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鬼船/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初三!”看到铜甲尸即将砸下铁拳,不远处的墨兰撕心裂肺的大叫了一声,随后向我冲了过来。

这一声呼唤犹如春雷一样惊醒了我,我一个懒驴打滚,结果刚翻到一旁身旁就传来轰隆一声巨响,溅起的石屑把我的脸打的生疼,接着我趁着铜甲尸还没有收回拳头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正要跑时铜甲尸却又一拳向我拦腰挥来。

这一拳力道极大。甚至我都能听到那阵阵拳风,被吓得惊魂未定的我下意识的蹲下了身子,让这一拳从我头顶划了过去,可是在拳头就要砸到墙壁的时候,铜甲尸却猛地一收拳头,这个举动让我为之一愣,再联想到之前铜甲尸在即将撞到我们的时候,为了不撞到墙壁而生生放过我们时,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逃过一劫的我从地上爬起来后,心里却在不停的琢磨一件事情,和前来救我的墨兰汇合后,我们五人便重新向通往第四层船舱的楼梯口冲去,但就在我们越过楼梯,来到第四层的时候,下定决心的我却忽然停住了脚步。

“初三,你怎么不跑了?”察觉到我的异常。金大发也停下了脚步,并气喘吁吁的问道。

“我想到了一个主意,想要尝试下,你们先走吧,如果我失败了的话,应该也能拖住这铜甲尸一会,你们就趁机逃到第五层船舱里去,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铜甲尸是不会越界的。”我想了想后,眼神坚定的看着金大发他们说道。

“你在傻什么?这铜甲尸不用灾血是不可能杀死的,之前你的办法不是挺好的吗?多来几次我们不是没有机会逃到第五层船舱里去。”金大发愣了下,随后就想上来把我拉走,但听到楼梯下,铜甲尸那暴躁低沉的吼声时我还是摇了摇头,如果五个人都跑的话,那我们绝对不可能跑到第五层去的,这铜甲尸和鬼甲士也不一样,并不是傻子,而是有些灵智的人造怪物,相同的办法用一次就好。用两次那绝对是自己找死。

“墨兰姐。”见我倔强,金大发将目光对准了墨兰,似乎想让她劝说我一样,但墨兰想了想。随后转身看向我,问道:“初三,你确定你要留下来?”

我点了点头,毕竟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还可以不顾一切的动用灾血,所以并不是毫无生路的。

“大发,你们走吧。”墨兰点了点头,接着转身看向一脸呆泄的金大发。道:“我留下来帮初三,你们三个先走吧,到时候我们会和你们汇合的。”

呆泄了片刻的金大发忽然苦笑一声,接着他摇了摇头,语气颇为苦涩的道:“算了,既然你俩要留在这里,那我也陪你们吧,我们三个这一年来都是一起行动的。所以要么死在一起,要么一起回洛阳,除此之外没第三条路。”

“你们……你们在搞什么!”一旁的彼得可能是有些受刺激了,所以他非常恼羞成怒的看着我们,道:“行,你们就留在这里一起死吧,我不陪你们玩了,你们不走我走!”

说罢,便一人向远处跑去。

“诶呀,身子骨老了,跑不动了,我也留在来陪陪你们年轻人吧。”徐知海一边蹲在地上。一边揉着双腿,神情中并没有丝毫负担,仿佛生死对他而言只是一件小事罢了。

“徐老……你……”我看了看徐知海想要说些什么,毕竟和墨兰他们不同。徐知海完全没有必要来陪我们一起冒风险。

“别说了。”徐知海摆了摆手,并扭头冲我笑了笑,言语中也颇为轻松:“跟你来了一次东海,也把困扰了我几十年的心结给解开了,现在的我只想下去陪陪我的老伴,孩子,和那些老弟兄,但你既然有恩于我。那么在你离开前我还是会尽量帮助你的,哪怕死了,我们也人情两清,这笔生意是老头我赚了,所以你也就不要再说些什么了。”

