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一切若只如初见/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已经吊在队伍后面,却咬牙不说话的墨兰我心里有些怒其不争,都什么时候了还强撑着,也难怪巫显预言里的墨兰会死的这么早!

虽然心里对墨兰这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性格很无奈,但我还是回头跑到了墨兰的面前,见我回来了墨兰推了我一把,道:“你回来干嘛,快跑呀!我伤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我不想和墨兰多说什么。扛起她后就继续往后面跑,在我肩膀上的墨兰浑身紧绷似乎异常紧张,但随后就舒缓了下来。

虽然这一年多来我都在刻苦锻炼想要增强自己的体能,但墨兰九十多斤的身体还是给了我不小的负担,虽然肺中跟火烧的一样,可我依旧在咬牙坚持,现在是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继续跑或许不会死。但留在原地那就肯定是一个大写的死字,何况……我的肩上还有墨兰。

此时前面的金大发爆发出了巨大的潜力,以至于把所有人都甩在了后面,他焦急的回头看了我们一眼,当看到队伍最后面的我和墨兰时,不禁焦急的喊道:“初三你再坚持会,快跑呀!”

看金大发把话说的轻飘飘,我内心的压力立马变成了怒火。接着对着金大发骂道:“你行你来!死胖子,特么的吃的这么肥还跑的这么快!我谁都不服就特么服你!”

金大发愣了下,随后扭头继续往前跑去。

发泄了一会我的怒火也减少了不少,但因为快速的奔跑所以我感觉我的肺简直跟快要炸了一样。连大脑都因为供氧不足而隐隐有些眩晕,听着身后巨石越来越近的动静,墨兰忽然把头附到了我的耳边,并轻声道:“把我放下来吧。”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想些没用得,要死大家一起死!谁也别想独活!”心情不是很好的我随后回道。

“初三,你喜欢过我吗?”墨兰并没有因此而感觉到恼怒,而是带着一股忧伤继续问道。

这个话题犹如冷水一样迅速扑灭了我心头的怒火,我不敢回话便只能埋头继续奔跑。

见我当起了缩头乌龟墨兰没有再追问,只是紧紧的把头贴在我的肩上,而这时身后的巨石已经很近了,近的我近乎都有些绝望了,而队伍前面的金大发忽然停住了脚步,接着对着已经远远落后于众人的我和墨兰说道:“初三!快点!”

我看着不远处的金大发感觉他的身体有些模糊,晃了晃脑袋后连他整个人都开始飘了,但我知道这是因为大脑极度缺氧而产生的幻觉,但当我看到金大发所处的位置后。一股名为希望的火苗在荒芜的绝望中肆意弥漫,并很快吞噬了我的脑海。

枯竭的躯体中不断涌出一丝丝犹如甘泉般的体力,支撑着我继续往前跑去,在极度的挖掘下。我身体的潜能在被一点点的开发而出,但人力终究是有限的,当我即将来到金大发的面前时,双眼却忽然一黑,紧接着整个人的身子都在往前倾斜。

这时,在我即将摔倒的时候,我肩上忽然一轻,紧接着便有人从身后推了我一把。接着这股惯性我又往前跑了一步,但此时的我心里一空,似乎少了些什么东西一样,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当它再次出现的时候,我下意识的伸出了手,似乎想要抓住些什么,这时的我抓住了一只手。但紧接着从这只手上就传来了巨大的力道,这力道把我整个人往前拉去,但在我即将掉进某个空间里时,身后却忽然有人抓住了我的裤腿。

体力已经枯竭的我不知道从那来的力量,紧紧抓住这只手不放,因为我感觉,一旦放开了手,就会有样东西离我而去。虽然大脑昏昏沉沉的好似喝了几斤白酒一样,但我就固执的,犹如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紧紧的抓住这只手不放,过了不知多久,从我的下方传来重物轰然落地的声音,于此同时,墨兰也轻声说道:“初三,放手吧……”

虽然脑海中一片混沌,虽然眼前的一切都模糊扭曲,但我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可是面对我的拒绝,我所抓住的那只手忽然一松。只剩下单方面的我在支撑一个人的重量,不知道为什么,泪水忽然从我眼眶中流出,我又想起了父母和爷爷,从西丘到东海,我之所以这么努力,之所以一直在催熟自己,之所以要让自己变强。一是因为我想让离开我的那些人回来,二是我想要保护我身边的那些人,离开我的人已经太多了,我不想再有人离我而去了。

“没了我,你身边还是会有人陪伴。”墨兰依旧在强装镇定,只是话语中已经带了一丝强逞的哭腔:“初三,照顾好自己……谢谢你,谢谢你当时陪了我这么久。”

接着,那只手便在我满是汗水的手心中缓缓滑落,而我此时更听到了身后金大发那充满不甘的梗咽。

当我手心空无一物的时候,我大脑一片空白,甚至整个人都没了思想,犹如一具傀儡一般,少了一个人的重量后,上面的人终于把我缓缓拉了上去,当坐在地板上后,身下那坚硬厚重的青石地板没有带给我丝毫安全感,我愣愣的靠着墙壁,等视野逐渐清晰之后,我才看着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彼得等人不解的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救墨兰?”

彼得和徐知海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金大发则还蹲在地上哭,看到这一幕一股怒火冲上了我的心头,也焚烧了我的理智,我冲上去一脚将蹲在地上的金大发踹倒在地。吼道:“刚刚你在干嘛?!你为什么不救墨兰?!你不是喜欢她吗?那刚刚你在干什么?你不是对墓中机关了如指掌吗?你不是自大吗?你再自大呀!是你害死了墨兰你知不知道?!”

金大发双手抱头任由我对他拳打脚踢,但身后的徐知海却拉住了我,道:“刚刚要不是他手疾眼快的话,你就跟着那个女娃娃一起掉下去了。你俩的重量他一个人支撑不住,我们也只能在旁边帮衬着,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吧。”

我愣愣的站在原地,半饷我坐在地上点起了一根烟,脑海中却回忆起了和墨兰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那个小女孩就这么擅长伪装自己的脆弱,可把自己包裹的太久,那就很难出来了,想着想着,我又忍不住哭了,此时的我非常恨自己,也开始怀疑自己一直以来所坚持的道路究竟是不是正确的了。

从开始寻找九世铜莲开始,一路上我就失去了许多的朋友和亲人,虽然有些人的死因看似和九世铜莲没有关系,但冥冥中却有条线将它们串联在一起,如果我还这么执迷不悟的走下去的话,下一个死去的人会是谁?姚九指?金大发?还是龙一。

更甚至,我一度遗忘的命格也死灰复燃起来,我开始怀疑到底是不是我那天煞孤星的命格,害死了父母,害死了爷爷,也害死了墨兰,是不是我应该找个地方隐世而居,不再和金大发他们产生牵连,这样是不是就不会害他们了?

自责,悔恨,迷茫在我心头混杂在一起,我非常想了结这一切,也非常想揪出冥冥中操控着一切的那双大手,但这一切到了最后都只变成了无力,深深地无力。

众人在沉默中虚度了漫长的时间,到最后金大发走到我的面前,那通红的双眼透着一股疲惫,嘴唇更是犹如鱼鳞一样干皮翘起,看着丧失斗志的我,金大发轻声道:“初三,路,路还没走完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