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魔图花/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大发露出了一脸沉思的神情,随后他才笑了笑,道:“没看出来这个墓主还挺又人情味的,居然对自己人都不手软,也真够可以的。”

对于金大发的看法我有些不同的意见,便摇了摇头,道:“其实话又说回来了,死对它们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千年来在这墓中没有人陪伴,如果不是有大信念的人谁能坚持下去?所以墓主人这样做,又何尝不是给了她一个解脱。”

金大发沉默了一会,半饷他耸了耸肩,道:“无所谓了,反正我们此行的目的很单纯,我们不是圣人,也拯救不了那么多人,所以此行我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把咱仨给完完整整的带回去。”

听到这我愣了下,随后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彼得的脸色,结果发现彼得脸色不是很好,但忍着没有说话时我心里一阵暗爽,虽然大部分的时间都斗不过彼得,但看看他吃瘪还是很能安慰我的。

在墓中我们休息了很久,等墨兰的脸色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的时候。墨兰才主动站起身,道:“行了,我恢复的差不多了,该走了。”

我看着墨兰行动依旧有些艰难不禁有些担忧。便道:“要不再休息会吧,我担心你……”

“没事。”墨兰倔强的摇了摇头,道:“在这里没有血袋,我们的食物和水也已经用的差不多了,我这个身体最多也就恢复这个样子,即便再休息也于事无补了,还不如趁早出去。”

“墨兰姐,我扶着你吧。”金大发看着墨兰的脸色忍不住说道,但墨兰摇了摇头,道:“没事,我还没虚弱到那种程度。”

见墨兰坚持,我们也就只能依着她了,但为了墨兰的安全金大发还是和我走到了队伍的最前列,面对这种安排墨兰低着头也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整理了一番装备后,我们便踏上了前往第六层天关的阶梯,这次大家都凝重了许多。经过墨兰的事情后,众人也都明白了九层天关层层不易的事实,甚至毫不客气的说,能够来这九层天关并至今安然无恙的走到这里的人。在洛阳同辈之中不多,甚至很有可能只有我们三个,当然了,有慕容云三和总参协助的江夏他们不算……

来到第六层天梯后,我们刻意在楼梯口静静的听了听第六层天关的动静,但站了一会后眼前漆黑的墓道里静悄悄的没有丝毫动静,于是我们便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可还没走两步呢。只听砰砰砰一阵轻响传来,从墓道两侧的墙壁上亮起了一团团绿色的火焰,随后一直蔓延到墓道的尽头,一时间整条墓道都绿油油的格外诡异,我向两侧定睛一看,才发现墙壁上居然挂着一盏盏油灯。

这种诡异的情景让我们一时间不敢轻举妄动,我给了其他人一个待在原地的手势后,就漫步到一盏油灯的下方细细打量起来。

只见这油灯的灯台被雕刻成了金蟾托顶。金蟾张开的嘴巴则是呈放灯油的灯盏,在灯盏之上一根长长的火芯露出,还在燃起一股绿色的火苗,看起来异常的邪异。

“初三让我来吧,我对这方面的东西了解的更多一点。”金大发走上来后径直说道,而我并没有逞强,退让到一旁后就让金大发研究起来了,毕竟我的长处确实不在这块,相比较于墓中的构造机关,墨兰和金大发才是行家。

金大发走到金蟾托顶的下面后看了两眼,接着用手沾了点灯盏里的火油,放在鼻子旁细细的闻了会后他面色大变。接着回头对我们说道:“快捂住鼻子,这灯油有毒。”

听到这话的瞬间我立马捂住了鼻子,随后金大发开始在之前找到的那个死者背包里翻找了起来,接着他拿出一个黄色的药包后就连忙打了开来。当看到里面的东西后才大喜道:“还真有!”

接着金大发扔给了我一个橙黄色的扁圆形药片,道:“把这东西含在舌头下面,可以解墓中的许多瘴气剧毒。”

我点了点头,接着就把药片含在了舌下。接着才放心的深吸了口气,虚惊一场后我看向金大发,问道:“大发,这是什么呀?”

“西域魔油。”金大发看了眼墙壁上散发着绿色火苗的灯台后脸上充满了厌恶,道:“古时西域有一种花,叫魔图花,这种花的汁液如油水一般,但却无色无味。不过如果这种汁液挥发就会产生出一种剧毒气体,没有解药的话便会在不知不觉中死去,因为这种魔图花的汁液经过长时间的储放后会变成蜡状,并可以持续燃烧许久的缘故所以许多墓中都有这种魔图灯。”

此时我嘴中的那个药片在口水的稀释下不断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腥臭味。而且含了一小会后舌头便已经开始发麻,于是我苦着脸看着金大发问道:“大发,你给我的这个药是什么呀?怎么这么腥。”

金大发犹豫了下,仿佛在想着究竟要不要告诉我。最后他干笑两声,道:“这种药叫干骨丸,是用死人的干骨头以及一些药材和尸油混合而制的,你别看它听着吓人,其实功效非常不错,是古人流传至今的秘方,一般人想买都买不到。”

听到这我胃里一阵翻涌,一股呕吐感犹如海啸一般不断涌来。而彼得和徐知海虽然没我这么夸张,但脸色也为之一变。

“初三你可千万别吐呀,这药片不好搞,这背包里我看了下。正好五粒干骨丸,你要是吐了等下还得捡起来继续含。”看我脸色不对金大发笑了笑,安慰道:“其实没你想的那么夸张,我和墨兰姐一开始也不习惯,但想明白了其实也就那么回事,而且这些东西来源正确,不是像你想的那样的。”

听到金大发的前半句话我立马忍住了呕吐的欲望,万一真吐了到时候还得……想想就更恶心了,至于这干骨丸的来历我倒是不担心,虽然总参有些时候做事不择手段,但那也是在国家和个人间所做出的无奈取舍,但像这样的小事还不至于去绑个人杀了。

缓了一会后。金大发咳咳两声,道:“行了,既然这毒不怕了,那咱们就继续往前走吧。”

我点了点头,但一贯的谨慎还是让我提醒道:“小心点,之前的几层墓道里都没有这东西,如今来这第六层天关的时候反而出现了,这有点诡异,千万要小心。”

金大发点了点头,随后我们几人便小心翼翼的继续在这墓道中前行,因为有魔图灯的照明,所以我们能够看到墓道的尽头,但这条一览无余的墓道中异常安静,连半点人影都没有,这一点让我不禁起了警惕之心,虽然这魔图灯阴损至极,但还不够格做第六层天关的考验,在更深的地方一定还有别的危机存在。

想到这,我不禁打起了精神,但因为太过沉着于思考,所以我没有注意脚下的动静,一脚踩在一块石砖上后,这块石砖却忽然陷了下去,没有反应过来的我下意识的想抬起脚继续往前走,但一只大手却牢牢的按住了我的肩膀。

“别动。”这只手正是金大发的,只见金大发此时的脸色异常的凝重,他死死的看着我的脚下,并严肃的说道。

“这……这是机关?”我咽了口水,看着金大发严肃的神情我的心也跟着紧紧的提了起来。

“嗯……看来这第六层天关的考验已经很明显了。”金大发点了点头,随后他一边翻找着背包,一边说道:“站在原地别动,别怕,你别抬脚就什么事都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