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 反噬/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站起身后,我缓缓向墓道深处走去,因为我感觉到了一股躁动,这股躁动来源于体内的灾血,它仿佛一直在驱使着我,让我走到墓道尽头,得见灾血的真相……

悠长的墓道里长满了死亡之花,我走在其中仿佛来到了幽冥,甚至我情不自禁的掐了掐脸,当察觉到痛楚后才确信自己没有死去,可是看着这些死亡之花我又有些疑惑,死亡之花不是生长在巫显的吗,那么为什么又会出现在东海船墓里呢?这点着实让人费解。

一路上没有遭遇到丝毫意外,当我来到墓道的尽头时,只见最深处有一面石碑。而石碑旁盛开着几朵格外茂盛的死亡花王,死亡花王那长长的花芯垂落在石碑上,而石碑上则好像刻着有几副图像,带着疑惑我走到了石碑的面前,随后细细打量起来。

这几副图画异常的令人费解。因为石画上有一名男子,画中的他会使用一种神秘力量,让他的敌人被烈火吞噬,当我看到这里时情不自禁的看了眼四周的死亡之花,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画中的男子应该和我一样,是灾血的拥有者。

想到这时我继续定睛往下看,发现画中的男子借助这股力量一路所向披靡,可是到了最后他自己却被一团烈火给包裹起来,在图画的最后,这名男子端坐在王座上,而他的下面是无数亡灵大军,看到这时我心里猛地出现了一股悸动,接着一股很不好的猜想出现在了我的心头。

拥有灾血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对于灾血的威力和诡异我也算是有了点了解,可正因为如此我才感到了一股恐惧,这画中的男子和我何其相似,依靠灾血一路过关斩将,但最后惨遭灾血吞噬,如果我再继续使用灾血的话,最后会不会落得和这画中男子一样的下场?我不敢去想。

可是在我沉思的这段时间里,石碑周围的几株死亡花王忽然无声无息的将垂落的花芯缠绕在了我的左手上,等我猛然惊醒时下意识的想要把这些花芯扯开,但扯了几下发现这些花芯韧如牛皮,我一时间竟然扯它不动!

没等我再做出什么动作,我发丘指中忽然传来了一阵躁动,从我肌肤下面仿佛有什么活物想要破体而出一样,把我的肌肤给高高顶起,我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头一时间没了主意,接着在我的注视下,我发丘指上那黑色的淡淡花纹忽然颜色猛一加深,接着仿佛墨染一样,我整个手指都迅速变的漆黑一片,可是这远远不是尽头。这股浓郁的黑色飞快遍布我的全身,而且黑色中还布满了条纹厚重的诡异花纹,我惊恐的举起双手,发现我全身都已变成了黑色,而且浑身都遍布那种诡异的黑色花纹!

我狠狠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不知道为什么身体会出现这种诡异的变化,可是因为手上太过用力,所以我扯下了几缕发丝,但是当我看到手心中,那几缕纯白色的头发之后,我大脑一片空白,因为我不知道,此时的我究竟变成了什么模样!

但还不等我深想,从我的肌肤下面就传来针扎一般密集的刺痛感,这种感觉非常痛苦。一时间让我痛不欲生,但这种疼痛传来的同时,我感觉一股股力量如源泉一般迅速涌来,最后这股源泉变成了大河,大江,最后仿佛海啸一般涌进我的躯体之中,这时我有一种感觉,这种状态下的我是无可匹敌的,真正的无可匹敌,连慕容云三都不行!

渐渐的。疼痛感如潮水一般退却,只剩下那无边无际的力量还保留在我的体内,等这一切结束的时候,我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发现依旧漆黑如墨,但我捏了捏双手,发现双手居然没了知觉,我心里有些慌了,又下意识的更用力了一点,但依旧没有什么感觉……

我惊慌失措的看向四处。发现眼前的世界只剩下黑白两色,我又深深的吸了口气,但那死亡之花的花香我却再也闻不到了。

一时间,我意识到了什么,我好似已经死了,成了一堆行尸走肉,这种感觉化作恐惧向我的心头涌来,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我居然死了?!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愤怒和惊恐之下,我发泄般的一拳砸向了地面,结果那坚硬的青石地板一瞬间化作了埃粉,而且犹如一个陨石坑一样裂纹迅速向周边蔓延,只是一拳,甚至我还没有用什么力道,周边的青石板便已经一片狼藉了。我呆呆的举起了手,看到那毫无伤痕的拳头,我一时间陷入了迷茫之中,这……还是我嘛?

虽然我渴望力量,但我还没做好思想准备。我还不想拿自己的性命去交换力量,一时间内心的恐惧化为了愤怒,我站起身,随后一拳轰向了面前的石碑,而那石碑也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在我这一拳之下就化为了无数石屑。

随着石碑破碎,我发现周围的死亡之花好似产生了什么连锁反应一样,它们沐浴着黑火,在火焰中缓缓化作尘埃,一时间整个墓道都被黑色的火焰所席卷。我以为我能幸免于难,但黑色的火焰犹如火蛇一般迅速将我的整个躯体所包裹住,这期间没有痛楚,没有温度,仿佛这具躯体和我无关一样。我心如死灰的看着面前的一切,以为我也会和那些死在灾血下的人一样化作劫灰,但当黑色火焰消退时,我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发现面前墓道已经空无一物,那曾经盛开在这里的死亡之花仿佛是我的一个错觉一样,而我,居然毫发无损!

这时,一阵寒风吹来,我猛地打了一个寒战,这让我先是一愣,随后内心涌出了一股狂喜,我抬起手看了看,发现双手和躯体已经变回了正常的肉色,惊喜之下我又扯了几根头发,那漆黑如墨的颜色又是让我的心头一松。

但是,随后我想起了那犹如海啸一般的力量,接着我捏了捏手,发现体内的力量仿佛也和那些死亡之花一样,在黑色的火焰中被焚为虚无。甚至我都有些怀疑刚刚的场景是不是一场梦了,但是当我看到脚下那犹如陨石坑一般的地面,和被我轰为石屑的石碑碎片后,我明白刚刚的那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巨大的疑惑涌上了我的心头,我开始怀疑这第七层天关的用意是什么了。但想着想着我脑海中灵光一现,难道……这揭示着以后的我?或者说,揭示了灾血使用过多的结果?想着想着,我感觉这个猜测很有可能,当我下意识的抬起左手。看到发丘指上那淡淡的黑色花纹后,内心一股寒意不禁涌了出来,这灾血……到底有什么来历,竟然能将一个人变成那副模样!想起那犹如海啸一般的力量,和我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时,我内心对灾血充满了敬畏。

敬畏的同时我有些疑惑,这灾血如此邪异,为何发丘经还要将它收录其中呢?而且想要炼成发丘指也并不是很难,只需要将一株死亡之花的花苗移植到手指中就可以了,和灾血的恐怖力量相比。得到灾血的方法也太过简单了吧,或者干脆说,简单的有些不像话了……这其中,到底还隐藏着什么秘密。

越想越感觉不对劲的我决定回洛阳后好好的问一下唐果和龙一,因为死亡之花的花苗是唐果给我的,而龙王戒是龙一给我的,如果说他俩不知道些什么,我是打死也不会信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