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再遇险镜/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完这句话后彼得自知失言,随后便神色诡异的闭目不语,而徐知海也很诡异的看了彼得两眼,接着便不做声了。

此时的我也闻到了些许诡异的气息,心中也隐隐有了几个猜测,但鉴于彼得还手握着金大发的性命,所以我也果断的就当作没听到,众人沉默了会后,金大发忽然说道:“与其在这里争吵也没个结果,不如我们分开行动吧。这样找到出路的几率大点。”

“不行。”我果断的摇了摇头,道:“现在这迷宫复杂,如果我们分开来走的话,很容易走散掉的,我不赞同这个方法。”

“可是……”金大发犹豫了一会后,还是鼓起勇气说道:“如果在这样走下去的话,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出路?我的想法是这样的,我们背包里不是有绳子吗?把绳子一股股的拆开,随后我们四个人一人绑一根在腿上,绳结再绑到一起。这样我们分开行动之后,如果找到出路就使劲拉扯腿上的绳子,让另外三人知道自己这边有状况,即便找不到出路,我们顺着绳子还能集合到一起,这是目前我们能想到最好的办法了,你们再考虑下吧。”

我想了许久,随后才无奈的发现这个办法虽然有一定的风险,但也确实不是不可以尝试,见另外两人没有意见,我们便把自己背包里的绳子给取了出来,把绳子尽量一股股的拆开拉长后,我们便准备好了一切。

站在四条岔路口上,众人谁都没有要先走的意思,我深吸了口气。随后对着他们三个说道:“一路平安,希望我们能发现生路。”

说罢,我便扭头走进了悠长漆黑的墓道之中,走了一会后,我的心里不得不说有些忐忑,因为以往虽然说下过几个墓,也经历过不少这样的情况,但那种环境下都有墨兰他们相陪,所以也能壮壮胆气,可如今一个人走,因为心理紧张,所以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得诡异起来,听着那单调清脆的脚步声,我的心也跟着脚步声一起紧紧的提了起来,虽然心里一直在给自己打气,但额头上越来越多的冷汗却还是暴露了我内心的紧张。

更糟糕的是,因为使用了太久,所以我头顶的灯光也开始越来越暗淡了,而面前本就不高的能见度更是已经低的可怜,虽然知道自己的底牌不少。但行走在这种环境中,内心中本能的恐惧还是在不可避免的影响着我的心绪,最终我忍受不了那股单调的脚步声,便想停下来歇息一会,可是我停住脚步的瞬间。从身后却多传来了两声脚步,这让我浑身寒毛一炸,意识到有情况发生!

此时的我再不是当年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年了,虽然内心恐惧,但当我意识到身后有东西的时候,还是迅速的挥动着手里的禾刀,狠狠的向身后斩了过去,可是借着灯光,我发现身后的墓道里空无一人,这景象让我愣了一下。手中的动作也不禁停了那么一下。

但就是这么一迟钝,一只惨白冰凉的手忽然从身后抓住了我的手腕,接着一只没有五官的脸就顺势趴到了我的肩膀上,我一瞬间头皮炸裂,大吼一声后把它反手摔在了地上,正要用禾刀了结它的时候,这阴尸竟不见了踪影!

我惊魂未定的看着四周的黑暗墓道发呆,一时间竟不知道刚刚发生的一切是不是我的错觉,但随后当我掀开手腕上的袖子时,一个乌黑如抹的黑手印赫然出现在了上面。看到这我浑身起了一股寒意,立马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了。

有种阴尸不和慕容云三,甲士这种有实体的甲士一样,它们虽然没有强大的力量,却也格外让人忌惮,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它会出现在那里,也许是你的床底下,也许是你的镜子里,更甚至它还有可能在你熟睡的时候,通过衣柜的缝隙冷冷的注视着你。这种阴尸在老人们的嘴里出现次数最多,也是许多人的噩梦,虽然许多人对它不屑一顾,但是那是基于有驱鬼器材的基础上!如果你没有驱邪的物件,面对它会被其生生折磨至死,这话一点都不夸张!

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后,我紧紧握着手里的禾刀,所幸禾刀有一定的驱邪功效,不然我恐怕就在劫难逃了,于是我一边注意着周边的环境。一边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说来也奇怪,自从打起精神之后,我发现内心的恐惧反而消散了,而暗处的阴尸好似也明白了这一点。识趣的没有再出现。

往前走了一会后,面前不出意外的又出现了几道岔路口,我稍微犹豫了一下,便选了一条岔路口向前而去,但是,在走进去的时候,不知从何处传来了一句苍老的叹息声。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听到这句话的我立马提起了精神,但等了片刻四周却静悄悄的没再出现什么状况,于是我想了想,便试探性的问道:“请,请问……说话的前辈是谁?”

随后我站在原地等了片刻,但却始终没有什么人回答我这个问题,纠结了会,我甩开脑海中的杂念。随后继续往前走去。

往前越走,我就感觉越绝望,因为无论如何,面前出现的要么是岔路口,要么是永无止境的黑暗墓道。此时我头顶的灯光已经非常微弱了,甚至可以说我开着它也仅仅只是聊以自慰罢了,可是即便如此,在一路上我除了听到那句老者的低语之后,便没有再发现别的有用的线索,这时的我心里有了些不好的预感,如果再这样毫无目的的走下去的话,等灯光一灭,我可就成了睁眼瞎了。

也许是上天成心要捉弄我,也许是我霉运到了。总之我刚想到这里,头顶的灯光便瞬间熄灭了,而四周更是迅速被黑暗侵袭,一时间,面对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环境我有些手足无措之感。

咽了口水。我心头的恐惧又死灰复燃了起来,但我还是强打着精神,此时我知道再往前走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唯一能做的只有和金大发他们去汇合,所以我想了想。便拉起了一直绑在脚上的绳子,想要根据它的指引慢慢回去。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我都漏算了一环,而那一环也是最致命和最为重要的,那就是一直躲在暗处的阴尸至今没有再现身过。我拉着绳子正想转身的时候,发现了一个让我近乎于崩溃的事实。

那根绳子,断了!摸着手中那只剩下一小截的绳子,我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但好死不死的。在我心理防线最低落的时候,从身后的墓道里,忽然传来了一声女人尖锐的笑声,那笑声充满了讥讽和得意,但也成功让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下意识的,我拿起了手中的禾刀随后转身面向了身后,接着在一片寂静中,我额头的汗水正一滴滴的顺着脸颊滴落,我咽了口水,感觉身后已经被汗水浸湿了一片,但此时我心里明白,如果再这样继续拖下去的话,我早晚会犹如绷久了的弦一样,承受不住心理压力而崩溃的,但我也知道,此时转身就跑只会死的更快,所以一时间我陷入了骑虎难下的境地,一时间尴尬无比。

“嘎嘎嘎嘎……”

在我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时候,从我的头顶上,忽然传来了一阵尖笑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