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 迷宫/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灰飞烟灭了?我先是一愣,随后很快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看来那时的甲士确实是太强了,认真之后简直可以碾压我们,当时身陷必死之局后,天官印便自动护主,而所用的招式,自然就是百鬼相随了……

想到这我不禁苦笑一声。百鬼相随虽然威力强大,但使用它的条件也太过苛刻了,用一次,少十年阳寿,加上西丘那次,我如今已经少了二十年阳寿。

二十年,人生中能有几个二十年?想到这我心情有些低落,但随后就想开了。如果没有百鬼相随的话我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用十年阳寿来换一条命,其实不算亏。

想到这我收敛起内心低落的情绪,随后看着金大发说道:“你身体怎么样?没事吧。”

甲士的那一脚力道不小,所以金大发倒也没有逞强,苦笑一声后,道:“中了点内伤,但是我休息了会,在那个背包里又找到了一些伤药,所以已经好了许多。”

我点了点头,心里倒是放心了不少,随后我在金大发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接着我向彼得和徐知海说道:“九重天关已破,我们上去吧。”

彼得点了点头,但还没等他转身而去,我想了想便又继续说道:“彼得,我带你到达主墓室后,无论里面有没有长生药,你都要把操控金大发体内的炸弹遥控器给我,不然我们玉石俱焚。”

彼得愣了下,随后脸色不大好看的说道:“我知道了,虽然我对长生药执念很深,但也不会无理取闹,如果真没有长生药的话,我也不会拉你们和我一起陪葬的。”

说到这他忽然笑了笑,接着指了指四周的大殿,陶醉道:“但是……如果这里都没有长生药的话,那我想这世界上就再也没有地方会有这种东西了。我感觉我的运气很好,能让我遇到你们三个,这一路上你们带给了我许多惊喜,你们不感觉这是命运的安排吗?连上帝都在帮我。我怎么不会成功?!”

我叹了口气,没有反驳彼得的话语,这一路走来船墓和九层天关确实带给了我许多的震惊,甚至连我自己都在怀疑,长生药是不是虚无缥缈的,但这点情绪不能在此刻表达出来,不然彼得绝对会利用我这一点的情绪,从而在后续行动中主导我。

因为金大发负伤。所以我们的行动速度降低了许多,当我们走到大殿最尽头的时候,只见大殿尽头有一个向上的阶梯,我和金大发对视一眼,心中都非常激动,毕竟渡过了这么多的磨难,也是时候该去最深处,得见那位在背后操控一切的墓主人了。

可是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当我们来到第十层船舱的时候,面前出现的再不是什么墓道,大殿,而是一个船室,这船室上下结构都是用铁木打造而成的,而四周的墙壁上还有几个窗户,窗户上用某种水晶打造出了特别奇异的玻璃,以至于能阻挡外面无穷无尽的海水。

我和金大发走到窗户旁。发现窗户外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这时金大发忍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心,道:“我们……不会来到甲板上了吧?”

想了想我感觉应该确如金大发所说的一样,只是这时我的心里却有些出乎意料,本以为主墓室是在第十层船舱里,没想到看似还在更高的地方,所以众人犹豫了一会后,就顺着房间里的楼梯继续往前走去。

之前我便已经说过。为了打造这个九重天关,墓主人把船体的一部分截取下来,专门打造了一个密闭的空间,所以我们一直往上走。走到甲板之上的船舱第八层时,所能见到的船室空间依旧没多大,这种情况一直到我们上了第九层船室之后,才有了些许改变。

当我们从楼梯口出来后,只见面前有一条笔直幽深的墓道,我们相互惊疑不定的对视一眼后,就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但往前没走多大会,笔直的墓道就分成了三岔口,我们站在三岔口面前犹豫了会后,金大发才忍不住骂道:“特么我们都已经渡过九重天关了,这又来什么妖蛾子呀。这是诚心耍我们呀!”

“别说话。”我皱了下眉头,随后制止住了金大发的口不择言,如今的景象已经很明显了,这里就是甲板上九层船室的最后一层。主墓室一定就在这里,所以我害怕金大发说的话惹怒了墓中的存在,从而降怒于我们。

后知后觉的金大发咂了咂嘴,随后也就识趣的没再说什么了,接着我想了想,道:“走最中间的这条墓道吧,不管怎么样,我们先试试再说。不过一路上也还是要小心,预防不必要的麻烦。”

金大发点了点头,接着我们四人便不再犹豫,顺着眼前的墓道便走了过去。

这一路上我们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但四周却一片风平浪静,往前走了会后,面前的墓道再次岔开,不过这次出现的却不是三岔路口了。而是八岔路口!

看到这我的脸色忽然变得非常难看,道:“看来这第九层的整体墓室已经被改造成了条巨大的迷宫,金大发,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金大发看着面前众多的墓道口也摇了摇头。叹道:“这种格局的墓我也没见过,如果墨兰姐在的话也许有办法,可惜……”

一想起墨兰我心里就是一阵难受,但我知道此时不是难过的时候。于是我想了想,指着前面的一条岔路,说道:“既然没办法,那就随便挑一条吧,看我们的运气如何……”

虽然这个方法很烂,但如今没有更好办法的我们也只能无奈采用了这个方案,可是往前走了一会,面前的墓道不出意料的再次分成了几道岔路,看到这我的心里开始涌现出一股不详,渐渐的我已经意识到,如果不找到方法破了这个迷宫的话,也许我们会困死在这里。

万般无奈之下,我们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但走了大概半个小时,虽然我们一直在往笔直向前的那条墓道走,但就是走不到尽头,这第九层船舱就那么大,发生这种情况只能说明我们是被困住了,一直往前走的这个笨方法在这里用不通。

因为疲惫加上旧伤迸发,金大发哎呦一声坐在了地上,并神情痛苦的说道:“我的内伤好像又发作了,肚子疼的厉害……”

我眼皮一跳,知道金大发这多半不是什么旧伤迸发,反而是体内的发蛊开始慢慢起了作用,如果再不想办法把这个发蛊给解决了的话,那金大发恐怕命不久矣。

“我说你们到底行不行?走了这么久都没有走出去,再这样走下去我们会被活活累死的,而且,我们的淡水已经没有了。”这时,彼得也一脸烦躁的抱怨道,但一旁的徐知海听到这忽然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你厉害,你来带路?这一路上你出了什么力了?那次遇到危机你不是在一旁看着?既然帮不上忙,就老老实实把嘴给闭上!”

听到徐知海毫不留情面的嘲讽彼得好似也被激怒了,道:“你说话给我小心点,我帮不上忙你呢?你帮上了多少忙?”

徐知海冷笑一声,随后指着彼得的鼻子说道:“你说话给我当心点,如果连最起码的尊重长辈的意识都没有的话,我不介意替你爸好好教训你一下。”

“长辈?”听到这彼得脸色变得十分怪异,道:“你算什么长辈?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多,你有什么资格当我的长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