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九重天关/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完后他又将目光对准了我,接着恶狠狠的说道:“初三,是不是你做的手脚?肯定是你通知了大陆方面。”

此时的我也有些慌乱了,面对暴怒的彼得我摆了摆手,希望让他不要冲动,道:“你先冷静一下,现在事情还没有弄清楚,所以我们不要窝里斗,而且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联系大陆那边的朋友。”

彼得眯了眯眼,一双眼睛在我们的面部上不断游走,仿佛是想判断我的话是不是真的一样。半饷他才点了点头,道:“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交代,你知道我的目的,所以如果我的长生药被别人捷足先登了的话。那你知道后果。”

我轻叹了一口气,随后蹲在那具尸体的旁边开始搜寻了起来,结果我发现了黑狗血,墨斗以及一根黑驴蹄子,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同行先我们一步了,但具体是总参还是其他势力就不得而知了。

“他身上没有总参随身携带以便区别身份的印章,所以应该不是总参那边的人。”墨兰在一旁看了半饷后,分析道:“但看他身上的装备,一般的势力是没法在大陆搞到的,唯一有这种条件的,也只有洛阳的四大龙头了,所以这些人要么是南北两城的人。要么……就是江家了。”

江家,我听到这两个字微微愣了一下,随后才大致能够推断出一些东西了,上次慕容云三在海里面救了我和金大发后就一直不见行踪,而总参那边也一直没有什么动作,所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慕容云三和总参应该是在一起的,如果有慕容云三的帮助的话,那么总参的众人也不是不可能进入到龙船里,只是……不知道江思越和江夏在不在这里,如果在的话,那我之后的行动把握会大上许多。

虽然心里知道来的人大概都是谁了,但为了稳住彼得,我还是一脸凝重的冲墨兰说道:“如果来的人不是总参的话,那多半就是南北两城的人了,看来接下来我们要加快行动。如果被他们捷足先登了的话,那后果就不可想象了。”

“南北两城?什么意思?”对洛阳土夫子局势不太了解的彼得下意识的问道。

我想了想,随后便把我和他们之间的矛盾告诉给了彼得,彼得听完后面色明显舒缓了不少。道:“反正不管是你们大陆总参还是你的仇家,我们现在都必须要加快速度,初三,希望你别和我玩猫腻。”

我心里有些不快,但脸上还是不露痕迹的点了点头,接着我们在尸体上搜刮了一些有用的东西后,就继续往前方走去。

行走了一会后,金大发看着面前悠长的墓道忍不住问道:“这艘船这么大。我们从一层船舱走到这里所展现的空间也没多大呀,据我估计如果打破墓道墙壁的话,多半会另有一番天地。”

我点了点头,金大发说出了我心中的一个猜测,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龙船多半是截取了一片区域专门改造成了这一层层的墓道,而墓道之外的空间多半是船员的生活区和储放生活物资的地方,如果我们有炸药的话倒是可以尝试炸破墓道墙壁。然后顺着船员休息区的楼梯上到甲板处,这样会比我们这慢慢的突破关卡要安全的多。

但话说回来完成这一切都是需要炸药的,没有携带炸药的我们自然是一切休提,心里略有些遗憾的看了眼墙壁后,我扭头看着金大发问道:“你身体怎么样了?应该没事了吧。”

金大发嘿嘿一笑,心情貌似好了不少,道:“你还别说,这法子还真好使,我现在肚子不仅不痛了,甚至还想解大号。”

我点了点头,心里倒是放心了不少,墨兰也说过,发蛊要五个时辰才会全面发作,五个时辰就是十个小时,我们的时间还很多,并不是没有转机。

往前走了会后。幽黑的墓道里忽然出现了一点火光,看到这火光的忽然出现我们立马僵在了原地,愣了半饷后金大发咽了口水,颤抖道:“这特么……又是什么情况?”

我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但依照刚进入龙船后的经验来看,我们应该距离第二关不远了。

“三位小友可否来前一叙。”

正当我们惊疑不定的时候,从面前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句苍老的声音,这声音着实把我吓的不轻,连浑身的寒毛都在一瞬间炸了开来,虽然很惊慌,但我还是硬着头皮,颤声道:“说话的……老前辈,不知您?……”

“老朽不过是一腐朽的怨灵,诚无害人之意,如果几位想要更进一步进入第三天关的话,还要和老朽弈一盘棋。”

听到这我们不禁面面相窥,这说话的阴灵也真是坦率,直言不讳的说出了自己的身份,但这反而让我们安心了不少,于是我们商量了一会后。还是硬着头皮往火光处走了过去。

走了没多久,我们便又走到了一个楼梯的面前,只是当看到楼梯口处的场景后,我们却不敢有丝毫动作。

因为楼梯口处有一张矮桌。两个蒲团,矮桌上有一副用玉石打磨而成的象棋和一盏古灯,在矮桌的一头还坐着一个白杉老者,这白衫老者面容苍白并无倒影,所以其身份不言而喻,见到我们后他笑了笑,道:“这里是第二层天关,我是这里的守关人,你们自己选出一人和我对弈,赢了自然就上去,输了……老朽也会让你们死的体面一点。”

老者的声音简单而又直白,只是平淡的话语中却带着一股深深的寒意。我和金大发对视一眼后,就冲着老者小心翼翼的问道:“老人家,不知这天关是什么东西?可否会我们讲解一下。”

面对我的套话,老者毫不在意的笑了笑,道:“蛇若想成龙必经蛟变,人若想登天自然也要有所考验,这九层天关便是为你们所准备的,能迈过九层天关的人能得见大道。知过往而通未来,司主也会满足你们一个愿望,而如果迈不过这九层天关,便犹如蛟龙渡天劫。渡不过便是死。”

“这个规则是谁设的?难道是那位司主?不过小子有一个疑问,这一路走来我见到了不少匪夷所思的地方,也相信这个船墓之所以葬在隐龙里并不是那么单纯,只是我想不通,连大隐龙所加持的气运都不屑一顾的人,到底想要得到什么?”我死死的盯着老者,期许他能够给我一个答案,我所说的话并不是痴人说梦,而是确有其事,经过了这么久,我已经能够确定一件事了,那就是这艘船墓的苦主,或者是徐福之所以葬在大隐龙里,肯定就不是贪图这里的龙气,而是为了更深一层的东西。

老者听完我说的话后忽然一愣,随后他拿起棋盘上的一枚棋子沉思了良久,半饷他忽然笑了笑,接着若无其事的把棋子放回到棋盘之中,接着他看了我一眼,含糊不清的说道:“为了还债,还一个比天还要大的债。”

“还债?还谁的债?”我稍微一愣后就紧追不舍的问道。

老者微微一笑,眼神却带着些许哀伤,道:“还天下人的债。”

听到这我彻底糊涂了,因为我搞不清老者言语中的意思,但不等我继续问什么,老者便指了指面前的蒲团,道:“行了,你就不要再套老朽的话了,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不该说的你也不要去问,这九层天关从古至今别说有人闯过了,便是来都罕少有人来过,老朽在此空度千年光阴,竟然在一天时间里就遇到了两批能闯过第一层天关的年轻人,有趣,有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