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恨别离/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饭的时候,餐桌上的气氛格外沉默,因为我早上已经陪龙一吃了点东西,所以其实我此时并不是很饿,但饶是如此,为了顾及唐果的情绪我还是把盘中的东西吃的一干二净,吃完饭后,唐果把桌上的碗拿到厨房洗了起来,等她洗完之后,我想了想,随后看着一脸期待的唐果说道:“要不……我带你去游乐园玩一玩?”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唐果便兴奋的点了点头,接着趁唐果锁门的功夫,我回到了车上,而一直在主驾驶座上没动的慕容云三看了我一眼。随后叹道:“你这小子,真是造孽呀。”

我苦笑一声没有说话,等唐果锁好门后,我们才乘车去了游乐园。

在游乐园里我们玩了一上午的功夫,不过为了唐果。我们并没有玩过山车那种非常惊险刺激的项目,倒是看到旋转木马让唐果格外的兴奋起来,这次来游乐园我本意就是想要陪唐果的,所以我干脆也就放下面子,和唐果在一群小孩子之间玩起了旋转木马。

因为唐果的容貌和气质。周围小孩都目不转睛的紧盯着唐果,而坐在唐果后面的我一时间心里又有些难受,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想把唐果当成亲妹妹来对待,可是感情永远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除了坐旋转木马。我们更多时间都是在游乐园里面闲逛,这天应该正处周末,再加上阳光明媚,所以游乐园里面的人也格外的多,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唐果紧牵着我的袖角,虽然有些不适应周围有那么多人的存在,不过看得出她玩的很开心。

出了游乐园,我本来是想带唐果去买几件衣服的,但是坐到车上后,唐果却轻轻的点了点我的后背,接着用胸前的画板写道:“初三哥哥,能不能带我去白马寺?我一直想去。”

我略一思寻,便爽快的点了点头,而一旁的慕容云三似乎也已经代入了司机这个职业,除了听到要去白马寺而中途改道外,全程没有说一句话,其实慕容云三之所以这么沉默的原因我也知道一二,但知道归知道,我最后依旧是揣着明白当糊涂,好不容易熬到了白马寺,那庙门口香客如流的场景又让我头疼起来,如果可以的话,我只想陪着唐果在庙中安静的四处游玩。

下车后,白马寺这座千年古刹也端坐在了我的面前。我略微感叹一番此庙悠久的岁月后,就牵着唐果慢悠悠的向庙门口走去,一路上,我们这对似情侣又像兄妹的组合吸引了周围香客不少的目光,盯着这些或炽热。或惊艳,或猥琐的目光,唐果似乎有些不适应,她拿起胸前的画板,冲我写道:“初三哥哥,前面那个大叔看我的目光好奇怪呀。”

我愣了下,随后往前面看了一眼,发现前面不远处一个坐在椅子上的秃顶中年人正用一股异常猥琐的目光紧盯着我身旁的唐果,我略一惊讶便笑了笑,随后摸着唐果的头便轻声道:“那是坏人。以后遇到这样的人要躲远点,知道吗?”

唐果乖乖的点了点头,不过身子却往我的身上靠了更紧一些,我心里叹了口气,其实唐果年龄也不小了,而且还聪慧过人,只是应对社会上的人情世故还跟个孩子一样,有个这样的女儿,唐宇骄傲的同时想必也有些头疼,但头疼之余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把她好好的保护起来。

走进白马寺。四周除了熙熙攘攘的香客外,一股浓浓的岁月感向我迎面袭来,无论是那饱受风霜的石碑,还是巍峨却带着一丝沧桑的大殿,都让我的心有些感慨。白马寺自建寺以来,千年间有多少香客涌来,又有多少香客归去,就连我们脚下满是青苔的青石板都不知经历了多长的岁月,那些已经老去的香客无人知道姓甚名谁,那些在战乱中倒塌的建筑也了无痕迹,能保存至今依旧深入人心的,也只有白马寺这三个字了。

没有生气的物件尚且如此,寿命只有三万天的人又岂能避免呢?

感慨颇多的我买了一些香烛,随后和唐果来到了人流量要比大雄宝殿少许多的接引殿之中,这接引殿虽然巍峨,但里面比起香火如云雾的大雄宝殿还是显的冷清了许多,趁着此时无人,我便跪在一座大佛面前,叩三首后把点燃的香烛插在了香鼎之中。

拜完后,我看唐果还跪在蒲团上闭眼冥想就站在一旁等了起来,这时,一个面容枯瘦身穿灰衣的老僧人看了我一眼,接着笑道:“施主是有大佛性之人,若今生能早些入教,说不定最后能成就一番大功德。”

我看了眼四周,发现殿中的僧人只有这老僧一人,便笑了笑,问:“大师,什么是佛性?”

“佛性就是本性。”老僧盘坐在一个破旧的蒲团上,在和我聊天的时候都在转动着手里的佛珠,说了一句让人昏头昏脑的话语后,老僧笑道:“一个人的本性若是通透,无害人之心,有怜悯之意,通世间疾苦,明生之真谛便为有佛性。”

我看了眼唐果,发现她还没起来,便继续向老僧问道:“那依照大师的意思,每个人一生下来岂不都是一块佛材?”

“施主聪慧!”老僧赞叹一句。随后叹了口气,道:“但施主只说对了一半,人初生时皆如一张白纸,上无点墨,是最为通透之性,可若想成为佛材,便还得满足通世间疾苦,明生之真谛这两条,就如人成长中,自己代表的白纸也会被各种色彩而袭染,这些色彩为七情六欲,最终这些色彩也会把人汇成一张画卷,有的人六欲中的某一欲过多,画中色彩单调,此不能算做佛材。有的人经历较少,画中景象枯燥无味,这也不能算做佛材,倒是施主所汇的这副画意境,色彩均为极品,是为佛材!”

听这老和尚神神叨叨大半天,我不禁起了好奇心,便问:“那大师,我所绘的这副画景象如何?”

老和尚听了闻之一愣,接着他用手指沾了点口水,随后才在地上勾勒出了一副异常简洁的图画,像是一个人的背影。

“问佛为何倒坐,叹众生不肯回头。”老和尚收回手,随后叹道。

“大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愣了下,对老僧的这番话并不是很懂。

“诶……这番话是什么意思?”老僧大笑几声,随后叹道:“没什么意思,只是预示着施主您今后会有一磨难。”

听到这我松了口气,忍不住笑道:“原来如此,不过我一生中的磨难多了去了。这倒也不算什么。”

“不算什么?”老僧站起身,一边摇头一边叹道:“施主可知心魔劫中最难渡的一层是什么嘛?是情之一字!”

叹完后,老僧向我双手合十鞠了一躬,接着他说了一句话,便走出了这接引殿。

“恨别离,烟雨漫,一点孤寂斩不断,施主,等日后你伤心欲绝想求佛问路的时候,再来这白马寺中,贫僧在此恭候。”

待老僧走后,我一个人在原地呆呆的站了许久,却不知这老僧最后的话语是什么意思,也就是这时,一旁的唐果忽然睁开了眼睛。只是她的眼中满是迷茫,接着她挠了挠头,用胸前的画板写道:“初三哥哥……刚刚发生了什么?”

“嗯?怎么了?”我皱了下眉头,心里有些疑惑,怎么今天所有人都奇奇怪怪的。

“我刚刚闭上眼睛没一会,脑袋里就昏昏沉沉的,刚刚才好像是突然惊醒了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