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兴衰/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到这时,徐福的脸上多了许些哀伤,似乎在回想一段沉痛的往事。

“那时,大秦刚刚一统,国内可谓是海内生平,朝廷也前所未有的上下一心,那时秦朝的一切都是好的,我们身为秦朝子民也格外骄傲。”这时,徐福顿了顿,随后才继续说道:“我虽是齐国人士。但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此乃常理,七国相互间的征伐也让太多人死于非命,所以这一切都需要有人划上一个句号,而这个人就是嬴政。”

我点了点头,其实徐福的话语并不难理解,他虽本是齐国人,但也是有大智慧的那种人,知道要想解决列国间连绵不断的征战就只有统一,所以虽然徐福身为齐人却为秦朝一统而感到高兴看似没心没肺,但实则属于那种心系天下之人。

稍微解释了一下后,徐福便又继续说道:“其实我从小就跟随师傅在山上修行,因为我天姿过人,所以很快便把师傅的看家本领给学到了手,在我刚及弱冠之龄的那年,秦朝刚刚完成了统一,而我师傅也摆了摆手,说盛世已到,让我下山自谋出路,所以我便遵循师傅之命下山修行,那时我心高气傲,遇到不平之事也喜欢管一管,因为太早显露锋芒,所以没过多久朝廷便注意到了我,在得知我师傅的身份后。朝廷便许诺众多丰厚的条件,想要吸纳我去咸阳,当时的我没有太过犹豫,就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这时,徐福的脸上露出了少许得意之色,其实我也能理解他心中想法,毕竟刚刚成年,正是年少轻狂的时候,偏偏这时还被帝王相中,这等境遇确实足以让人为之艳慕。

“进咸阳后,我确实没有辜负师傅十多年的培养,只稍微展露了几手便让占星司的那群老家伙汗颜,所以毫无意外,我就成为了最年轻的占星司主,那时嬴政也对我格外器重,就连东巡都让我时刻伴在左右,这本是一件好事,却没想到。”徐福叹了口气,接着脸色变的不是很好看,说道:“当王驾巡至金陵的时候。我和往常一样夜观天象,那时秦朝刚刚建立,所以紫薇帝星格外闪耀,这本是一件例行的公事,但之后发生的事情却让我万万都没有想到。”

听到这我的心头猛地一震。回头一看发现金大发和江夏他们此时也和我相差不多,术士,金陵,东巡,这一个个事件让我不得不联想到了一件事务!

徐福没有在意我们的神情,而是继续自顾自的说道:“那晚,我站在青牛山上以便观星,却发现东面的天际有一片彩霞,这彩霞外红内黄四四方方,看似美丽却让我心头直跳。因为那不是别的,正是一股浩荡的王气!要知道王气这种东西只有帝王才能拥有,而但凡哪个地方出现了王气,那里之后就肯定是要出皇帝的,当时我不敢停留,连忙去觐见秦皇告诉他金陵有王气,再不尽快处理以后秦朝恐会生变,而秦皇震怒之下也并没有多疑,而是问我应该怎么处理,我略一思寻便告诉秦皇。金陵之下自古以来便有一条真龙脉,这条真龙脉是一国之基千万不可枉动,现在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多半是有人擅自葬在了真龙脉里,到时候只需要将陵中之人从棺中拖出来,就可断金陵王气源头。”

“初三……这世上真的有事会这么巧吗?”金大发看了我一眼,随后发出一声苦笑。

我摇了摇头,因为当初劝谏秦始皇挖断真龙脉的是另一个人,并不是眼前的徐福,所以此中一定还有隐情。

之后的事情印证了我的猜想,徐福叹了口气。继续道:“刚一开始,秦皇确实听从了我的建议,在找到陵墓入口后便派大军进去,本以为一切都是手到擒来,那成想里面别有洞天。一路上秦皇禁卫军损失惨重,这些禁卫军多是秦朝子弟,从秦皇继位便跟随在他的身边,所以一下子折损了这么多秦皇开始有些暴躁,尤其是到了最后,据幸存下来的禁卫军说,从一口棺中飞出一具仙尸,这仙尸在人群中大开杀戒,让本就损失惨重的禁卫军更是折损的所剩无几,这时的秦皇不仅暴躁。还开始对我有些不满了,再加上平时我太过自傲,在占星司里也并不能服众,有不少秦朝老臣都对我阴奉阳违,借着这次机会。便有人对我发难了。”

“不会是……唐博吧?”我咽了口水,随后冲徐福问道。

“咦,你也知道呀。”徐福诧异的看了我一眼后才点了点头,道:“没错,那人正是唐博。唐博是秦朝老人,在占星司也颇有威望,本来他是要接管占星司的,可是我的到来打破了他的计划,所以他对我也一直是怀恨在心,之前秦王宠信我,所以他一直隐忍不发,这次逮到机会后便立刻向我发难,他对秦王说此墓不详,再动说不定会惹来祸患。所以他劝秦王封印那具棺材,另外还要断紫金山,引淮河之水,以此来扑灭王气,殊不知,这种办法蠢的不能再蠢。”

我在一旁咂了咂嘴,心里却感慨不已,没想到,一个占星司的内斗,居然会引来那么大的祸患。

徐福在一旁缓了会后,随后才一脸愤恨的继续说道:“其实,他的这种办法是能扑灭王气,可是这样做也会让金陵的大龙脉断送,当时我找唐博理论,唐博却说那不是真龙。只是一条寻常的升龙脉而已,当时我气不过,只能连忙去求见秦皇,谁料唐博已经给秦皇灌了迷魂汤,说我不是秦人。是亡国的齐人,之前之所以让秦皇那样做是想惹来大祸谋害秦皇,而秦皇生性多疑,虽然并没有立刻处置我,却也开始冷落我了,对我苦口婆心的劝诫更是不听不闻,最后紫金断了,淮水引了,可大秦的国运也跟着崩塌了。”

听到这我心中有些不忍,于是看着一脸疲惫的徐福劝说道:“那说来。这些大祸也都是唐博一人引起的,和前辈你并没有什么关系呀,所以前辈不要再自责了,说到底,葬送了大秦的不是别人。就是秦皇和唐博。”

“你不懂。”徐福摇了摇头,叹口气后,道:“秦皇当初看重我,把占星司交到了我的手里,之所以会引来后面的大祸。说到底也是我御下不利。”

见徐福这样说,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了,而徐福一个人冷静了会后,才继续说道:“真龙脉断掉没多久,秦朝的国运便开始走下坡路了。而千古一帝的秦皇也迷醉在了权利和自傲之中,修长城,建阿房,无数劳民伤财的工程让大秦百姓怨声载道,而渐渐老亦的秦始皇也开始重视内臣,像赵高之流的宦官开始在朝堂之上一手遮天,这时候,大秦的人心其实就已经散了,不过秦皇还没有老糊涂,那时候的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所以从始至终都没有撤掉我的占星司主一职,我也曾经想要拯救大秦国运,可是……太迟了。”

徐福脸上露出了些哀伤,但更多的却是无力,他想了想,道:“过了不久,我夜观天象时发现紫薇星暗淡无光,便心知秦朝气运即将断绝,但我绝望的同时又有些不死心,所以向一直求寻长生的秦皇说东海有仙岛,我可出海去为他求取仙药,那时的秦皇智勇不再,便很快答应了我的请求,随后我以路途艰难为由,动用了国库中无数的铁木,以及一些铸铁,农耕用品,因为有秦皇旨意所以无人敢阻拦我,也就是如此,我才有机会施展自己的计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