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你是帅/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批!听到老者口中的话语,我心里的震惊无法用言语来阐明,清醒过来后我连忙冲着老者问道:“老人家,您是说在我们之前还有一批人来到过这里?他们都什么穿着打扮?”

老者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后指了指桌上的棋盘,道:“下完这盘棋我就告诉你。”

见老者不肯再透露什么,我只能无奈的看了身后的众人一眼,商议了一会后,众人还是决定让我和老者弈棋,这样做的原因一是因为他们都没怎么下过象棋,二是我经常和姚九指下棋,虽然棋艺谈不上是什么大家。但也不是当初那个臭棋篓子了。

见大家已经决定好了,于是我深吸了一口气,心里略显紧张的坐到了老者的对面,可是我坐稳后打量了一下棋盘上的落子。发现老者代表的黑方棋子并没有什么差错,可是我代表的红方棋子里却唯独少了一个帅棋。

“老人家,我这边少了一个棋子呀。”看了会,我忍不住抬头向老者问道。

老者撇了我一眼,轻描淡写的道:“少了一个就少了一个,你没了帅,那我就将不了你的军,你反而是占了大便宜,小子,我也就明了告诉你吧,我生前乃七国第一棋圣,出道周游列国执棋136局未逢一败。如果按照常理来下,你是如何都下不赢我的,所以我才让你一筹。”

听老者说的有板有眼的好似确有那么一回事,但我敏锐的直觉告诉我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如果这老者真的有那么厉害的话,即便让我一个帅我也是赢不了的,而且按照老者的意思来看,先前慕容云三他们应该就已经来过这里了,根据现场并不打斗痕迹这一点来分析,慕容云三他们应该是顺利过关了,可无论如何我也不相信他们之中有人能下的赢七国第一棋圣,所以这棋盘里一定大有玄机。

想到这,我情不自禁的把目光对准了棋盘上那空空如也,本来应该有一个帅棋的地方。

“让你先手,快点下吧。”见我迟迟不肯落棋,老者不耐烦的说道。

此时被老者催促不已的我满头大汗。脑海里也空白没有一丝头绪,看我这副神情老者不屑的笑了笑,道:“拖延时间是没有用的,时间到了你们一样会死。”

老者的话磨灭了我心里最后一丝侥幸。正当我挠着头发想着要不要干脆和老者先下上一局的时候,脑海中却忽然闪过了一丝精光,接着我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一瞬间想通了许多,于是我站起身来,把手里的一枚棋子放回原处后,冲着老者笑道:“老人家,红方无帅,既然连统领大军的人都不在。那么这盘棋其实从一开始就是我输了,您干脆就放我们一马,别欺小子年轻呀。”

老者沉默了一会,随即哈哈一笑,道:“也罢,既然这个漏洞被你看穿了,那这第二层天关便算你们过了,年轻人不轻不燥。倒也难能可贵。”

老者说完后我心里才猛地一松,其实我之前也不过是试一试罢了,没想到破局之法还真就在这里,见状我连忙趁热打铁,对着老者问道:“老人家,现在我们既然已经通过了二层天关,那您是不是也应该告诉我,之前过去那批人的线索了。”

老者点了点头,也没有丝毫隐瞒,很干脆的就说道:“第一批人总共有六七个人,大多都是和你一般年轻,不过其中有一个戴着面具的年轻人倒是好生有趣,你知道他是如何过我这关的吗?”

听老者话语中的线索,我已经差不多能够确定他嘴里的那个戴着面具的年轻人就是江夏了,不过对于江夏他们的过关方法我还是感到了一些好奇,于是点头示意老者继续说下去。

老者哈哈一笑。随后指着我就说道:“他和你做的差不多,不过话里的意思可是大有深意,他告诉我说,帅不在他那。而是在后面的人里,让我慢慢的等着,你说这有没有意思呀。”

我闻言一愣,还没搞清楚江夏的意思呢,老者就从怀里掏出了一枚红色的帅棋,递给我后,道:“如今帅既然已经来了,那么我就把这枚棋子交给你,你要好生保管,日后会派上大用场的。”

老者的这番行为把我搞得有些摸不清头脑,但最后我也只能把棋子放进了怀里,老者见我收下棋子后才欣慰的点了点头,接着他指了指楼梯,道:“好了,你们走吧,接下来路还长。且要当心。”

虽然这老者是鬼,但他言语中的善意我还是能体会的到,于是我点了点头,但正想走时。不禁忍不住又看了看桌上那盏寂寥的古灯,还有四周那黑暗,仿佛万古长夜一般的墓道时心里莫名又有些触动,于是便冲老者问道:“老人家,您……”

老者似乎知道我想要问什么,所以他摆了摆手,毫不在意的说道:“在这里待了几千年,这些我早已经习惯了,所以再等一两年其实也没什么关系,你们走吧,日后会有重见的那一天的。”

我愣了下,随后感觉老者的话中大有深意。但我想了想还是忍住没问,带着众人走上阶梯后,走到一半时却忍不住回头又看了后方一眼,只见下面的那张矮桌上,一盏老旧的油灯依旧在释放着微弱的光芒,而老者背对着我,正用手摆弄着桌上的棋子,似乎在自己和自己弈棋。那单痩的背影在微弱的火光中显得尤为寂寥,但忽然间,桌上的烛火熄灭,老者。棋盘,矮桌都在一瞬间消失不见。

看着我忽然叹了口气,心中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些寂寥,老者在此的千年孤独,又有几个人可以体会的呢,他这样做恐怕为的就是赎罪,赎那个根本就赎不完,还不清的罪过。

“走吧。”正当我想着这些心事的时候,前方都墨兰忽然轻声对我说道:“刚刚那个老人家也说了,只要我们能够闯过九层天关,那么走到最后便会有人实现我们的一个愿望,到时候说不定我们能够用这个愿望来救大发。”

我点了点头,墨兰说的这个我同样也想到了,于是我深吸了口气,振作自己后便重新追上了金大发他们。

“这个老人家……说实在的感觉并不坏呀。”追上金大发后,金大发一边抽着防水背包里携带的香烟一边叹道。

我点了点头,并不是所有阴尸都跟细阳候和鬼仆一样,更多的则是慕容云三,蔣明君和老者这种有原则,有底线,更有人情味的阴尸,相比较而言,身为人类的彼得比它们要显得更可怕的许多。

“对了初三,你说那个老人家口中,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还一个债,一个欠了天下人的债,你说这个债究竟是什么呀?”金大发说完后想了想,又有些不解的问道。

我摇了摇头,因为老者口中的那个债份量太重了,让我不敢去轻易推测,如果硬要说做什么是能对不起整个天下人的事情,那也只有颠覆一国政权,挑起连年战乱的了。

但话又说回来了,秦朝之所以变成那个样子,除了秦始皇和秦二世残暴无道之外,也有很大的原因是怪赵高偷改秦始皇遗诏的,但锅都被这三个人给分完了,所以说回来也不关徐福和那个老者什么事呀,但他们为什么非要把这个错往自己身上揽呢?我想不通……

想到最后我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这个还是以后再想吧,现在我们还是想想怎么能闯过这个九重天关吧,不然性命都没了还去想那么多干嘛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