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过关?/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能跑。”我推开了金大发的手,随后一脸凝重的说道:“如果墓主想害我们的话,在前三层的时候就已经下手了,现在突然出现这些死尸甲士,目的就已经很明显了,这就是第四层天关的考验,我们过去了,就能去第五层。往后跑你能跑到哪里去?还不是等死?”

金大发愣了下,但还是停住了脚步,不过即便如此他的脸也苦的能滴出汁,道:“可是这么多的阴尸,我们没多大的胜算呀。”

我凝神向远处看了一眼,只见这一小会过去,灯光所能照到的地方都是攒涌的人头,虽然数量很多,但那些鬼甲士步伐并不算快速,仿佛不怕我们跑掉一样,见此情形我更加确定,这些鬼甲士就是第四层天关的考验。

不再犹豫的我抽出了身后一直背着的水下步枪后,冲众人说道:“先把子弹打空,等下我和墨兰以及金大发在前面打头阵,徐老你和彼得就在我们身后寻找机会。”

说是寻找机会,但明眼人都知道这是我想庇佑彼得和徐知海才这么说的。而已入古稀之年的徐知海并没有逞强,拿起步枪后就静静的待在了一旁。

见众人已经准备好了,我深吸了口气,随后举起步枪就对不远处的甲士群开起了火,一时间墓道里枪声大作,来回荡漾的枪声险些把我的耳膜给震破,但这些枪口喷吐而出的子弹并没有对那些甲士造成什么伤害,要么就打在铠甲上发出一连串的火星,要么就干脆打到了天花板上,也只有面部中枪的鬼甲士,才会头颅炸碎随后倒在地上。

见己方被攻击,那群鬼甲士并没有继续当一群移动缓慢的活靶子,反而把上下鄂张到一个耸人听闻的地步后,速度猛地一加快便向我们冲了过来。

看着鬼甲士那几乎能容纳两个拳头的大嘴,我头皮有些隐隐发麻,连耳旁都似乎能听到它们所发出的无声呐喊,在快速且不计成本的射击下,子弹犹如流水一般迅速倾泄一空,本就没带多少子弹的我们打完子弹后干脆把手里的枪往地上一扔,接着抽出自己的刀具就迎着鬼甲士群冲了过去。

可是我刚跑两步。一旁的墨兰就拉住了我,随后掐着我的衣领寒声道:“这次不准再用灾血,不然我就一个人冲。”

说罢,她就扭头和金大发一起冲了过去。听到墨兰那坚定的话语我心里苦笑了一声,但嘴里却有些苦涩,如果能把他俩活着带出去,我宁愿再用两次灾血。

摇了摇头,我把这些念头耍出了脑袋,接着便握着禾刀向近在眼前的鬼甲士群冲了过去,在墓道这种狭小的空间里,禾刀这种类似于武士刀一样的长型武器的优势就发挥了出来。一脚把一个扑向我的鬼甲士给踹到一边后,我挥舞起手中的禾刀,向一名鬼甲士的脖子砍了过去,鬼甲士那腐朽的颈椎根本无法抵挡禾刀的锋锐,直接被一刀削飞了头颅,看到这我心里松了口气,看来这些鬼甲士并不强大,唯一能称得上危险的。也只有它们手中那长长的秦戈,和有些让人头皮发麻的数量了。

但秦戈有个非常大的缺点,就是如果快速冲到它们面前的话,那秦戈那长长的枪杆就反而成了负累,以至于让我们展开了一边倒的屠杀,虽然是一边倒的屠杀,但因为鬼甲士的数量太多,而且人的体力并不是无限的,所以在高强度的战斗中,我们的体力也犹如开了水闸一样迅速减少,当再次把面前的一个鬼甲士削掉头颅后,金大发往后退了两步。气喘吁吁的说道:“这鬼东西的数量也太多了吧,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杀完呀。”

“别抱怨了。”墨兰的额头上布满了一层密汗,但她扭头呵斥了金大发一声后,道:“这些阴尸的实力很弱。只要我们坚持会,就一定能过关的。”

话虽然这么说,但我扭头一看,发现墨兰持刀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看似也已经快到了极限,其实不止是墨兰,此时我的手腕也是又酸又痛,又好几次挥刀的时候都差点把禾刀给甩出去。但看看远处的鬼甲士,数量多的依旧有些让人绝望,就在我们即将支撑不住的时候,徐知海忽然也抽出了自己身后的刀具,把金大发推到一旁后,道:“小伙子,你先去休息一会,我帮你顶顶。”

金大发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看到徐知海那娴熟的刀艺后,也就乖乖坐到一旁去恢复体力了。

此时的我不禁有些侧目,没想到徐知海虽然年已古稀。但年轻时练就的好武艺还没有忘却,而且看他挥刀时产生的阵阵刀风,连身子骨好似也非常硬朗,倒是让人有些刮目相看。

又坚持了一会后,彼得也主动上来替换我,本来我还有些不敢让彼得过来,毕竟他万一出了个三长两短,那金大发也得跟着他陪葬,但他冲上来一拳把一名鬼甲士给击飞还顺就压倒了俩,完事后还冲我笑道:“我从十三岁时便开始健身学习跆拳道,即便是用刀剑也不见得会比你差,你就放心吧。在得到长生药前,我是不会死的。”

见彼得显现自己的实力,着实把我吓了一跳,但我没有过多的犹豫。出刀斩下一个鬼甲士的头颅后,就飞快的退后把位置让给了彼得,但坐在地上休息的我心里却并不轻松,没想到彼得除了计谋过人外。连武力都这么强,如果不到了这种关键时刻,恐怕他还会继续隐瞒自己的实力,但这也恰恰让我有些忧心。真不知道彼得的身上还藏着多少底牌,多少秘密。

休息了会,恢复些体力的金大发便顶上了墨兰,在我们五人的轮番替换下。那些行动笨拙,且没有丝毫灵智的鬼甲士只能被我们一点点的蚕食殆尽,尤其是因为墓道狭小,让它们的数量优势无法发挥出来,当远处的灯光下,那些鬼甲士终于出现了尾部的时候,我便知道胜利的曙光已经来了。

当杀掉最后一个鬼甲士的时候,金大发不顾地上满是残骸,一屁股坐在墙边后,道:“累死老子了,要不是我们人多,还真得被它们活生生的磨死在这。”

我点了点头,虽然握着禾刀的手在剧烈的颤抖,但无论如何我们也好歹突破了第四天关,但看着这满地的尸体,我忽然有些疑惑,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这第四重天关应该没那么容易才对,这些鬼甲士虽然数量繁多,但因为种种缺陷也就注定了只要来到第四重天关的人数多于三人,便能够有机会度过第四重天关,可是……事情会有那么简单吗?

想了想我自嘲的笑了笑,经过了一路上的经历,我的神经难免崩的太紧了一些,这第四重天关虽然看似不难,但对人数和个人的武艺也有着很高的要求,所以我可能是太疑神疑鬼了,总把事情往坏的方面想……

坐在地上后,我打开了水壶,递给一旁面色有些苍白的墨兰后,道:“喝点水休息休息吧。”

墨兰因为持续性的高强度战斗,所以接水壶的双手都有些颤抖,看着她双手夹着水壶喝水的模样我忽然有些心疼,情不自禁的便伸出手,把墨兰额头上几缕因汗水而粘在一起的发丝给拨正,但就是这一小小的举动,却让我二人都愣住了。

“滋滋……滋滋……”

就在我刚想抽回手的时候,从黑暗的墓道深处,忽然传来了一阵物体摩擦地面的滋滋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