我点了点头,把想说的话放在了心里,听到已经近在咫尺的怒吼声后,我示意墨兰和金大发到一边去。接着我在他们疑惑的眼神中忽然跑到了楼梯口,而这时刚要从楼梯口出来的铜甲尸显然是没预料到会突然窜出个人来,所以一时间也是愣的不轻,趁此机会我狠狠的打了它一巴掌。但犹如打到一块铜锭上一样,丝毫卵用没有还把自己的手拍的生疼。

我不确定这铜甲尸还有多少灵智,但看到我的行为后它发出一声怒吼,把我的耳膜都震的有些发鸣,极大的愤怒让它那犹如两块浑浊晶体一般的眼中摄出一阵精光,接着它大手一挥,而早有准备的我则立马蹲在了地上。

铜甲尸这一击失败后,我也站起身来向后跑去,在离身后的墙壁还有些距离的时候,我突然顿住了脚步,接着颇为挑衅的向不远处的铜甲尸勾了勾手指,而铜甲尸看到我的动作后犹如一头愤怒的公牛。它低头头颅,犹如一只露出锋利犄角的犀牛,接着它猛地一踩地板,把坚硬的青石地板踩出了一个大坑。整个人也犹如火箭一样向我冲了过来。

看到这我知道我已经成功了一大半,在铜甲尸即将撞到我的时候,我猛地把头顶的灯光给关闭,整条墓道里顿时漆黑一片。而关灯的瞬间我身形一闪,随后只听轰隆一声,没过多久我就听到了铜甲尸的惨叫。

铜甲尸的惨叫颇为渗人,以至于让我立马打开了灯光。在灯光下,只见我身后的墙壁被铜甲尸撞出了一个大坑,但非常骇人的是,从破裂的墙壁缝隙中流出了许多鲜红的鲜血。而沾染上了这些鲜血的铜甲尸发出一阵非人的惨嚎,那犹如坚铁般的身躯也犹如热化了的巧克力一样,化成了软软的一滩……

这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地板上就只剩下一滩有些恶心的血泥了,看到这我胃里有些翻涌,看到破碎墙壁缝隙中的鲜血时也有些毛骨悚然,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能把不可一世的铜甲尸给轻易抹杀掉?这种实力……简直不可想象!

“还,还真成了……”之前被我吩咐好,蹲在一旁并关上灯的金大发等人此时都重新打开了灯光,只是众人的表情都很凝重,看着那堆肉泥都有些被震惊的意味。

“这墙壁上的血液到底是什么东西?简直有些邪门呀……”沉默了会,金大发看着依旧在流血不止的墙壁低声说道,在灯光下,他的脸上充满了忌惮以及……恐惧。

“不知道。”我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摇了摇头,虽然从之前铜甲尸的行为中我知道这墙壁可能有些不正常,但没想到这何止是不正常,简直就是邪异!

“这恐怕已经不止是一艘普通的沉船了。”墨兰看了半饷后摇了摇头,道:“现在……叫它鬼船比较恰当一点。”

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这确实能称得上是鬼船了,看着那流血的墙壁,这整艘龙船都仿佛是有生命了一样,简直让人从心底就产生一股恐惧感。

“幸好我们当时没带炸药。”金大发咂了咂嘴,苦笑道:“这要是真带了炸药,恐怕炸药引爆的瞬间我们就已经死了,说真的,就算我倒的斗不下于一百个了,像这么邪异的东西我还是第一次见,甚至……我有些害怕了。”

“走吧。”我深吸了口气,如果再在这里看下去的话,说不定众人会动摇,于是我想了想,道:“无论如何,这里也不会是一个死局的,这墙壁,其实就是这第四层天关的一条生路所在,发现了这一点,打败铜甲尸就并不难,这里与其说是一个墓,不如说是一个养蛊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