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重逢/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阵笑声的我大脑一片空白,甚至出现了一段时期的反应真空,接着我感觉一双冰冷的手抚上了我的脸颊,接着一些腥臭浓稠的液体就滴在了我的脸上,因为惊慌我下意识的大叫了一声,随后一刀狠狠向上捅去。

但这一刀捅了一个空,因为那个阴尸顺势跳了下来,随后一颗脑袋就搭在了我的肩上,还没等我做出后续的动作,那双抚在我脸上的手就忽然落到了我的脖子上。紧接着一股巨力传了过来,一时间我感觉浑身热血都涌上了头颅,窒息感也随之传来,就在我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身后却猛地传来了一声惨叫声,紧接着死死掐在我脖子上的那双手也忽然消失了,我虚脱的把双手撑在地面上,嘴里也咳个不停,不等我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从身后就传来一道光束。随后传来了一个非常熟悉的疑惑声。

“你……你是初三?”

听到有人叫我我愣了下,接着等我回过头来的时候,发现一个人站在我的身后,这人脸色异常恐怖,但我心里不禁不害怕,还涌出了一股狂喜,道:“我去,江夏你怎么也在这?”

来人正是江夏,江夏见到我后也松了口气,随后他一把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道:“我们在慕容前辈和唐果的帮助下才来到这里的,大概比你们先了一步,那个九重天关在慕容前辈的带领下我们没废多少功夫就闯过去了,但这个迷宫却着实让人头疼,不得已下我们只能分开了。你呢?这段时间过的怎么样?”

我苦笑一声,随后便把到了毛里求斯之后的事情告诉给了江夏,江夏听完后咂了咂嘴,道:“你们……这一行也是真够不容易的,当初慕容前辈带着唐果回来后,我们总参高度重视,在多方的配合下才跟踪到你们,但慕容前辈说金大发的身上被人做了手脚,不能强攻,所以我们也只能在一旁静观其变了,之所以来到这,也是唐果的指引,她说我们来这可以帮助你们。”

我点了点头,随后我看了看四周,颇为无奈的苦笑道:“那现在怎么办?我好像和金大发他们走丢了。”

“这个没事。”江夏摇了摇头,笑道:“别忘了慕容前辈的身份,他可以嗅到生人的气息,只要他想,就随时都可以把人找齐。”

听到这我无疑安心了许多,但一想到金大发肚子里的炸弹时。我又有些忧虑的对江夏说道:“那……金大发肚子里的炸弹怎么办,你们能够拆除吗?”

“放心吧。”江夏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眼神后,继续道:“这次我们找了国内最有经验的炸弹拆除专家,而且动手术的医疗器材我们也有带,虽然很简陋。但已经能够完成一次手术的了。”

“可是……”一想到金大发肚子的发蛊,我苦笑一声后,继续道:“金大发中了发蛊,你们有办法救救他吗?”

“发蛊?”江夏先是一愣,随后脸色便变得异常难看,沉默了一会后,他叹道:“其实你们应该也发现了我们同伴的尸体,他就是一不小心中了发蛊才自杀的,如果在外面,那我们自然可以在最快的时间里带来解药。可是我们如今是在深度尚且不明的水下,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那名同志为了不拖队伍的后退,也为了一个解脱,就……自杀了。”

听到这里我心里凉了半截,如果连总参都没有能力解除发蛊的话,那我们就必须去求助墓主人了,只是……来得及吗?

刚想到这里,面前就闪过了一道暗影,我定睛一看。发现慕容云三正站在我的面前,他目光仔细在我身上打量了一会后,才点了点头,道:“可以,看来这段时间没受罪,身子不痩还胖了几斤,但……你的灵魂是怎么回事?我感觉它又衰竭了许多?”

