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梦解/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洛阳这个大雪纷飞的凌晨,此时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那段深夜,昏黄的路灯下,这个醉汉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墨兰的身旁,这时我知道情况不妙,所以下意识的挡在了墨兰的身旁,但这一切都毫无意义,醉汉越过了我的身子,随后径直走到了墨兰的面前,接着他举起头。捏着墨兰的下巴便打量了墨兰一眼,还在睡梦中的墨兰迷迷糊糊的哼哼了几声,同时也露出那虽然有些脏,但已经显露出几分未来的那绝美容貌了。

醉汉发出一阵怪笑,接着他转头看了眼四周,发现这时的大街上还一个人都没有,于是好似得到了底气一般,他猛地抓住墨兰的脖子,接着便想要把墨兰拖到不远处的一条昏暗小巷里。

惊醒的墨兰立马发出了一连串的惊恐叫声,但因为被醉汉捂住了嘴,所以这一连串的求救声也变成了呜呜声,此时已经被愤怒和惊恐冲昏头脑的我猛地向醉汉扑了过去,但却摔倒在了雪地之中,感觉不到寒冷,也感觉不到痛楚。

看着墨兰即将被拖入那黑暗的小巷之中,墨兰惊恐的眼神犹如一堆烈火一般在灼烧着我的内心,我大吼一声,不顾一切的爬了起来,接着向墨兰冲了过去,可是我的行为是徒劳的,看着哭泣无助的墨兰,我的眼泪一瞬间便涌出了眼眶,一时间温热的液体从我脸上划过,我愣了下,随后仿佛知道了些什么。便重新向那醉汉冲了过去。

此时的醉汉正把墨兰抵在一堵墙上,一双粗糙的大手还在撕扯着墨兰那单薄的衣衫,看到这我更是怒不可遏,紧接着用上全身力气,狠狠一拳便打在了醉汉的脸上。

这一拳力量极大,不仅把醉汉打飞出去,还让我的手鲜血淋漓,倒在地上的醉汉吐出一口掺着几枚牙齿的鲜血,一双眼惊恐不安的冲四周看去,仿佛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打了他一样。

看到这我还有些不解气,冲上去对着醉汉的脸便又是狠狠的揍上了一拳,醉汉发出一声惨嚎,接着一边大喊有鬼,有鬼,一边惊恐的从地上爬起,向小巷深处跑了过去。

本来我想继续追下去的,但是当听到身后墨兰的哭声后便身形一顿,接着便轻轻的走到了墨兰的身旁。

墨兰此刻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膝盖正惊恐不安的抽泣,我轻轻的蹲在她的面前。接着摸了摸她的头,但墨兰犹如受惊的小鸟一样连忙躲了开来,看到这我先是一愣,随后轻声安慰道:“别怕……没事了。”

“你……你是谁……”墨兰把头埋在腿间,听到我的话语后胆佉的露出了半个脑袋。同时问道。

我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告诉墨兰我的身份,而是等她情绪稳定一点后拉起了她的小手,墨兰这次没有抗拒,任由我把她拉出了小巷,接着我坐在路边,把墨兰搂在了我的怀里,并轻声道:“没事了……没事了。”

墨兰惊魂未定的将头埋在我的怀里,仿佛是一只刚刚离家便遭遇风暴的雏鸟一样,过了许久。她才抬起头,用那张满是泪痕的大眼睛看了看四周,道:“大哥哥……为什么我看不到你呀?”

