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 夜深了/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还想再骂些什么的小乞丐愣了下,随后连忙把地上的老人搀扶而起,接着一老一少便往村外缓缓走去,途中雪路颠簸,小乞丐一边努力想把老乞丐的身子搀的更舒服点,一边向老乞丐说道:“爷爷,以后我一定会赚大钱,到时候我带你去城里,天天吃烧鸡,顿顿有酒喝!”

小乞丐天真的话语似乎触动了老乞丐,老乞丐乐呵呵的笑了两声,道:“行,爷爷等着,等你带爷爷上城里享福……”

看着这一老一少的背影,我情不自禁的叹了口气。看金大发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我还真没想到他的童年经历竟然也是这般的惨。

距离村子不远有一个残破的城隍庙,这城隍庙的墙已经倒了一面,掺杂着雪花的北风呼呼的将寒风送进这个小小的城隍庙里,而城隍庙里则有一点微弱的火光,只见一堆被寒风吹得有些可怜兮兮的火堆旁,这一老一少的乞丐依偎在了一起,而小乞丐更是不停的看着身旁的老乞丐,似乎生怕对方一觉睡过去就再也醒不过来。

“爷爷,你冷吗?”见老乞丐额头滚烫。小乞丐正想脱掉身上那又脏又破的棉袄,却被老乞丐给制止住,随后老乞丐强撑着半坐了起来,接着他把小乞丐的头放到了自己的怀里,虚弱而又充满慈祥的说道:“爷爷不冷,有大发在爷爷身边,爷爷暖和。”

随后老乞丐想了想,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随后他把小乞丐额头前,那犹如干草一般的头发拨正。接着语重心长的说道:“大发,我知道你恨你爹,但你爹是有苦衷的,他是不得已,才不管咱们爷俩的。”

怀里的小乞丐这一次并没有如以往那样反驳,只是静静的将头埋在老乞丐的怀里,而老乞丐摸着小乞丐的头,道:“你爹是被坏人追杀嘞,他是为了不连累我们爷俩,才偷偷的走的。”

“追杀我爹的人是谁?”小乞丐抬起了头,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中满是不解。

“当初,这天下还是元蒙的天下,汉人被异族大肆屠杀,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一时间中华大地齐齐失声,让天地都为之变色。”老乞丐叹了口气,随后犹如讲述一个故事一般,继续道:“那时道家下山救民于水火,可是元蒙势大也是以卵击石,而佛家的那群人干脆隐世而居。不问世间的疾苦,为了让元蒙的朝廷垮台,为了让汉人自己当家做主,这时站出来了一群人。”

“什么人?”已经被故事所完全吸引住的小乞丐睁大眼睛好奇的问道,以至于忽略了他面前老乞丐脸上。那仿佛回光返照一般不正常的潮红。

“一群英雄,他们原是被人唾弃的草莽,也是官府恨不得将之歼灭的蛀虫,可是在华夏生灵涂炭,无人能站出来为汉人扛起一片青天的时候,他们站出来了,他们跑到元蒙的老巢,也就是成吉思汗的墓里,把支撑元蒙气运的龙脉给凿断了,此事一发元蒙震怒。发出金鹰令,派出无数元蒙杀手,终生以清剿那些大英雄为自己的使命。”说到这,老乞丐又是一叹,道:“经过无数年的追杀,那些大英雄的后人已经越来越少了,而他们的传承更是险些断绝,可惜呀,他们在中华最危难的时候站了出来,可如今他们式微的时候。却无人肯出来庇护他们,何其悲也!”

“但……这又跟我爸有什么关系呢?”小乞丐挠了挠头,一脸不解的问道。

“因为……你爸爸也是大英雄呀。”老乞丐怜惜的摸着小乞丐的脑袋,虽然说了一句满含深意的话语,但是听到这里的我心里却猛地一震,因为老乞丐的话语中,那所谓的一群大英雄明显就是卸岭一脉,难道……金大发的爸爸就是卸岭一脉的传人?

夜渐渐深了,爷孙俩的谈话也渐渐进入了尾声,他们面前的火堆发出微弱的火苗,不时还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炸裂声,而躺在老乞丐怀里的小乞丐忽然睁开了眼睛,接着他看了眼禁闭双眼的老乞丐后,忽然贼兮兮的跑出了房门,向不远处的村落溜了过去。

看到这我愣了下。随后立马想起了什么,可是我刚准备追过去,身体便被一股无形的阻力给拦住了,我无力的看着渐渐远去的金大发,这还是梦境中第一次出现了阻碍力,让我想帮金大发都不能帮。

夜渐渐深了,远处的小路尽头忽然出现了一个一瘸一拐的人影,等这个人影逐渐靠近,我借着城隍庙内微弱的火光发现来人正是金大发。

只是金大发如今的模样有些凄惨,他手心里紧紧捏着一个黄色的药包。而脸上更是鼻青脸肿的,尤其是鼻子还不时流出鲜血,只能不断的用袖子擦拭,以至于擦的整个脸上都是血污,看着金大发那有些可怖的面庞。我内心感到了一阵酸楚。

可当他走到城隍庙门前的时候又犹豫了一下,随后蹲在地上抓了一把雪,糊在自己脸上就开始洗了起来,把脸上的血污稍微祛除一点后,金大发一边向庙里面走,一边笑道:“爷爷,我回来啦,这次我把药给你带回来了,那死郎中抱着他婆娘睡的跟猪一样,我都拿药走到门口了他才反应过来。不过他一看就是副短命相,打人都软绵绵的没力气,爷,爷爷?……”

此时看模样才年仅七八岁的金大发说着与之年龄毫不相符的话语,但当他看到蜷缩在干草堆上,面对他的呼唤没有一丝反应的老乞丐后,手中的药包却掉落到了地上,接着金大发扑到老乞丐的身上,用手探了探老乞丐的鼻息后,才猛地发出了一阵悲痛欲绝的哭嚎声。

金大发的爷爷终究还是死了。身上病痛交加的他倒在了这个雪夜之中,我看到这副画面下意识的掏了掏裤兜,但发现并没有烟后才不由苦笑一声。

此时的我真希望在金大发身上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梦,等梦醒来了,那梦中的一切也就能忘了,可是墨兰的事情告诉我,这并不仅仅只是一场梦,而是曾经真实发生过的事情,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不如人意。

金大发抱着老乞丐的尸体足足哭了一夜,一直哭到没了力气,只能发出微弱且充满无助的哼哼声,而我也在一旁默默的看了一夜,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才看到了金大发一直以来都没有流露出的无助。可能也就是这一次的经历,成就了以后那个嬉皮笑脸,没有正形,但却韧的像块牛皮似的金大发,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件事虽然让金大发快速成长了起来,但也成了他心中一个耿耿于怀的心魔劫。

第二天一早,不远处的小村庄里传来了一阵阵鸡鸣,许多人家都已经起了床,开始准备清晨的早饭。缕缕炊烟升起,在浩瀚碧蓝的天空缓缓消散,就连那冷酷的雪,似乎也不忍在此刻打扰众人的心情。

可惜,和远处一片祥和的村庄不同。城隍庙里的幼年金大发却在经历着一生中最为痛苦的事情,他抱着早已冻僵的老乞丐,红扑扑的脸庞在一夜的寒雪中也挂了点冰霜,当听到鸡鸣声的他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眼不远处的小村庄时,这次他眼中没了憧憬。也没了以往的希望,而是充满着一片死气沉沉,就仿若在看待一个,和自己毫无关联的事情一般。

受了些感触的我抬起头看了眼头顶上的青天,心中却难免有了些疑问。上天,是否真的对一些人太过不公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