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你是谁?/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到最后,江夏沉默了会,才道:“我是家中长子,所以无论怎么说,也应该是我这个当哥哥的去承受一切,哪怕最后我没有找到干将剑,去禁地镇守的人也应该是我,而不是思越。”

听到这,我也不得不为江思越有这么一个好哥哥而感慨了,随后道:“你当初之所以加入总参。也是为了这个?”

江夏点了点头,并没有想要隐瞒的意思,道:“当初思越成年之后,家族长老便有意让我接任族长,从而让思越去看守禁地,我无法接受这个安排,和我爸坦诚布公的谈了一夜后,自知无法改变家族决定的我便去了总参,一是因为总参背景深厚,借助它的资源我才有可能找到干将莫邪剑,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思越,如果我走了,家族总不可能再把思越送去禁地,所以我便以此来拖延时间,只是……现在看来好似已经拖延不下去了。”

我下意识的愣了下。随后连忙问道:“怎,怎么了?是不是江家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江夏点了点头,脸色阴沉的说道:“这两年不知道为什么,那口棺材里的存在开始频繁的躁动,再加上我叔叔身体不好,似乎已经快要圆寂了,如果我叔叔一死,那么没人看守禁地,就只能我去了。”

我沉默了一会,此时我能够看出江夏心中的苦闷,但想要找到干将剑这种神物只能靠运气,急是急不来的,于是我拍了拍江夏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天无绝人之路,你一定会找到干将剑的,到最后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陪你去江家禁地,把那个棺材里的鬼东西给铲除掉,这东西就像个定时炸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炸了。”

“什么?可这不关你的事呀。”江夏愣了下,仿佛没想到我会这样说。

我笑了笑,随后道:“当初在巫显你和思越没少帮我的忙,你总要让我把这个人情给还了吧,再说了,你要真去江家禁地一辈子都不出来,那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江思越呀?我可没脸见他。”

江夏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要说点什么,但这时眼前的墓道口闪来了两个黑影,我定睛一看。发现正是慕容云三和金大发。

“嘶……慕容前辈,您就不能慢点吗?这风把我的鼻子都吹歪了。”金大发揉了揉鼻子,随后顶着一个鸡窝头很是幽怨的看着慕容云三。

“还有七八个人,我那有功夫慢悠悠的带你过来,你就知足吧。”慕容云三白了金大发一眼。随后便又飞奔出去找其他人了。

金大发牢骚了几句便将目光对准了我们,当看到我身旁的江夏时他面色一喜,冲上来抱住江夏就喊道:“小夏哥,我特么想死你了!”

江夏一脸无语的把金大发的头给推开,随后咳咳两声,道:“大发,好久不见呀,你肚子里的炸弹怎么样了?”

“快别说了!赶紧救救我吧!”金大发一听顿时急红了眼,道:“你是不知道呀,这段时间我拉屎都不敢用力。生怕把肚子里的炸弹给磕着碰着了,天天晚上愁的都睡不着呀!你看看我这头发,是不是掉了好些!”

江夏非常敷衍的瞄了一眼后,摆手道:“得得得,放心吧,这次我带人过来了,死不了你的,你就放心吧。”

金大发先是一愣,随后脸上涌出了一抹狂喜,但这次没等我们三人聊上多久。慕容云三就把和江夏同行的几个总参队友给送了过来,因为有外人,所以我和金大发言行收敛了不少,等众人互相做了一个自我介绍后,一个相对而言比较年轻的小伙子忽然拿着一个小相机便走到了我的身旁,随后兴奋的说道:“我能和你们合个影吗?”

“合影?”我愣了下,随后问道:“怎……怎么了?”

“咳咳,小段,别忘记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组织给你的相机时让你取证的。不是让你和别人合影的。”江夏在一旁咳咳两声,接着冲我笑道:“你们之前在罗布泊的行为感染了我们总参内部的许多同志,尤其是新入总参的对你们更是无比崇拜,这个小段刚进总参没多久,只是非常有天赋。所以初三你不要和他见怪。”

“没事没事……”我脸皮一红,心里莫名有些触动,这种不知不觉间被人当英雄的感觉很好,最起码,让我知道我们在罗布泊的行为并不是白费的。

和那个姓段的总参队员合照之后,慕容云三这次送过来的人居然是徐知海和彼得,对待前者慕容云三还比较的温柔,对待后者就直接粗鲁的扔在了地上,接着他将目光对准我,道:“初三,要不要直接杀了他?”

见彼得落网,再加上江夏他们带来了专业的医疗人员,所以金大发肚子里的定时炸弹随时都可以拆除,见状我犹豫了下,随后刚想点头同意,地上的彼得就忽然阴惨惨的笑了几声。

“呸,你个孙子,死到临头还敢给我装神弄鬼的,看老子我特么不踢死你丫的!”说罢,金大发就冲上去对着彼得一顿拳打脚踢。而彼得在此过程中只是笑着抱头,对金大发的行为不闻不问,见状我走上前拉开了金大发,随后对着地上的彼得说道:“彼得,如果你现在没有底牌了,那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呵呵,初三,你知道赌徒最忌讳的时什么吗?”彼得擦了擦鼻子上的鲜血,随后冲着我不以为然的说道。

我眉头一皱,没好气的说:“你有话就说,别再给我绕圈子。”

彼得耸了耸肩,接着神秘兮兮的看了我一眼,道:“赌徒最忌讳的就是孤注一掷,如果我有一个亿,我会下九千万。但我绝不可能一点后路都不给自己留,因为如果你失败了,那你就完了,所以,人要给自己留后路。”

接着。他看了我我身后的金大发,笑道:“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在我们前面的那群人是谁了,虽然你告诉我他们是你的仇家,但你的演技还是太拙嫩,更甚至,即便你表演的天衣无缝,但我已把全部身家放在了长生药上,而当时能保住我性命的唯一筹码便是这个金大发,你感觉……我会因为你的一己之言而选择相信吗?哈哈哈!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遥控器,我也从来没有设置过什么炸弹时间!”

说到最后,彼得发出一阵疯狂的笑声,接着他把自己的上衣拉开,露出了肚皮上一条细长的伤口,接着面对震惊的我们,彼得说道:“在给他肚子里放定时炸弹的时候,我就给自己的身上也做了一些小手脚,其实我在自己肚子里放置了一个小玩具,它没什么用,只能检测我的心跳罢了,但有意思的是,只要我死了,它就会发出信号,而你朋友肚子里的炸弹,也会轰隆一声炸碎,怎么样?是不是很出乎意料呀?我的朋友!”

众人沉默了一会,半饷,一旁的慕容云三忽然露出一个阴惨惨的笑容,道:“那我把你的四肢扭断。让你成为一个人棍怎么样?到时候我们不就有时间慢慢拆除这个炸弹了嘛?”

“没错,你说的很对。”面对慕容云三的威胁,彼得毫无畏惧的和其对视一眼,道:“但……我的某颗牙齿是假的,而假牙里充满了剧毒药水,只要咬开这个牙齿,那么我会在数秒后立即死去,这是二战时期西方特工的配置,为了防止被敌人捉到后泄露情报的小玩意,虽然技术含量不高,但出奇的好用。”

慕容云三沉默了一会,接着他蹲在地上,紧盯着彼得的脸庞,道:“你有一个老而腐朽的灵魂,我看得出,你的灵魂和你年轻的肉体格格不入,你是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