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终达/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是谁?……”彼得低下头沉默了一会,接着他笑了笑,道:“我是谁有那么重要吗?你们只需要知道,我手中握着金大发的命就可以了。”

坦白的说,我确实没能料到彼得会如此疯狂,居然将自己的命和金大发的命相连到了一起,这样即便是有慕容云三,也对彼得无可奈何。

“这个疯子……”金大发骂了句,随后叹道:“不好意思呀初三,是我连累了你们。”

我白了金大发一眼,随后没好气的说道:“行了吧,没了你彼得一样会下手,那个人不是你就是墨兰和我,所以你就别埋怨了。”

“对了……”此时的江夏仿佛想起了什么,便问道:“墨兰呢?我怎么没见到她。她不是和你们在一起的吗?”

我和金大发对视一眼,接着都苦笑了一声,想了想,我便把墨兰掉入陷坑的事情告诉给了江夏,但江夏面色一愣还没来得及说过。一旁的慕容云三就说道:“那个陷坑不一般,当时我下去看了眼,里面有好几条不知道通往了那里的隧道,那个女娃娃掉下去后不是必死之局,所以你们的做法是正确的。”

闻言我浑身猛地一震,如果那个陷坑里面真如慕容云三所说,那墨兰确实还可能没死!

想到这我犹豫了下,接着对地上的彼得说道:“对于你的身份我们可以不追究,但是你如何保证等走到最后,你不会言而无信的杀掉金大发?长生药只是一个传闻,它不一定存在。”

彼得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接着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笑道:“关于这点我之前已经承诺过了,你可以选择信和不信,但这并不能改变什么。”

彼得的话让我心里很没有底,但现在的情况是杀不能杀,放又不能放,所以我有些无奈,却又无可奈何。

看现场的气氛不对劲,一旁的江夏咳咳两声,道:“这件事之后再说,我们先想想怎么从这迷宫里走出去吧,不然一切都是空谈。”

江思越点了点头,也应和道:“是呀,与其在这里争论,还不如想想怎么出去,你们说呢?”

我和金大发对视一眼,随后都默默的点了点头,于是就着江夏和江思越给出的台阶,我想了想,道:“你们比我们先进到这个迷宫里,有什么发现吗?”

江夏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刚开始我们也是一起往前走的,但是走了许久都没有走出去。最后无奈之下我们只能和你们一样采取分兵战术,但效果也并不好。”

我点了点头,接着又看向了慕容云三,问道:“慕容前辈,依靠你的速度都无法走出这个迷宫吗?”

“你以为呢?”慕容云三白了我一眼。说道:“这个迷宫依靠单纯的速度是无法走出去的。”

我沉下心来想了想,发现只依靠单纯的走的话是没可能走出这个迷宫的,但依据以往的经验,这个船墓里任何一关都没有单纯的死局,所以一定有什么线索被我们遗漏了,想到这我脑海忽然闪过了一道亮光,接着我抬起头,对着众人说道:“刚进来这不久,我听到一个老者对我说苦海无涯,回头是岸。这会不会是什么线索?”

“你也听到了?!”江夏吃惊的抬起了头,随后看着我反问道。

“我也听到了,当时还挺纳闷的,但怎么找都无法找到说话的是谁。”

“我也是呀,说起来还挺吓人的!”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随后我们发现了一个现象,那就是每个人都听到了那句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于是想了会后。金大发小心翼翼的说道:“当时我以为这是墓主人耍的花招,目的就是让我们动摇信心,但现在看来,这难道是个线索?”

我点了点头,随后脑海中一直念叨着这个苦海无涯,回头是岸是什么意思,但想着想着,我脑海里就只剩下一句话了――回头是岸!

“回头是岸!”

“我知道了!线索就是那句回头是岸!”

知道真相的我几乎和江夏异口同声的说道,而金大发见我们二人这么激动不禁有些疑惑,道:“怎。怎么了……咱们不会真的要放弃此行回洛阳吧?那墨兰姐呢?她怎么办?”

“不是!”我摇了摇头,随后说道:“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主墓室其实就在我们的身后,那句回头是岸也不是让我们放弃,而是要让我们往后面走!”

“嗯。我感觉也是。”江夏十分冷静的点了点头,道:“这个迷宫十分诡异,我们江家的分路决在这里都不起作用,再加上这一路什么线索都没有发现,如果非要说线索的话,也就只有这句回头是岸了。”

“可是……”金大发犹豫了下,接着说道:“我们刚刚不就是从后面走过来的吗,如果真有主墓室的话应该早就发现了。”

“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就先姑且听初三和江夏的吧。”想了会,慕容云三终于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众人随后又商量了会。最后决定先姑且试一试,往后面走,接着没往后面走多久,黝黑的墓道里忽然出现了一点亮光,我们凑近一看,发现这条墓道的尽头竟然有一个不知大小的墓室!

“卧槽,还真特么在这,真是有鬼了呀……”见到那个墓室,金大发顿住了脚步,接着一脸畏惧的说道。

这时我的面色也有些凝重,因为当时我之所以让往后走,其实是死马当做活马医的无奈,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我们一路走过来的后方,居然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座墓室,这真的很让人心底发寒,因为我们口含干骨丸,所以不可能中一些迷幻性的瘴气,那所谓的鬼打墙也就不存在了,既然不是幻觉,这一切又是怎么发生的呢?我不敢去想。

“叮当……叮当……叮当……”

正当我们所有人都顿足不敢再继续往前的时候,从墓室中忽然传来了一阵音乐,是那种非常喜庆的音乐,听到这阵音乐的我们心里更是惊疑不定,这时。慕容云三回头看了我们一眼,并淡然道:“有我在,天塌下来有我扛着,你们怕什么?走,进去看看。”

说罢,他便一马当先的走在了最前面,只是当走进墓室里后,慕容云三的脸忽然变得十分的怪异……

当我走进面前这座墓室里的时候,发现这墓室异常的大,说起来最起码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而且这个墓室里并没有用青铜或者是青砖修饰,通体用的都是船身所属的铁木,再加上里面没有什么摆设,所以看起来异常的空旷。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墓室正中间的天花板上。有一个巨大的天窗,天窗用一块巨大的水晶打磨成了玻璃,以阻隔外面无穷无尽的海水,而且那块水晶并不是纯透明的,里面有一些颗粒状的结晶体。虽是瑕疵,但站在它的下面犹如头顶上是一片星河一般璀璨,而那漆黑的海水也成了万古长夜,为这空旷的墓室增添了一丝美感。

但让慕容云三露出如此怪异表情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在墓室中央,有一块凸起的青石坛,而青石坛前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满了佳肴,而青石坛上有一队身穿红衣的喜庆宫女,她们手持铜棍,敲打着面前的一排编钟,从而发出一阵异常清脆好听的音乐,而这个本应毫无生气的墓室,因为被装点上了许多大红巾帛而变得有些喜庆,但最让我吃惊的是青石坛的正中有两个人。

这两个人是一男一女,男的身穿红色梁冠服(古代男子结婚所穿的服饰),头顶乌黑的长发也被绾了起来,最主要的是这男人生的剑眉星目,放到电视里绝对是足以迷倒万千女性的帅哥,而他的身旁坐着一个女人,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墨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