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发蛊/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越过墙壁之后,面前的墓道没走多久就出现了一个石质楼梯,这楼梯一直向上延伸看不清究竟通往那里,我们犹豫了一会后还是硬着头皮向上走去。

狭窄悠长的楼梯里,荡漾着我们那显得异常清晰的脚步声,在如此单调的环境里我情不自禁的加快了呼吸,好似想祛除心里的这股压力,向前走了会后。身处队伍前头的金大发忽然脚下一绊,随后整个人摔倒在了石阶上,见状我连忙拉起了哀嚎不已的金大发,问道:“你走路多看着点脚下,别这么不长心行吗?”

金大发摸着肿起老大一块的额头颇为委屈的看了眼脚下,道:“这事不怪我呀,刚刚有个什么东西绊了我一下。”

听到这话我愣了下,随后我弯下腰,在石阶周围仔仔细细的寻找了一番,结果在石阶最靠边的夹缝里,我发现了一缕枯燥的发丝。

“这是……头发?”我喃喃自语了一句,随后下意识的用手想把这缕发丝给捡起来。但扯了两下后,这发丝居然如何都扯不出来,不信邪的我手上加重了力道,结果犹如有个人在吃痛闪躲一样,我手中的那缕发丝飞快的溜出我的手心随后钻进了石阶的缝隙之中。

“卧槽!”在一旁看了许久的金大发下意识的惊叹一声,随后道:“这头发是活的?”

我皱了皱眉头,心中涌现出了一股不详的预感,于是当下说道:“赶紧走。我感觉这里有些不对劲。”

说罢我们立马加快速度想要尽快走出这节楼梯,但猛然间无数丝丝声从我们周边传来,犹如有无数只虫蚁在来回走动一样,紧接着从四周的墙壁缝隙里钻出无数黑色的发丝,犹如疯长的海藻一样向我们袭来。

因为这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突然,以至于让我们没有丝毫反应的空间,当我们从惊恐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四周已经满是疯狂蠕动的黑色发丝了。

这些发丝犹如蛇一样向我们卷来,我刚刚掏出背后的禾刀,就有一团发丝钻进了我的嘴巴里,那团发丝钻进我的嘴里后疯狂向喉咙爬去,似乎想要进入我的身体最深处一样,感受着满嘴腥臭的气息,我连忙伸手把那团发丝给扯了下来,但用力一扯我嘴中传来一股剧痛,等扯出那团血琳琳的头发丝后。我满嘴都是又腥又咸的血液。

虽然嘴巴里火辣辣的疼,但情况危急之下我也顾不上那么多,把手中那团仍在挣扎的头发丝扔到一旁后,我用手中的禾刀向周围那些犹如群蛇乱舞一般的头发团挥舞而去。幸好禾刀锋利,被我砍到的那些头发丝皆是断成两截,掉到地上后甚至犹如断体的蛇一样痛苦的扭成一团,可是饶是如此头发丝的数量也太过多了,它们仿佛无穷无尽一样的向我们袭来,没过多久就有许多头发丝从我的脚腕缠绕到我的大腿处,再往前一点那发生的事情就不可想象了。

一边把缠绕在我大腿处的头发丝扯开,我一边冲身旁的众人吼道:“谁身上带医疗包了!用里面的纱布和酒精做个火把出来。再在这里拖下去我们就都完了!”

我所说的话并没有半点夸张,在短短的一小会时间里,那些发丝已经缠绕住我们的大腿,让我们的行动都变得越发艰难起来,其中更有无数发丝想要顺着我们的嘴巴和眼睛钻进我们的体内,如果被它们得逞的话,那之后发生的事情我不敢想象。

终于,在众人的掩护下。队伍中心的墨兰用一根在海底辅助前行的铁棍快速做成了一只火把,当酒精被点燃后所燃起的熊熊大火出现时,火把周围的头发丝如避蛇蝎般的远离开来,在墨兰左右挥舞火把为我们提供掩护的期间,我们也纷纷把缠绕在我们大腿上,阻碍我们行动的发丝给撕扯了下来。

能够重新活动后,我们不敢在这片死亡空间多做逗留,在火把的掩护下就快速往上方跑去,最后为了防止那些头发丝追过来,更是用一瓶酒精打造出了一道烈火之墙,等我们逃出这个楼梯的时候,每个人都气喘吁吁的瘫坐在地,回想起那犹如地狱般场景时依旧心有余悸。

“你们……没事吧。”缓了口气后,我擦了擦头上的汗水,随后冲众人问道。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都默默的摇了摇头,见此情形我拉开了裤腿,发现扯下那些头发丝后,大腿出现了许多血琳琳的伤痕。而墨兰金大发等人的情形和我差不多,最后为了防止感染,我们都用酒精清洗了一遍伤口,等了一段时间感觉身体没什么异常时。才都松了口气。

“刚刚那些鬼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你们知道吗?”在原地休息了一段时间之后,从惊吓中清醒过来的彼得冲我们问道。

我摇了摇头,这一年里我虽然去过许多绝地,但是像那种头发丝一般诡异的生物却还是第一次见。

“我倒是知道一点。”墨兰犹豫了会后,道:“刚刚那些头发丝好像是发蛊。”

“发蛊?墨兰姐你没看错吧。”金大发听到这话脸色一白,连声音都带着一股颤抖。

“应该没看错,发蛊虽然很少见,但其特征鲜明我也应该没有看错。”墨兰看了眼金大发后,自顾自的说道:“发蛊原产于苗疆,是在苗疆蛊术最为辉煌的时候所应运而生的,制作发蛊的办法早已失传,但据说被发蛊入体的人要不了五个时辰就会被体内的发蛊折磨至死。之所以说是折磨,是因为发蛊在受害者体内会迅速繁殖,最后被由里而外的蚕食,受害者在整个躯体被蚕食之前都会保持清醒的意识。可以说是一种极为阴毒的蛊术。”

“卧槽!徐福老子艹你二大爷!”

金大发听完后面色已经白的跟纸一样了,他怒不可遏的从地上站起来大骂道,只是刚骂完,龙船就猛地发出了一阵阵的颤抖。让我们不得不扶住周围的墙壁以免自己摔倒,这样的颤抖持续了一会后便停止了下来,最后四周静悄悄的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我们疑神疑鬼的四处打量了一会后,金大发才哭笑不得的冲四周说道:“徐爷爷,我刚刚的话就是口不择言,您念我岁数小放过我这一次,小的以后一定给您立一块长生牌……”

“别说了。”墨兰皱了皱眉头。道:“这颤抖不是龙船本身发出来的,而是有什么东西在攻击这艘龙船。”

“攻击?”我皱了皱眉头,随后凝神细听,才听到了一阵非常细微的龙吼声。看样子是从龙船外面发出来的,这时我就不免有些好奇了,道:“这群邪龙不是被徐福驯服了嘛?先前还是它们把龙船拉到海沟下面的,怎么这会又发神经来攻击这艘龙船了呢?”

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见状我不由自主的摸了摸下巴,心里却又开始思考起来,不知道这群邪龙攻击龙船究竟是什么原因,不过我感觉,它们之所以这样做肯定是有人授意,而且这个人还多半是徐福。

可是徐福为什么会让邪龙攻击自己的船墓呢?再一联想到龙船船墓的诡异布局,我顿时对徐福葬在大隐龙里的目的感到了质疑,如果徐福是为了自己着想的话,那这一切的不合理都没有存在的空间,包括我们也不可能来到船墓内部,可是如果徐福不是为了自己的话,那他的目的是什么呢?我想不通,也看不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