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 受制于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刻,墨兰一身凤冠霞帔,她嘴唇红殷似血,脖颈似如暖玉,从始至终,她低着头,面对我们的到来都没有丝毫表示,看到这我心头先是一震,随后连忙往前走了两步,大喊道:“墨兰,你怎么了?!”

“今日是我大喜之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诸位还请入座。”

说话的不是墨兰,而是那个帅气的有些不像话的男子。他挥手屏退了那排宫女后,冲我们微微笑道。

“嘿,你这个小白脸,什么你大喜之日呀?说话害不害臊?成婚?你问我们墨兰姐答应了吗?”金大发一听这话瞬间毛了,随后冲着那个男子破口骂道。

“小白脸?”那男子愣了下。随后大笑几声,道:“我可不叫小白脸,在下姓徐市,字君房,生前乃齐地琅琊人士。”

“徐市君房?……”金大发愣了下,随后不可置信的指着那个男子,说道:“你特么就是徐福?”

“行了,别瞎嚷嚷了。”慕容云三挥了挥手,随后对着我们说道:“人家既然让我们过去坐,那我们坐不就完事了?”

说罢,他一人走到了宴席上,随后一屁股坐在了首位上,接着更是端起面前的一杯酒,一饮而尽后还咂了咂嘴,道:“虽尝不出滋味,但酒还是好酒的。”

徐福饶有兴趣的看了慕容云三一眼,随后道:“如果没有看错的话,老前辈是旱魁一族吧?自古旱魁一族生而不能长久,老前辈修炼至今,当世几无人可与您匹敌呀。”

“惭愧惭愧,有几人能与我匹敌我不知道,但你……算一个。”慕容云三笑了笑,随后漫不经心的说道。

见慕容云三都坐下了,我们也只能无奈的走到了宴席旁,虽然桌上菜品异常惹人垂涎,但我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这上面,而是紧紧的盯着墨兰,见墨兰连抬头看我一眼都不肯,我心头不禁有了些恼怒,道:“徐福,你到底对墨兰做了什么手脚?”

徐福转眼看了我一会,那双眼睛中满是好奇,仿佛要从里到外的把我看透彻,但看了会后他忽然一笑,道:“我可没对她做什么手脚。只是她舍身救了你,你们却毫无动作就继续前行,此番举动着实让人寒心,至于和我成婚之事,也是她一厢情愿。兰儿,是嘛?”

说罢,徐福一脸温柔的看向了墨兰,一旁的墨兰只是冷着脸点了点头,但那轻微的动作却仿佛是一记记重锤砸到了我的心上,一旁的金大发更是忍受不了,站起身便对着墨兰说道:“墨兰姐,当时你掉下去后初三心灰意冷,说什么都不肯走,我们想要下去。但是陷坑机关被人做了手脚,怎么打都打不开,最后我只能告诉初三巫显预言的事情,他才收拾好心情继续往前走,为的就是走到最后质问徐福你在那里,你可千万不要误解了我们呀,这老家伙是不是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

墨兰眉头一跳似乎有了些触动,但最后她干脆闭上眼不再去看我们,见到这我和金大发差不多,心里都是一片冰冷。

“你们别再说了。这女娃娃没被人做什么手脚,都是一厢情愿的。”一旁的慕容云三叹了口气,只是话语中的事实更是让我绝望。

“说的再好你们最后还不是走了,枉墨兰对你一往情深,你可知道宋莹莹所弹奏的那曲曲子叫什么?那叫凤求凰!”徐福摇了摇头,叹道:“如若一般人听了凤求凰,内心会涌出无限的幽怨,最后杀害自己心上之人,但她……古往今来能抵住凤求凰琴声之人很少,但她算一个。如此女子你不珍惜,便干脆放手就好,何必再苦苦纠缠,何况你扪心自问一下,你是否只喜欢墨兰一人。如果不是,你又有什么资格再去纠缠别人呢,初三。”

徐福的这番话语如若烈火一般在拷问着我的内心,但我却怎么都反驳不了咄咄逼人的徐福,无它,只是理亏。

此时即便就是金大发都有些哑口无言了,见我们露出这等神情那徐福不屑的笑了笑,随后道:“放心吧,从今往后你不必再纠结了,也算给了你一个解脱。”

解脱?听到这我似乎有了些触动。一股无法控制的愤怒之火迅速吞噬了我的理智,我抽出禾刀指向了徐福,道:“墨兰喜欢谁我不管,但我可以肯定,她喜欢的人不是你,即便我没资格,可你也没有资格,你不过是一个死了还不老实的阴尸而已,墨兰我一定要带走,出去后她喜欢谁我都会由衷的祝福她,可是让她陪你在这万丈海底永远受苦,我不答应。”

“你不答应?”徐福愣了下,随后他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道:“你有什么资格不答应?如果不是阿奴一时大意再加上他诚心求死,你们连第九关都过不了,论力量你在我眼前连一只蝼蚁都算不上,你有什么资格来向我提出异议?”

说罢,他还没等我接腔,就犹如一阵旋风一样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随后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并不屑的嘲笑道:“你不甘?你愤恨?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我是阴尸,你又是什么?你浑身的王血已经即将逆流,再过不久你就和我一样会变成一具死尸,即便你不再动用王血,你也少了二十年阳寿。你个短命之人,又有资格去追求什么?嗯?”

徐福尖锐的话语犹如一把把尖刀一样戳在了我的心上,说到短命之人的时候,我浑身更是涌上了一股无力之感,人的一生大多只有70多岁,少了二十年阳寿的我更是只能活到五十多岁,而去除掉我的年龄,满打满算我也只有二十多年的阳寿了,二十多年……

这时,青石坛上一直闭目不语的墨兰忽然站了起来。接着她对着徐福大声问道:“徐福,你什么意思,什么少了二十年阳寿?”

“他用了一种不知名的秘技,所以神魂已经枯竭的非常严重了,估摸着已经少了二十年阳寿。如果再用一次……估计他自己就会变成他印中百鬼的其中一员了。”徐福回过头,温柔的看着墨兰说道。

“什么……初三,你的身体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九爷没有跟我说过!”墨兰正要走下青石坛,却被一旁的徐福给拉住了,随后徐福一脸温柔的冲墨兰摇了摇头。道:“不是说好了不管他的吗?”

“可是……”

“没有可是!”

墨兰刚想说些什么,徐福的手上就猛一用力,连话语都加重了几分,看墨兰痛苦的神色,我心里一痛,接着我提着天官印走到了徐福的面前,正色道:“没错,我再用一次天官印或许会死,但是至今为止,逼我发动这招的人都死了,要不你来试一试,看我发动这招之后,是你先死,还是我先死。”

徐福沉默了一会,接着他放开了墨兰,盯着我忽然一笑,随后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面前的徐福便已经消失,当再出现的时候他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身后,同时我的两条胳膊也被他扯住,剧痛传来的同时,徐福也在我身后轻声说道:“没错……你的天官印很厉害,但是死在你天官印下的人一定不知道这一点,只要不对你发动必杀一击,那么天官印里的百鬼便不会出来,所以我可以把你的四肢扯断,然后你会变成一根人棍,但你一直以来做为自信倚仗的天官印却不会有丝毫动静,你死,还是我先死,要不我们试试?”

“初三!”这时,见我被擒后金大发连忙冲了过来。

“谁让你过来的,滚!”徐福在身后骂了一句,接着只见从地板上涌出无数黑色的发丝,转眼间就把金大发给团团包裹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