我想了想,不知道该如何去向二人解释,但一旁的江夏却忍不住说道:“到底怎么回事呀初三?有事就不要憋在心里面。”

我叹了口气,随后苦笑着说:“没什么。就是动用了一次秘技,那秘技堪称无敌,只是用一次少十年阳寿。”

“是第九层的那个守关人吗?”慕容云三沉默了一会后,问道。

我点了点头,见状慕容云三叹了口气,道:“我是旱魁,属于已死之人,能进到这里也是墓主人高抬了贵手,但即便如此也不能无视这里的规则,我因为忌惮。所以便没有去动那个守关武士,只是没想到,这一忌惮,倒让你少了十年阳寿,早知道我拼一拼。把那个武士给干掉,说不定也就没那么多的麻烦了。”

“前辈的好意我心知肚明。”见慕容云三脸上有些自责我心里感动的同时不禁劝道:“只是这艘船墓很邪门,你千万不要为了我而去和它硬拼,我少了十年阳寿没什么,万一你出了个什么好歹,我心里可要愧疚一辈子了。”

“呸,老夫好歹也是修炼了一千多年的旱魁,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堪吗?我跟你说,这具人身只能发挥出我实力的一半,我要是露出真身,那说是日月变色也毫不为过,只是……即便如此我还是斗不过天呀。”慕容云三感慨一声后便将目光转到了身边的墙壁上,随后也是一脸忌惮的说道:“不过你说的也不全都是错的,这艘船墓确实很邪门,因为……它好似是活的。”

“活的?”我愣了下。随后不敢置信的说道:“慕容前辈,你可别跟我开玩笑呀。”

“我这一大把年纪和你开什么玩笑。”慕容云三白了我一眼,随后说道:“之前船外面的那群邪龙之所以攻击这艘船,目的便是想要把它给毁了,只是这船成精了。即便是它们千般蹂躏也很难伤它分毫,真是奇怪呀,按理说船这种毫无生气的东西是不可能成就这番模样的,但偏偏它还真就逆其道而行,这艘船也就是在海底,要是敢出去,绝对被天道雷劫给打的粉碎,自古以来万物遵循天道而生,它这般逆天理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即便如我。也不得不在天道下夹起尾巴,它……真是悬咯。”

听着慕容云三嘴里的感叹,我看着面前看似寻常的墓道忽然心里充满了寒意,如果慕容云三没有说错的话,那我们……岂不是在一个鬼船的体内?

“放心吧。瞧你那胆小的样子。”慕容云三白了我一眼,随后不屑的说道:“它要是想杀你,你以为你能够活的到如今?甚至即便是我如果不显露真身的话也不敢来到这里,我跟你说,这里面恐怕大有玄机。这船不会无缘无故的变成这番模样的,加上外面那群一看就是被人操控的邪龙,这墓主人一定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当然了,最重要的一点是。墓主之所以选择葬在这里,不是为了借助龙气而滋补己身,它是想用己身来滋补龙脉!”

“什么?!”听到前半段话还好,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我感觉我脑子已经转不过来弯了,便不可置信的看着慕容云三。问道,“前辈,你什么意思?……”

慕容云三叹了口气,道:“隐龙脉和寻常龙脉不同,寻常龙脉在被葬进亡者后便不会再继续发展壮大,因为它的龙气全都被死者所窃取走了,而隐龙不同,隐龙脉会和亡者产生出一种共鸣反应,亡者借助龙脉滋补己身,荫佑后人,而隐龙脉也会随着时间越来越长而发展壮大,从而为亡者提供越来越多的龙气,这就是人一旦葬在隐龙脉里就很难长久的原因,一方面是被盗墓贼为财而无意挖毁,一方面也会被有识之士而有意识的破坏,因为如果放任不管,等几千年后,隐龙脉发展壮大,会为自己体内的亡者提供无法估量的龙气,而亡者和他的子孙也会受用无穷,很可能会改写历史,所以人们为了不让人刻意的去改写历史,遇到这种已经被人下葬后的隐龙脉都会刻意破坏,以至于隐龙脉被无数人垂涎,却鲜有人敢葬入其中的原因所在,但我们眼前的这个隐龙脉不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