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 江家辛密/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罢,慕容云三缓了缓,接着他面对我好奇的眼光,继续道:“隐龙脉虽然即便被人入葬也会持续性的发展壮大,但无论如何壮大,其中的龙气都会被亡者所摄取,所以非常好分辨,但我刚来这里的时候,发现这里龙气如渊如雾,无穷量的滋养着大地……”

“慕容前辈我来解释吧。”一旁的江夏感觉慕容云三所说的太过晦涩难懂。便咳咳两声后,冲我说道:“其实这非常好理解,把隐龙脉比作一个水管的话,那我们的中华便是一块菜地,如果隐龙是无主的,那这根水管便会持续滋养菜园,使菜园里的植物愈发浓郁茂盛,而隐龙脉中一旦有人下葬,那便相当于有人占用了这根水管,虽然这根水管会越来越粗,水量也越来越多,但这已经和菜园无关了,但我们眼前所面对的情况有些不同……比如,你知道压水井吗?”

我点了点头,因为自小生活在农村。所以我对压水井并不陌生,压水井是以前农村没有抽水泵的时候所使用的一种人力取水机,利用一个压棍,来从水井里取水的工具。

“我们眼前的这个隐龙脉是一根非常粗的水管,虽然它已经有主了,但这个主人很怪异,它仿佛是把这个水管改造成了一个压水井,以自己的力量把这根水管的出水量成倍提升,但所得的水却全都拿来浇菜地了,可以说……是种十分雷锋的行为。”说到最后,江夏的脸色十分怪异。

此时我的心情和江夏差不多,因为江夏的这种比喻十分接地气,让我很快就理解了,但理解了隐龙脉的诡异表现,我却理解不了墓主人是怎么想的,千辛万苦找了一个隐龙脉,又千辛万苦打造出了一艘龙船,结果最后自己舍身当了一把雷锋,所以说……它图什么呢?我想不通。

“你想不通是正常的……因为我也想不通。”江夏看到我的脸色后也无奈的耸了耸肩,道:“但无论如何,它肯定是有自己的目的的。”

我点了点头,随后还没来得及再说些什么,慕容云三就又看了我一眼,道:“对了,你俩先在这等着,我去把其他人都给找回来。”

说罢,他还没等我发表什么意见,就犹如一阵风一样向外闪了出去,这时墓道里便只剩下我和江夏二人了,我们沉默了一会后。我想了想,便打破寂静问道:“小夏哥,你想要找的干将有没有找到?”

江夏愣了下,仿佛没料到我会问这个问题,接着他脸色略有些苦涩。道:“没呢,看来是找不到了。”

我闻言冲江夏身后看了一眼,发现莫邪剑正背在他的身后,接着我宽慰的看了他一眼,道:“没事的,来日方长,你一定能找到干将剑的。”

“你不懂,已经快要来不及了。”江夏惨笑一声,接着他想了想,末了看着我心事重重的说道:“初三。我拜托你一件事情,你能不能帮我?”

“什么事,小夏哥你说。”看着江夏慎重的表情,我立马严肃了起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江夏所说的事情一定不小。

“如果我不在了,希望你能多开导一下思越,这孩子脾气倔,我要是不在了没几个人能压的住他,也只有你的话他才能听进去几句。”江夏想了许久。才鼓起勇气对我说道,那疲惫的语气,仿佛在诉说着什么压抑了许久的心事。

“小夏哥,你什么意思?”我皱了下眉头,心里咯噔了一下,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在瞒着我们,不然怎么跟托付后事一样,江思越的脾气你比我清楚,如果你真走了,他绝对会把洛阳翻个底朝天的。”

这时。我心里忽然想起了以前姚九指对我说过的话,江夏历代都是双子,这雷打不动的简直就像个诅咒,再加上江夏仿佛有苦难言的语气,我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才语气柔和的说道:“小夏哥,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不多,但也算是同生共死过的人了,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跟我说,能解决我们会一起帮你解决,即便解决不了……你也要让我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然我怎么可能会答应你这样的条件,你说是嘛?”

江夏想了许久,最后他点了点头,同时缓缓向我讲述起一段往事,一段被江家严禁外泄的秘密。

“不知从何时起,我们江家嫡系每代便只生双子,按照族规来说,双子中最年长的哥哥将继承家主之位,而弟弟,就只能去家族禁地深处,去看守一样东西。”

“看守什么?”我心里微微一动,随后紧追不舍的问道。

江夏叹了口气,随后便轻轻吐出了几个字,但话语中的含义却让我极为震惊。

“一口棺……”

一口棺材!这句话姚九指也对我说过。只是当时我还以为姚九指是开玩笑的,因为以江家的实力,怎么可能连一具棺材都对付不了,但如今从江夏嘴中我听到了确切的答案,只是到头来我万万都没有想到,江家最难以启齿的一段往事竟是一具棺材。

“这具棺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江家,但从这口棺材出现的那一天起,江家嫡系出生的后人便为双子,其实当年我们江家嫡系远不止这么点人,但是那口棺材出现之后,嫡系便只有一支人才能够繁衍后代,而其他族人则犹如中了诅咒一般,至死都生不出自己的孩子,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江家便开始看守这具棺材。以防里面的东西祸乱人间,不过看守的代价,便是双子的其中一人。”

江夏口中的消息太过劲爆,以至于让我迟迟都没能缓过心神,但最后我深吸了口气。并冲着江夏疑惑的问道:“难道……一定要嫡系的后人才能看守,别的人就不行?或者说,你们江家没能力毁掉那具棺材?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没错,这样的方法以前不是没人试过,但是如果看守的人不是江家嫡系,那么那个人第二天便会人间蒸发,是真正意义上的人间蒸发,连点残骸都不会留下,而且棺材里的东西还会骚动,以至于让我们只能无奈放弃这个尝试。”江夏叹了口气,随后继续道:“另外,毁掉那具棺材不难,但这样做会把里面的东西给放出来,那东西以前或许有族人想要除掉它,但是无一例外他们都死了,那东西你没亲眼见到过,其实我也没亲眼见到过,不过……它是极怨之怨,极恨之恨,是万恶的源头,想要杀掉它近乎于不可能,甚至如果没有江家嫡系镇守的话,想要困住它都异常的艰难。”

“没想到呀……”我咂了咂嘴,异常感慨的说道:“你们江家简直就是默默付出的大英雄呀,难怪你们可以成为洛阳倒斗秩序的守护者。”

“大英雄?……”江夏愣了下,随后他脸上露出一丝极为苦涩和自嘲的笑容,道:“算了,不说这一点了,总之棺材里的东西叫什么。是谁我都不得而知,但我只知道一点,如果我不找到干将莫邪剑的话,再过一年思越便要去禁地镇守那口棺材了,禁地只要一进去,那么一辈子都不能出来,所以如果找不到干将莫邪的话,我打算顶替思越,去禁地镇守邪棺。”

“这事……思越知道吗?”我张了张嘴,忍不住问道:“还有,找到干将莫邪剑对你有什么帮助吗?为什么你这么迫切的想要找到它,这一定是有原因的吧。”

“没错,之前我说过了,干将莫邪剑是至阳之剑,可斩邪如泥,有它在,我就有把握去禁地深处,了结棺材里的东西,也了结困扰我们江家一千多年的宿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