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 又见死亡之花/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路?路在哪?”我随手捣灭了手中的烟头,随后神情略有些疲惫的说道:“你们走吧,我要在这里救墨兰,无论她是生是死,我都要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金大发沉默了一会,接着他摇了摇头,叹道:“不行,刚刚陷坑的开关我又尝试了一下。发现已经打不开了。”

“那我就留在这里陪她。”我笑了笑,一切以往坚持的东西如今都已经化作了云烟,在梦中已经陪了墨兰这么久,大不了就再陪她几十年,蔣明君的债我下辈子再还,今生就还给墨兰吧。

“你到底怎么了!”金大发抓着我的肩膀,不解的问道:“九爷和老爷子还在洛阳等我们呢,你就这样一声不吭的不回去了。你让老爷子心里怎么接受?他可是一直拿你当孙子呀,还有九爷,九爷为了帮你找到九世铜莲已经在洛阳树敌繁多,你有没有替他考虑过?!”

“不想了,想那么多太累。”金大发所说的一切都让我不为所动,我摇了摇头,道:“回去后,帮我向老爷子问声好。以后有机会了我再回去给他养老送终,还有九爷,也帮我道声歉吧。”

金大发愣了下,接着他不可置信的看了我一眼。接着便道:“我和墨兰姐从小玩到大,论感情我只会比你更加沉痛,你感觉你这样做是痴情吗?如果你稍微为墨兰姐考虑一下,以往她还在的时候,你什么时候正面过她对你的感情了?现在她走了,你反倒假惺惺的颓废起来了。”

说罢,他见我一言不发不禁语气又是一软,便继续劝道:“而且,墨兰姐只是掉下去了,你怎么知道她一定是死了,你别忘了巫显预言。”

我皱了皱眉头,随后看着金大发问答:“你什么意思?”

金大发摇了摇头,道:“别说我们现在还没有被命运完全操控,就是被操控了,在巫显预言中墨兰姐也不是在这里死去的,所以墨兰姐肯定还没有死。”

一时间我黑暗的世界里仿佛划过了一丝精光。我连忙站了起来,道:“那还等什么,我们现在赶紧想办法下去救墨兰呀。”

“现在还不行。”金大发摇了摇头,道:“之前我早就研究过了。这青石地板坚固,用寻常刀剑根本就无法对它造成什么太大的损坏,而且我之前一早就说了,刚刚我要打开陷坑机关的时候,这机关竟然失灵了,你不感觉这其中有些诡异吗?怎么好好的机关,说失灵就失灵了呢?”

“你的意思是……”我垂目思考了许久,内心渐渐有了些眉目。

“我感觉。这说不定是墓主人搞得鬼,他设下九重天关,为的就是考验我们,所以他和那个宫装女子以及老者是一样的,他肯定一直在暗处默默的观察我们,所以墨兰姐她不一定会死,但我们想要救她,第一件事就是要突破九重天关。然后找到他,质问他,这也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金大发说完后又想了想,才语重心长的说道:“你留在这里墨兰姐即便是死了你也没有丝毫办法,与其放着这一丝希望不去争取,不如去最深处看看到底有什么。”

“这小胖子说的对。”此时徐知海也走了上来,道:“当年我失去兄弟,亲人。孩子的时候和你此时的样子差不多,但是如果我当初有你这样的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去争取的。”

不得不说这二人成功说服了我,于是我想了想便点头答应了下来,金大发见我答应了不由松了口气,随后拍了拍我的肩膀便去收拾行囊了。

在此过程中彼得一直没有说话,而我此时默默的观察了他一会,感觉愈发看不透彼得这个人了,在我刚刚如此颓废,他的计划眼看就要失败的时候,这人都如此沉的下气,不得不说彼得浑身上下确实充满了诡异。

要走的时候。队伍最后头的徐知海忽然拉住了我,并轻声道:“彼得这个人太不正常了,你多留心一下。”

我愣了下,随后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但内心的警惕更深了一些,连徐知海都有这样的感觉,看来彼得这人确实有鬼。

往前面走了一会后,我也渐渐让自己重新冷静了下来。冷静之后我感觉对金大发有些惭愧,要不是他苦口婆心的劝我,恐怕我如今确实要永远沉沦下去,而且金大发对墨兰的感情我也是明白的,他都能这么快振作起来,再反观我就有些不成器了。

想了想,我决定以后找个机会和金大发道歉,但走到通往第七层天关的楼梯口时,我忽然闻到了一阵诡异的花香。

这花香似曾相识,以至于让我忍不住停下了脚步,而金大发他们也闻到了这股诡异的花香,最后我和金大发面色齐刷刷一变,道。

“死亡之花!”

“死亡之花!”

接着如避蛇蝎一般,我们齐刷刷远离了楼梯口,而彼得和徐知海则有些莫名其妙,半饷,彼得脸色难受的说道:“什么是死亡之花,还有这花香,怎么闻着让我这么难受,浑身犹如火烧一般。”

我想了想,最终还是给徐知海和彼得讲解了下死亡之花的传说和魔力,彼得和徐知海听完后面色一变,接着也连忙退了开来。

“难道……这里面的是死亡之花?”金大发想了想,随后苦笑一声。道:“如果真是死亡之花那怎么办?干骨丸对死亡之花可不起作用,除非我们能一口气跑到第八层天关去,不然就是一个死字。”

我想了想,随后下意识的抬起发丘指看了一眼。当初我正是移植了一颗含苞待放的死亡之花才拥有灾血这样的禁断力量,但像灾血这样的恐怖力量连龙都可以屠掉,但偏偏不会伤害我这个宿主,所以我在想,和灾血同根同源的死亡之花会不会对我产生伤害。

想到这,我决定去试一试,接着我往前走了几步,当闻到那浓郁的诡异花香之后,我却并没有和金大发他们一样产生不适感,只是发丘指内产生了一股股不明的躁动,好似里面有个什么东西想要破体而出一般。

这样的变化我不知道是好是坏,但死亡之花的花香确实不会再对我产生损害,于是我想了想,便对金大发说道:“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进去看看。”

“什么?!”金大发不可思议的看了我一眼,道:“初三你发什么疯,别进去送死呀!”

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抬起了我左手的发丘指,金大发看到发丘指后愣了一下,接着就陷入了一脸沉思,最后他面色依旧有些犹豫,道:“即便这样,我们也还是不要冒险了吧,要不再想想办法?”

我摇了摇头,此时我不想再浪费时间,因为心中不知道为什么产生了一股强烈的躁动,迫使我上去看一看。

见我倔强金大发也只能无奈的答应了下来,于是我不再犹如,转身便只身来到了第七层船舱,不对,应该叫第七重天关。

来到第七重天关后,在灯光下,只见无数死亡之花盛放在这里,那诡异的花芯簇拥在一起,带着一股致命的美感和诡异,这些死亡之花似乎无穷无尽一般,在灯光下一直蔓延到我看不到的远处,不过此时的我心里一松,因为这些死亡之花和死亡之花的花香确实如我所想的那样,对我再不起任何作用。

我蹲下身子拨开了一丛死亡之花,只见死亡之花的根茎插到青石板上,死亡之花的生存方式如它的传说和功效一样诡异。

生而无叶,长自幽冥,花叶不相见,黄泉伴君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