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 与天弈棋/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初三,你仔细想想,你以前找到的那些九世铜莲瓣是怎么来的?它们难道都那么巧合,在每个墓的墓主人手里,随后乖乖等你来拿吗?你怎么就一点都不感到奇怪呢?”慕容云三叹了口气,随后轻轻的点醒了我一句。

慕容云三的话似一道惊雷一样划过我的心头,一瞬间无数疑团浮上了我的脑海,以往那些在找到铜莲瓣后的喜悦所遮掩的一些问题也显露了出来,西丘,巫显,乐山,甚至是东海,每个墓的主人手里或者身边都有一块铜莲瓣在,而且那个铜莲台本身就是一件充满疑团的物件,想想唐代的张初三。历经千辛万苦,动用一国之力,最后机缘巧合之下也才得到一枚铜莲瓣,而这个铜莲瓣还是渔夫从一条鱼的肚子里刨出来的,而那枚铜莲瓣最后在那?在我的手里!

一时间,王莽,唐代张初三,徐福,刘怀仿佛成了徐福口中为我铺路的人,他们在各自的年代通过各种的方法找到了铜莲瓣,接着死前把它带在身边,一直到千年后,才被我这个闯入者给得到!也就是这时候,我才明白徐福口中‘路’的含量,也才明白这局千古棋盘下的有多么大!

一时间。所有原本已经解开的问题好像变得不再单纯,我开始感觉到我身后有一双双的眼睛,它们紧盯着我,在等待最后盛宴的来临,而我。就是那个敲响饭钟的人。

“你也应该明白了些什么东西吧。”徐福叹了口气,随后他摆了摆手,道:“但是你也别太紧张,事情没你想的那么可怕,我换种比喻吧,如果把九世铜莲比作一个悬在半空中的果子,那我们就是在果子下面对它垂涎欲滴的猴子,可是果子太高怎么办?于是第一个猴子便打造出一个梯子,接着死了,第二个猴子发现了这个梯子,但梯子太短,依旧够不着果子,所以这个猴子又把这个梯子给慢慢加长,当无数猴子死去,轮到你这只猴子的时候,由无数前人打造的梯子已经很高了,你只需要把这个梯子给立起来,然后去摘就可以了。”

我苦笑一声,说:“然后摘下果子的我,被无数等待在梯子下面的前人给撕碎?”

慕容云三和徐福没有说话。见到这我心里更是一寒,连语气也不禁颓废了许多,道:“前辈,九世铜莲到底是什么?它是如何出现的?得到它又有什么用处,难道它真的可以让一个死人复生吗?还有。在背后指导你们做出雕刻石板这种事情的人,到底是谁?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在我一连串的问题下,徐福想了许久,才叹道:“九世铜莲从古至今都是一个非常神秘的东西,在数千年的历史中它只出现过屈指可数的几次,而且出现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没人知道,都被当权的上位者给隐瞒了,据说九世铜莲不是死物,它是真正拥有生命的东西,它何时出现已经无法考证了。因为在我那个时代,九世铜莲都是一种上古传闻,在史书上的记载更是少之又少,它仿佛在我们人类萌生灵智的时候便诞生了,随后在不经意间惊鸿一现,它的功用,能力都没人知道,也许有,但那个人不是我,其实我也很好奇为什么所有人都这么追捧九世铜莲。明明没几个人看到过九世铜莲,那到底是什么驱使着它们如此疯狂的呢?其实我心中一直有个忧虑,那就是鬼王们也许并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这一切的背后都有一只幕后黑手,正是它,搅起了这满城风雨。”

我沉默了,其实此时我的,心里不禁有些绝望,最恐怖的事情并不是你的敌人有多强大,而是你根本不知道你的敌人是谁。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但如果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这场仗又应该如何打下去呢?

看到我的表情徐福似乎是知道了些什么,随后他走到我的身旁,拍了拍我的肩膀后。安慰道:“放心吧,我们并不是毫无胜算的,之前我不是已经跟你说过吗?像我们这种占星卜命之人,当修行到一种程度的时候,都会听到冥冥中传来的一股声音。它指引我们,去铺垫一条路,而走在这条路上的就是你,它不是那个幕后黑手,因为我们一直在它的庇护下生活,其实那个幕后黑手或许在漫漫岁月里埋下了许多伏笔,许多后手,但那个声音也同样在千年前布置了一些手段,就比如我的那块石板,它指引你们来到这里。还有其他许许多多看似合情合理,但其实在千年前就已经注定的事情。”

“没错。”慕容云三点了点头,接着他看了我一眼,道:“其实如果较真来算的话,我是活不到如今的。因为当时我造就了太多的杀孽,表面看,是我遁入乐山才逃过一劫,可你知不知道我的许多同族,它们刚刚诞生便被天道雷劫打的粉碎。我是个例外,如果换一种说法的话,那我能活到今天也并不是没有原因的,那就是有人在千年前放了我一马,让我在千年后发挥作用。这个作用也很明显,就是当你的护道人,助你走到最后。”

说罢,慕容云三颇为惆怅的抬起头看了眼头顶,说道:“估计等最终一战之后,无论结果如何,我也要尘归尘土归土了。”

受慕容云三的影响,我也抬起头看了眼头顶,其实慕容云三和徐福的话已经说的很直白了,甚至直白的让我有种恐惧感。原来……老天爷并不是没有眼睛的。

“这样说来我们也是同病相怜,来,应满饮一杯!”徐福笑了笑,接着举起酒和慕容云三对饮了一杯,喝完后慕容云三擦了擦嘴。笑道:“也就是在你这里,在外面我可不敢说这么多的话。”

看着慕容云三和徐福谈笑风生,我的嘴里有些苦涩,接着我想了想,对二人问道:“前辈。难道每个人的命运真的就是固定的吗?是不是我们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偏离预定的轨道?”

慕容云三愣了下,接着他放下酒杯,对我摇了摇头,道:“之前秦行天对你说过。你是命运之外的人,这句话并不是说笑,你感觉自己够聪明吗?你感觉自己身上有什么妖孽过人的地方吗?其实并没有,那为什么它选择的那个人是你,不是我。不是金大发,更不是任何人呢?如果只是论优秀的话,在三国时期诸葛亮就应该解决了一切,也轮不到你来瞎操心,之所以选择你,是因为你就像是一枚硬币,一枚任何人都无法预测到结果的硬币,你可能是正,你可能是反,甚至可能会立起来。但无论结果如何,谁都猜不透,连它都不行,我想这也就是它会选择你的原因之一。”

虽然慕容云三说的这番话很是伤人,但我心里却松了口气,如果我的命运真是无法预料的话,那巫显预言中的一切都不能做数,而我,也不用再去面对那个让我足以感到绝望的已知未来。

“行了。”这时,徐福忽然站了起来,接着他冲我们大家看了一眼,笑道:“现在该问的也问了,该说的也已经说了,你们是时候走了,再不走的话,等下有人来了那可就麻烦了。”

说到这徐福又回头看了我一眼,并嘱咐道:“之前有人不是给了你一枚棋子吗?那枚帅棋你要妥善保管,时刻带在身边,等时机到了,它会发挥大用处的,这也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