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终了/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等等等!”听到徐福要逐客我连忙摆了摆手,随后问道:“前辈,我还有几件事不是很明白,那个陨铁面具,和第七层的死亡之花是怎么回事?”

徐福愣了下,随后他笑了笑,说道:“陨铁面具是之后我托人买来的,只不过买的都是一些边角料,那块预示着秦朝灭亡的陨石核心却不见了踪影,而第七层的花不是我得到的,它只生长在它需要生长的地方而已,而我只不过是为它留了块场地罢了。”

说罢,还没等我再问什么,这时从墓室门口忽然刮来了一阵黑风,徐福面色一变。随后道:“我现在让船上潜,等它到达一个你们可以承受的位置后你们打破头顶的那块水晶,然而从缺口里面出去,那些家伙来的太快了。”

徐福话音刚落,只见从那股异常邪异的黑风里就走出了三个人,这三个人中有两个人我非常熟悉,当看清它们的脸庞后我面色不禁为之一变。

这三人中有两人是细阳候和鬼仆,而另一人则是一个身穿黑袍,头戴朝天冠的年轻男子,这男人面容有些文弱,不过他的一双眼睛却没有眼白,是纯黑之色,看起来有些骇人,等它们出现后不久,那像是领头之人的文弱男子便对着徐福微微一笑。道:“君房,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呀。”

正当我因为细阳候和鬼仆的突然出现而感到心惊不已的时候,一旁的徐福忽然叹了口气,接着他往前走了几步,在地上一跪便说道:“微臣拜见长公子。”

长公子?我先是一愣。随后立马明白眼前这文弱书生一般的男子是谁了,这居然是被赵高假圣旨逼得自杀的扶苏!

“原来,你还知道自己是大秦的臣子。”细阳候冷笑一声,随后看着徐福说道:“君房,当年陛下信任你,让你出海求取仙药,可是你竟然敢欺骗陛下,带着陛下给你的龙船自沉到了这里,图谋隐龙脉,你好大的心机,我大秦之所以会亡国原来全都是你搞得鬼。”

说罢,细阳候扭头看了我一眼,接着它恍然大悟的笑了笑,道:“我说你这个缩头乌龟怎么突然肯现身了,原来为的就是这小子?”

“切不可乱说!”为首的扶苏轻轻呵斥一声,细阳候就识趣的不再言语,接着扶苏看着地上的徐福说:“原以为你真的是带着父皇对你的一番信任出海自立为王去了,但没想到你居然是另有良图,君房,我和父皇都错怪你了。”

“陛下当年将占星司交给微臣。微臣的手下却酿成大祸,此事微臣有愧,之所以以身饲龙,不过是想求个心安罢了。”徐福笑了笑,随后自顾自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放肆。公子让你起来了吗?”一旁的鬼仆大骂一声,接着一拳轰向了徐福,但徐福一声冷笑,从地板上便涌出无数黑色发丝,将半空中的鬼仆给团团包裹了起来,任鬼仆如何挣扎,那些黑丝都犹如钢绳一般坚韧,也让鬼仆的挣扎成了无用功。

“这里轮不到你来插嘴,但君房你的火气也未免太大了点吧。”说罢,扶苏身化一阵黑风。当它的身形再出现时,只见其手里正提着鬼仆,而扶苏的脚下则有一堆断成两截的黑色发丝,犹如被斩断的小蛇一般痛苦的蠕动。

见此情形徐福眉头一皱,似乎是没有料到扶苏的武力会这么高,但后者此时却微微一笑,将手中的鬼仆随手扔到地上后,才将目光转向了徐福,道:“虽你当初出海的本意是好的,但是你还是回去和父皇解释下吧。这些年,他为了你的事没少动气。”

“长公子可知陛下目前所行之事?”徐福眉头一皱,随后说道:“若陛下保证不再参与九世铜莲的事情,微臣愿当场自裁以解陛下心头之恨,而且我一向都明白长公子是一心为民之人,只是如今……”

“放肆!公子岂是你能非议的?徐市君房,你到底还把不把自己当成是秦朝子民?”

听到细阳候的斥责,这次扶苏并没有再阻拦前者言语上的不妥,它轻轻叹了口气,道:“虽我不赞成父皇的行为。但父皇之命我不能违背,君房,你到底跟不跟我走?”

徐福沉默了半饷,最后摇了摇头。

“也罢,那我也只能强行把你带回去了。”扶苏叹了口气。道:“我本不愿如此……”

徐福此时转头看了我们一眼,道:“你们走吧,接下来的事情我自己处理。”

“前辈,要不我们留下来帮你吧?”一旁的金大发站出来说道,我也点了点头。毕竟如今江夏,江思越,我金大发和墨兰都在,一旁还有慕容云三这样一个大高手,只要徐福和我们联手,那么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不用了。”徐福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我说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我和金大发愣了下,接着便把目光转到了慕容云三身上,慕容云三咳咳两声后。冲着徐福便问道:“老友,当真无碍?别死要面皮活受罪呀,等到了最后一战,我还想要和你联手对敌呢。”

“哈哈哈哈!”徐福豪迈的大笑了几声,接着他白袍卷起。无数黑色的发丝从他身下涌出,随后徐福犹如站在黑色浪潮上面的海神一样,道:“放心吧老友,在这里,我谁都不惧!”

慕容云三点了点头。随后他看了我们一眼,道:“我们走吧,他一个人能应付的过来。”

在我们说话的过程中,龙船也在迅速上潜,原本水晶外面漆黑的仿佛是万古长夜。但因为临近海面越来越近所以也犹如将要黎明一般出现了点亮光,我们要走的时候,不远处的细阳候眉头一皱,接着它看了扶苏一眼,问道:“公子,就这样放他们走?”

“让他们走吧。”扶苏摇了摇头,道:“父皇已和唐皇达成了协议,如果我们擅自撕毁协议的话,会让天下人耻笑的。”

见无外人阻拦,慕容云三高高跃起。随后一拳打碎了头顶的水晶天窗,随着水晶的破裂,无数海水疯狂涌了进来,几乎没过多久便把整个船室给填满了,我们深吸了口气后。就划着海水游出了龙船,这时头顶上已经能够看到海面的亮光,而我却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身下的龙船此时没了邪龙们的拖引,所以孤独的躺在了深深的海水之中。那犹如巨人一般庞大的船身给它增添了一丝震撼与神秘,只是转眼间,这些便都已经消散了。

仿佛是一件尘封万年的壁画被新鲜的二氧化碳侵蚀一样,龙船在我的视线中缓缓崩坏,它碎裂成了一节节的残骸。残骸又如同扬起的烟尘一样迅速消散在海里,只是转眼间,那曾经如同山脉般庞大的徐福龙船便化为了尘埃,随后消散在了黑暗之中。

我还没来得及做何感慨,便已经付出了水面之中。这时是下午,海平面边际的一轮红日格外的柔和,我深吸了几口腥咸的海风之后,冲着众人说道:“你们,你们刚刚看到了吗?龙船碎了!”

“我特么看到了!”金大发抹了抹脸上的海水,随后冲着慕容云三问道:“慕容前辈,徐福前辈他是不是死了呀?”

“你们别多想。”和我们不同,慕容云三此时的神情还比较的悠闲,他看着我们焦急的神色不禁笑了笑,道:“我说了。它很强,我不露出真身都打不过它,那个扶苏也挺强的,但最多也就和此时的我实力相等,所以是奈何不了徐福的,在徐福的龙船里,即便是秦始皇亲自来了,也很难杀了它的,所以你们就放心吧,那老家伙活了几千年,精着呢!怎么可能说死就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