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堪言/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往前面看看吧,说不定能再发现什么线索。”一旁的墨兰犹豫了半饷后说道。

我点了点头,毕竟现在线索还太少,为了弄清真相也只能继续往前面走了,往前走了许久之后,我们一路上都没碰到过什么陷阱机关,但这条墓道的尽头却出现了一面墙壁,而墙壁上则刻着几副图像。我们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墙壁的面前,随后用灯光对着墙壁打量了一会。

这墙壁很大,占据了整条墓道,可以说如果它背后没有什么通道的话,那我们也就算进入了一条死路之中,但墙壁上刻画着几副图像,这也给我们提了些精神,毕竟我们说不定能从这图像之中发现什么线索。从而寻觅出生路。

墙壁上的图像很怪异,四幅图像中的第一副图形容的是一个人站在一条大蟒蛇的蛇头上御风而行,而第二副图像中的那条大蛇则已经进化成了蛟,神采也刻画的比第一副图的大蟒蛇有神俊的多。但蛟龙头顶上的男子依据体型来看好似消瘦了许多,如果说之前他是一个大汉的话,那第二副图中的男子则已经瘦成了弱不禁风的书生,之后的第三副图像则有些诡异,那条蛟龙已经成为了神龙,可它背上的男子却已经枯瘦的快要成为一具骷髅了,之前身上的衣服更是松松垮垮犹如一件大衣一样,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第三副图的时候我额头上莫名流下了些冷汗,背后更是有种冷飕飕的感觉。

随后我艰难的从第三副图像之上移开目光,但看到第四副图像的时候,我情不自禁的咽了口水,随后心里莫名有种惊恐感,因为第四副图像只有一条神龙在白云之中翱翔,而它的口中则衔着一具骷髅,神龙之上站立的男子更是已经不见了踪影,看到神龙嘴里的骷髅时,之前消失的男子下落便不难推测了。

而这四副图像之下则是一些奇异的符文和扭曲的线条,我盯着它们看了许久都不知道其中究竟蕴含着什么深意,最后我只能无奈的放弃,因为光凭我自己的话,是无法破解墙壁上的谜题和墓主人的用意的。

“你们有什么发现吗?”深吸了一口气后,我冲着金大发和墨兰问道。

“不知道。”墨兰很坦然的摇了摇头,道:“那四幅图像的意义我推测不出。但它们下面的那些线条我倒是知道一点,这是战国至汉朝初期的堪术密语,多是那些风水师们互相书信交流所用的独特文字,它们行文间大多没什么逻辑。所以不是行里人的话是看不明白的,这种有关于堪言的记载典经流传至今的很少,尤其是战国时期的因为年代太过久远所以更是罕见,当代几乎没人能看懂战国时期的堪言,除非是历经千年传承的江家还倒有些可能破解这个堪言,但我们还是别想了。”

墨兰的话语让我的心里一片冰凉,为了守护行业里的秘密所以一些从业者会使用一些类似于暗语般的数字文字并不罕见,即便是我们土夫子内部都有行话流传。可是现如今如果我们不能理解这堪言里的含义的话,那仅凭四幅图像是无法破解墓主人留给我们的考验的。

就在我和墨兰二人都是一筹莫展的时候,一旁的金大发却忽然走到了墙壁的面前,随后他伸出手,并按在了一个奇特符文的上面,用力一按后,面前的墙壁忽然发出一阵轰轰作响的声音,接着居然从中一分为二。露出了一个空隙来!

当这一切都结束的时候,我脑子里还没有转过弯来,等我缓过神的时候不可置信的看了眼金大发,道:“大,大发……你懂这种堪言?”

金大发挠了挠头,一脸不敢置信的说道:“我不懂,但是我门前的那个臭牛鼻子在我要出发上毛里求斯的时候塞给了我一张纸条,上面用铅笔画了个和我按的那个一模一样的符文,当时我看了两眼还感觉有些莫名其妙,撕了那张纸还把那个牛鼻子臭骂了一顿,那牛鼻子走的时候很气愤,说我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当时把我气的呦!要不是我拎着刀冲出去的时候那牛鼻子跑远了,不然我还真就砍他了。”

听到这即便是我也忍不住多看了金大发两眼,道:“得,你家门口那老算命的看来还真有些本事,只是这尊大神看样子要被你气跑了。”

“嘿嘿,怎么会呢。”金大发哈哈一笑,不以为然的说道:“那牛鼻子赶都赶不走,我骂他两句怎么了?当初被他纠缠烦了我还揍过他呢,第二天还不是脸上抹些红花油便又缅着脸跑我家门口去了。”

听到这我不禁有些侧目,这高人心理承受能力也忒好了一点吧,如果换作是我,有人揍了我一顿不说要了他的小命,用些小手段让他倒两年霉还是要有的,难道这高人是受虐狂?

想了想我感觉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于是便对金大发说道:“大发,那人来历你查过没有呀?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呢。”

“查是查了,但那老牛鼻子好似也没什么出众的地方。”金大发挠了挠头,笑道:“据说他居无定所,属于今年去这里要饭,明天上那里讨生活的混子。当时我想他要是真有能耐的话也不会混成那鸟样子,所以也就没怎么搭理他,但现在看来这货还是有些道行的。”

何止是有道行,我摸了摸下巴。要知道这道士能预料的这么准,别的不说,这相命绝对是如火纯青,而且他居然还懂得战国时期的堪言。绝对是一位大有来头的人物,如果金大发所说是真的话,那么连四大隐士之一的秦行天恐怕都不如这位老道士了,真不知道这等人物究竟是何等风采。我此时的心中不免有些期待。

“大发,回去之后向那个老前辈好好的道个谢,这次他可帮了我们的一个大忙。”墨兰想了会后,仍不失谨慎的继续说道:“另外,他的来历还是要好好查查的,这等人物不应该是默默无闻之辈,盯上你也肯定是有目的的,无论他的真实用意是善是恶,我们都必须搞清楚。”

墨兰说的话对金大发来说永远比我说的好使,听墨兰一说金大发连忙点头哈腰的应是道:“放心吧墨兰姐,这次咱要是能回去,我一定把那老家伙祖上三代的底细都刨出来。”

墨兰白了金大发一眼,随后没好气的说道:“行了,回去后先请老人家吃个饭,你也得给人家道道歉,不过这些还都太远。我们先进去看看吧。”

金大发点了点头,随后我们便穿过缝隙,向墙壁后面的墓道走了过去,我们所有人刚进去不久。那墙壁便轰的一声重新闭合了起来,见此情形我们都已经见怪不怪了,反正现在的局势已经很明显了。虽然不知道墓主人的用意是什么,但他确实没有在船墓里使出什么阴损的手段。反而像是在等着什么人前来一样,他总是在绝境中留下一丝生路,生路中也留有一个考验,能过去的人会迎接第二关。而过不去的人自然就是死了,就仿佛是大浪淘沙一样,淘去杂质,剩下金沙。

莫名的,我此刻联想到了徐知海之前对我们说过的话,不知道他嘴里的那个它,是不是就是徐福,如果是的话,那么他又想问我要什么答案呢?还是说,他一早就预料到了我们的到来?一时间,我心里充满了期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