看不到我?我先是一愣,随后想了许久,才笑道:“哥哥一直在你的身旁,你看不到我,是因为未来我们有一天终会相遇。”

“未来?那一天……远吗?”墨兰佉生生的问道,只是言语中充满了期待。

“不远……很快我们就会见面的。”我笑了笑,随后把怀里的墨兰又搂的更紧了些,道:“睡吧。这次有我在你身边。”

墨兰点了点头,接着就乖巧的闭起了双眼,只是那微微跳动的眼睫毛却揭露了她那小小的谎言,我并没有去揭破,只是静静的搂着墨兰,好似想偿还这么久以来一直亏欠她的陪伴一样,渐渐的,黎明破晓,四周开始出现了许多的行人,而行人们或好奇,或厌恶的看了路边的墨兰一眼,但无论他们神情如何,最后也都是匆忙走开,与此同时,远处的馄炖铺也已经开了张。那浓郁的香气化作一股白烟向我们袭来,我怀里的墨兰抽了抽鼻子,却什么话都没有说,我怜惜的抱着怀里的墨兰,一时间心里却满是愁云。

如果我走了,真不知道墨兰又要流浪多久,虽然不知道墨兰是如何认识我爷爷的,但我都希望这一天来的越早越好,不然……我怕我没有时间了。

正当我想着怎么办的时候,远处的馄炖铺外却走来几位身着华衣的中年人,为首的中年人我看着很眼熟,好似在那里见到过,当我凝视他那张脸许久之后,却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一个人――我爷爷!

看着他那张脸,虽然和以前我所见到的爷爷差别很大,但眉宇间的那股感觉却让我颇为熟悉,终于,当北风吹来他们的谈话时,我终于能够确定,那就是我的爷爷!

“张爷,最近江家的江老爷子寿辰将至,你看看是不是……”

“我知道了。”

一句简简单单的对话,却印证了我心里的猜想,我心中此时可谓是狂喜不已,这就好比是瞌睡来了枕头,于是我轻轻的把怀里的墨兰给抱了起来,接着面对她的疑惑,我轻声道:“哥哥去给你找个朋友,以后你就跟着哥哥的那位朋友生活,他会教你如何去寻找你们部落的圣物,你跟他在一起后,再过不久也会见到我的,答应我,好不好?”

墨兰愣了一下,随后用手四处摸了摸,当摸到我的脸后,墨兰轻声问道:“哥哥,你叫什么呀?”

我摸了摸她的脑袋,还是忍住了告诉她我的名字的想法,最后我摇了摇头。道:“以后你就会知道的。”

说罢,我就放开了墨兰,接着我跑到中年时期的爷爷面前,而爷爷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脸警惕的向我这个方向看了过来。但我没有管那么多,冲到他的身旁后便说道:“爷爷,帮我照顾好那个小女孩。”

听到虚空中忽然传来的声音,除了我爷爷外另几人都吓得不轻,而我爷爷此时神情似有些激动。颤声问道:“你……你是谁?……”

我想了想,便决定告诉爷爷我的身份,于是便轻声说道:“我是张初三……麻烦您了,帮我照顾好那个小女孩,虽然这只是一场梦境。但我还是想说……爷爷,早点回家吧。”

爷爷颤抖着嘴唇,眼眶似乎也有些湿润,但他嘴唇颤抖了会,还是忍住没再说些什么,最后只能点了点头,接着他扭头看了眼不远处的墨兰,惊叹道:“好俊俏的女娃娃。”

接着爷爷想了想,问店家要了碗馄炖后,便笑着向墨兰走了过去。

看到爷爷的背影,我一时间眼眶有些湿润,一是我的心结终于被解开,即便现在走也没了什么遗憾,二是因为我已经分不清这是一场梦,还是曾经发生过的现实了。

正如同蝶梦庄周。谁知道是庄周做梦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做梦变成了庄周呢?

正当我心里感慨的时候,眼前的场景忽然一阵扭曲,变形,接着我就出现到了墓道之中,而眼前的墨兰依旧戴着陨铁面具,只是一声轻响传来,墨兰脸上的面具出现了一丝裂纹,接着便犹如蜘蛛网一样破裂,随后掉落满地。

而没了面具的墨兰,如雪般细腻的脸上则多了几道清澈的泪痕,她呆呆的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不可置信,但更多的则是一种扰乱其多年的问题被解开后的如释重负,坦白的说,看到墨兰的眼神,我心中有些慌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