”

金大发不说还好。说了把我都愣了一下,随后我自己都有种和全世界为敌的错觉了。

“你们此时不应该来诉苦,而是应该先完成我的任务才对!”此时一旁早已有些不耐烦的彼得不合时宜的插话道。

我看了彼得一眼,接着我指了指四周的墓室。冲他说道:“你看看这四周是什么?这是一位墓主人的墓室,如果这里真有长生药的话,你感觉你现在看到的还会是这副景象吗?彼得,醒醒吧,这世界上哪有长生不老的人?即便是那些曾经呼风唤雨,在历史上留有浓厚一笔的王者们,最后也还不是落得个尘归尘,土归土的下场吗?”

彼得面对我的质问不禁愣了半饷。他那一向坚定的眼睛都出现了一瞬间的恍惚,到最后他颤抖着嘴唇,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不可能,无论如何你们也要跟着我一起去找到最后。如果我死了,你们也不会好过的!我保证!”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终于放弃了继续劝说彼得的打算,经过这一次后,我以后再也不会劝说彼得了,因为他已经走火入魔了,为了那个虚无缥缈的长生而走火入魔……想到这我忽然想笑,即便是看似长生不死,每天没心没肺的慕容云三都有累了的一天,这彼得就算真正得到了长生不死,在无穷无尽的时间长河中又能坚持自我多久呢?恐怕会生生变为一个怪物吧。

不过即便明白了这一点,我还是不会去点破,因为触怒一种濒临疯狂的野兽是没有好下场的,而这时一旁的墨兰则很合时宜的说道:“行了,我们就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继续往前走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吧。”

我点了点头,当众人走出这个墓室后,我一把拉住了走在最后面的墨兰,随后盯着她略显慌乱的眼神问道:“你当时为什么要一个人冲出去。”

墨兰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看到这我心头一软,本想说的指责的话语也没忍心说出口,最后我想了想,道:“你上次不是埋怨我不要命吗?那你这次又是怎么回事呢?你想一个人去测试青铜鬼门是否不针对国人,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死了,我该怎么向九爷他们交代,我和金大发又会有多伤心?你什么都想到了,但偏偏一意孤行,你这是对我们的不负责任,不是吗?”

墨兰对我的目光一直在进行闪躲,只是言语上依旧倔强道:“如果当时我不去试的话你也会出去的,所以凭什么指责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