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夜/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内心有种触动,仿佛体会到了那种哀伤和不可思议,我不知道未来的我究竟历经了什么,甚至……我有些不敢去想。

缓了一会后,我终于清醒了过来,只是当我看到满地的陨铁面具碎片时却情不自禁的愣了一下。刚刚发生了什么?难道……我已经成功完成了考验?只是……那传说中的心魔劫居然如此简单?

身为第三层天关的考验,我感觉真相远不止我想的那么简单,可是如今陨铁面具碎了这是事实,而且我也从回忆中清醒了过来,不管怎么说,我应该通过了第三层天关的考验。

虽然很匪夷所思,但我知道现在不是纠结于这个的时候,所以我立马将目光放到了金大发和墨兰的身上,只是他们此时的状态有些诡异,他们脸上的陨铁面具在苍白的灯光下散发出一种诡异的气息,而且他们一动不动,仿佛是被点了定身穴一样,看似好像还没有从心魔劫中清醒过来。

于是我想了想,随后硬着头皮走到了墨兰的身边,接着我伸出手,便想把墨兰脸上的陨铁面具给摘下来,但是触碰到墨兰脸上的陨铁面具的那一瞬间,我仿佛是触电了一样,浑身一颤接着思绪也被拉到了某个未知的地方。

“兰儿……你明天便要出去完成自己的使命了,你怕不怕?”

此时。当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栋木质阁楼里,而这个阁楼虽然通体用竹子打造而成看起来别有一番风趣,但因为此时已经入夜,再加上屋内的灯光比较昏暗,所以让人心里有些发怵,而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我耳旁传了过来,我心里猛地一惊,回头一看才发现我身后的一张竹桌旁,一个面容枯瘦的老妪正借着桌上的油灯打着手里的一件毛衣,而她说话的目标,则是一个看似才七八岁,面容俊俏可爱的小女孩。

我怎么突然出现到了这里?我看着四周有种仿若隔世的错觉,而且……我面前的这一老一少又是谁?我疑惑的挠了挠头,可是心里面却又是一惊。因为……我虽然下意识的挠了挠头,脑后却没有丝毫感觉,这时我已经能够猜到些什么了,但是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我便走到了老妪的面前,随后忐忑的用手碰了一下她的肩膀,但我的手竟毫无阻碍的穿透了老妪的身体,看到这我不仅不害怕反而心里面松了口气,看来这只是一场梦而已,一场有关于墨兰的梦。

“不怕……”面对老妪的询问,坐在她对面的小女孩摇了摇头,只是嘴上说着不怕。小女孩的身体却在微微颤抖,从此足可见其言不由衷。

“诶……也真是苦了你了。”老妪叹了口气,随后用捻子把油灯里的火芯又挑起了一点,待火光稍微旺盛点后,她才继续打着手里的毛衣,叹道:“我们圣者部落自从那个厄运降临后,千百年来人丁便不断减少,这些年不少族人都出去找寻圣物。却连一个回来的都没有,也不知道他们是死在外面了,还是遭遇了什么意外,再这样下去,我们圣者部落可就要灭种了。”

“奶奶,您别担心,兰儿出去后一定能把圣物给带回来,再把那些婶婶伯伯们给找回来。”还是个孩童,本该和同龄人一样无忧无虑的生活的墨兰此时却抬起了一张小脸,虽然年幼的她还不懂一个人外出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但脸上却依旧刻满了坚定。

“睡吧,不早了。明天我把这件毛衣打好后,你就带着吧。”老妪叹了口气,随后便对着一旁的墨兰说道,乖巧懂事的墨兰点了点头,接着就跑到阁楼上去睡了。

墨兰走后,灯光下,老妪的身影显得格外的单薄孤独,而略显昏暗的室内也透着一股让人心里有些压抑的气息,老妪静坐在竹桌旁,仿佛想要连夜把这件毛衣给打好,当夜渐渐深了,老妪还低着头,以至于让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只是最后两滴浑浊的老泪忽然滴到了毛衣上,随之而来的则是老妪那充满着无奈的哭腔:“兰儿……别怪奶奶……这是你的命呀。”

当老妪说完这番话后,眼前的一切便开始模糊,接着我又出现在了一片绿野之中,视线中也出现了老妪,墨兰以及一辆牛车。

简单的吩咐了一些话后,老妪便装作若无其事的塞给了墨兰一个小布包,依照我的推断里面应该是些衣物,钱之类的东西,而墨兰虽然眼眶微红,但依旧假装坚强的点了点头,当墨兰紧紧抱着那个小布包,坐着牛车缓缓和老妪告别的时候,我鼻子不禁有些酸,因为我没想到,墨兰的前半生竟然过的这么酸楚,甚至在我还在奶奶的怀里撒娇耍赖的时候,墨兰便已经肩负一族的使命被迫独自外出了。

只是我有些不懂,这种事情为什么要交给墨兰这种七八岁的小孩子。只是从老妪深夜中最后一句满含深意与无奈的话语中,我多少能够看出有一些隐情在里面。

之后我默默跟着墨兰,看着她坐着客车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接着又坐着火车前往另一个陌生的城市之中。她没有目的,犹如孤魂野鬼一般的在他乡游走,深夜我无数次见到墨兰无助的坐在花坛哭泣,只是当有陌生人路过时。她便又飞快的擦汗了自己的泪痕,因为年纪小,所以她也经常被那些无良商贩所压榨,以至于原本还算充裕的盘缠也迅速所剩无几。每当我看到类似的场景时都怒不可遏的冲上去想要把那些无良商贩给狠狠的揍上一顿,但犹如鬼魂般的我最后却只能看着墨兰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渐渐的,我只能接受自己的处境,当墨兰哭泣时,我默默的坐在她的身旁,虽然这并不能改变什么,但我想让墨兰看起来不那么孤独,可是我知道,我这个小小的愿望,在此时也是一个奢望,到了最后,我和墨兰都仿佛是孤魂野鬼一般。在一座座无论如何也融入不进去的城市里游荡,渐渐的,墨兰的盘缠所剩无几,最后,甚至只能在深夜在垃圾桶里翻找食物,每当我看到这副场景时都有一种想哭的冲动,甚至我很遗憾,遗憾当时不能出现在墨兰的身边,不然她儿时也不会过的这么惨,惨到想哭的时候都只能捂着嘴哭泣。

当墨兰的钱仅够买一张车票的时候,穿着打扮犹如乞丐般的墨兰在购票大厅里犹豫了许久,最后才买下了一张通往洛阳的车票,在火车上,被众人嫌弃的墨兰坐在地板上,双手抱膝把自己缩成了小小的一团,当火车终于抵达洛阳的时候,墨兰才拎着她那早已变得脏兮兮的小布包,踏往了充满未知与陌生的洛阳。

这时的洛阳是冬天,大雪如鹅毛一样从天空纷落而下,这原本极美的场景,落在墨兰的身上却像一个悲剧,一个斥问命运的悲剧,当身上已无分文,在凌晨五点多依旧坐在路边路灯下,怀抱着双膝在大雪中求得一丝安眠的墨兰熟睡时,我依旧如往常一样陪伴在她的身旁,虽然我什么都做不了,但在梦境中我早已习惯了这样,可是当路边走过一个摇摇晃晃的宿醉男子时,我的心里猛地一突,随后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浮上了心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