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大发,你膨胀了/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点了点头,随后一动都不敢动,而金大发在背包里翻找了一会似是没找到合适的东西,随后他挠头想了想,干脆便把身后的步枪拿了下来,接着放在了我的脚旁。

“行了,现在把腿收起来吧。”金大发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随后神情轻松的向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接着小心翼翼的把腿抬了起来,因为有步枪的重量,所以那块凹下去的地板并没有因为我脚抬起来而凸起来,接着金大发对我笑了笑,道:“初三,给你看看这墓中机关的威力,也好让你有个警醒。”

说罢他拿起一根绳子,把绳子的一头绑在枪栓上后他示意我们退后几步,等众人退出一段距离后金大发猛地一拉绳子,接着只听叮叮一阵响动传来,犹如群蜂来袭一样,我刚刚所在的那块空地上一瞬间便插满了箭簧。

这些弓箭力道极大。箭头没入青石板中不说,连箭身过了好长一段时间都还在微微发颤,看到这一幕的我额头布满了冷汗,如果我当时抬起了脚的话。那么此刻的我想必已经成了刺猬。

“这是秦朝臂弩,威力极大,此弩比当时六国中任何一种弩箭都要射的远,所以秦军每到一处城池之下便会例行放箭,几轮箭雨城内的守军便已经伤亡惨重了,可以说秦军之所以能所向披靡气吞八荒,此弩居功不小。”金大发盯着地上的弩箭看了一会后,又道:“在这种距离下臂弩基本没几个人能躲的过去,在墓中设如此机关,也确实够阴损的。”

此时已经缓过神来的我点了点头,随后看着幽长的墓道凝重的说:“那这么看来,第六层天关的考验便是机关了?”

“应该是了。”金大发点了点头,随后看着四周说道:“魔图灯,机簧臂弩,这些机关都是极为巧妙且难以打造的,用在这里当第六层的考验也确实再合适不过,而且丝毫不吹嘘的说,如果不是经验老道的土夫子,即便能安然的渡过前面五关,在这关也多半会铩羽而归。可惜……来的人是我们。”

说到这金大发极为自信的笑了笑,接着他把背包递给了我,并往前面一边走去一边道:“接下来我来探路吧,初三你往后面靠一点。应对这种局面我是行家,你不用操心。”

我担忧的看了墨兰一眼,墨兰却给了我一个安心的眼神,道:“放心吧,大发从小在江家别的没学到,但要论墓中的机关陷阱他倒能笑傲洛阳,在这点上即便是那些经验老道的土夫子也不得不承认。”

见墨兰都这样说了我也就放下了心,接着便看着金大发一人在前面探路。不过慢慢的我发现金大发探路的姿势很怪异,他步子迈的并不慢,但每一步迈出的距离却小的可怜,所以看他走路的姿势我心中总有些别扭,就好似看到古时那些大家闺秀一般。

我心中刚这样想,前面的金大发便遇到了危险,只见踩下一块石板后,他脚下的石板忽然猛地一收。露出了下面深不见底的深坑,可是金大发不慌不忙脸上丝毫没有惊慌之色,他虽然一脚踏空另一脚却稳稳当当的站在原地,而且虽然身子惯性的往前倾,但他的一只手牢牢的按住了墙壁,整个人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姿势保持住了平衡。

等我连忙上去把他拉起来后,金大发才毫不在意的笑了笑,道:“这要是沙石地我还会忌惮一点。但这种青石地板虽然坚固防潮却有一个巨大的缺陷,因为它是一块块拼凑在一起的,所以很容易就能知道它的下陷轨迹,要么它就是一个死局,比如触发机关的那块石板周围全部下陷,但这里既然是一个考验场,那么这种死局就不会出现,反倒省了我的一番手脚,不过这种机关虽然看似简单,但人都有一种习惯性,例如我们迈出左脚之后就会下意识的迈出右脚,连身体也会下意识的往前倾斜,而这个机关就是利用人的习惯性思维而布下的陷阱,如果是别的人的话说不定还真就中招了,可惜呀,遇到了老金我。”

说罢。金大发又一脸神秘的指了指前面,道:“你看看。”

我愣了下,扭头时只见刚刚收起的石板此时又缓缓延伸而出,接着便紧紧的和周围石板相合,一时间地上石板看不出丝毫异常,甚至我仔细分辨都记不得那块石板是有问题的了。

“就是那块石板。”金大发一边蹲下一边指着前面的一块石板说道:“这块石板看似和周围的石板没有什么区别,但你仔细分辨就能看出异常了,因为要保证陷坑足够大,所以必须要几块石板合铸,你看一般的石板缝隙很深,而这块石板周围和其他石板相连的缝隙很浅,因为这本就是一块石板。而匠工为了不让人看出来,特意在一块特别大的石板上雕刻出缝隙的罢了,刚刚我一早就看出来了,之所以还踩就是为了给你讲解一下,以后我不在遇到这样的情况你也能分辨。”

我点了点头,心里却还是有些感动的,在土夫子相互之间隔阂巨大,非父子不传技艺的今天。金大发这种丝毫不藏私的朋友已经很少了。

绕过这块石板后,我们继续往前走去,这一路上又出现了毒气陷阱,从一旁喷射而出能将地面腐蚀的不成样子,也有落石等一些极为刁钻的陷阱存在,但这种陷阱都被金大发轻易一一化解,临了还笑道:“其实设置这些机关的工匠也着实无奈,这里就一条墓道。空间不是很大,所以一旦来袭的土夫子有了防备,那这些机关便用处不大了,可那些精妙无比的机关要么很难保存长久。要么需要很大的空间施展,所以也算是巧妇难为之炊了。”

我点了点头,但无论如何,这些机关从秦朝时期能保留到今天还不损坏,光从这点就足以证明那些工匠的技艺高超了。

当我们即将来到通往第七层天关的楼梯口时,走在前面的金大发慵懒的伸了神胖腰,道:“诶,无趣呀,本以为这里的机关能给我带来一些惊喜,但数来数去也就那几个后人玩烂的东西,我老金真是寂寞难耐呀,想我纵横……”

此时我还没来得及吐槽金大发吹嘘,金大发牛气冲冲的话语就忽然戛然而止,他这举措让我们为之一愣,随后我心生不妙,道:“大发,你怎么了?”

金大发没有说话,他蹲下身子似乎想在地上找些什么东西,但当他摸到一样东西并放在眼前一看的时候才脸色大变,并转过头对我们大声吼道:“特么的,快跑!”

听到金大发这腔口都变了的吼声我二话没说就往来路跑了过去,因为刚刚我凑近一看,只见金大发的手上拿的是一根断了的金丝!

我们还没跑几步呢,从身后的楼梯口就传来砰砰的响动,紧接着一块浑圆的大石就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那块大石格外的大,几乎占满了整个墓道的空隙,而因为从楼梯上滚落,所以它带着一股无可阻挡的气势便向我们冲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的我头皮都快炸了,这要是被追上了,那直接就成了一张人皮,但扭头没跑多久,我就忽然想起了什么。

接着我扭头一看,只见身负重伤的墨兰此时正一脸苍白的艰难而行,而她腰间伤口处雪白的纱布因为伤口崩开,所以已经被鲜血染红,但即便如此墨兰也紧咬牙关,一声不响的在我们后面追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