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去意已决/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鬼王如果进入我们的世界之中,不就相当于是走进了这间房子嘛?那么我们的武器为什么会对它们不起作用呢?”想了想,我还是没忍住疑惑。

“其实鬼王们最大的倚仗便是它们手下的鬼军。”江夏摇了摇头,声音异常严肃的说道:“每个鬼王的鬼军少则数千,多则上万,那些鬼军多是以灵体出现的,所以军队装备的武器无法对它们产生伤害,只有克制灵体亦如桃木,黑驴蹄子这种材料才能对它们产生伤害,而那些极强的鬼王,它们实力在ss级到sss级之间,虽为了发挥实力一般选择本体出现,但它们的实力太过强大了,速度也无法比拟。寻常武器连锁定它们都困难,又谈何歼灭?即便是核武器的威力也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强大,如果不是在核爆中心,那么余波很难对鬼王们造成伤害,想要抵挡鬼王。就必须找到和它们实力处于同一个层次的高手,不然我们必输无疑。”

现场的气氛沉默了一会,听江夏那么一说,我们也总算对鬼王们的实力大致了解了一些,半饷。金大发呡了口杯中酒水,接着扭头看着江夏问道:“小夏哥,问你一个涉嫌总参机密的问题,我们中华现在能与鬼王匹敌的高人还有几个?”

江夏沉默了一会,随后他苦涩的笑了笑,说道:“自从满清入关,西方列强用坚枪利炮扣开中华国门的时候,我们中华的道,佛,儒三大教便进入末法时代了。总之现在在我们总参情报之中,能达到ss级实力以上的人,不满一手之数,这其中还包括了慕容前辈……”

“得,那我们也别找什么九世铜莲了,洗洗睡等死吧。”金大发仰靠在沙发上,有些绝望的说道:“中华上下五千年,死去的人无可计数,就连皇帝都能填满一座小镇了,更何况是底下的平民……”

金大发有些绝望的话语何尝又不是我想说的,总之现在双飞的实力比已经不能算作是悬殊了,简直就是螳臂挡车。

“你们也别忙着绝望,我话还没说完呢。”江夏摆了摆手,苦笑道:“之前徐福前辈已经说了,只有死时留有执念的人才有机会进入冥土,再加上鬼王们寿命无穷无尽,却不能品尝口中所食滋味,也不能闻到花香,更不能体会到四季变幻,再加上冥土匮乏。所以许多鬼王忍受不了无穷无尽岁月的折磨,纷纷以身殉道了,威镇一方的鬼王尚且如此,它们手下的子民情景如何更是可想而知,根据我们的情报。冥土中岁月最为悠久的就是秦始皇了,再往前基本就没剩下几个人了,再加上这一两千年冥土发生了一次大劫,以至于许多鬼王陨落,所以……鬼王的数量并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多,顶多就三位数而已,这其中还有中立的和对我们友善的,虽然实力还是很悬殊,但是我们并不是没有一丝获胜的希望。”

“大劫?什么大劫?”从江夏的口中,我迅速发现了一丝不寻常的意味。并连忙问道。

“这个……”江夏犹豫了会,随后才咬牙说道:“算了,反正都已经告诉你们那么多了,我也无所谓了,大概在三国时期,九世铜莲曾经现身过一次,那次和如今一样,有许多鬼王想要前去争夺造化,结果那些鬼王们一个回来的都没有,仿佛从世间蒸发了一样。”

蒸发……略微疑惑了会。我很快就发现了一个疑点,并问道:“那曹操呢?曹操死后有没有归入冥土?”

“这个……貌似还真没有。”江夏摇了摇头,说道:“因为当年的主角曹操死后没有归入冥土,所以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无人得知,其实冥土中之所以还有那么多的中立派。就是忌惮当年发生的大劫。”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却非常疑惑,这曹操当年究竟历经了什么?或者说……那些前去争夺九世铜莲的鬼王们又经历了什么?一时间,我感觉九世铜莲的表面仿佛笼罩了一层迷雾一般,让我原本对它的猜测也不禁有些经不起推敲了。

“小夏哥,你的这些情报是从那里来的?活人不是不可能进入到冥土之中的嘛?”这时,一旁听了许久的金大发忍不住问道,见此我也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江夏没有说话,只是面具后的那双眼睛却盯了我一会,我先是一愣,随后立马明白了什么。

“诶,初三,我们总参其实欠了你们一个大人情呀。”江夏叹了口气,说道:“无论是你为国家做的事情,还是你爷爷对我们总参进行的帮助,我们都铭记于心。”

我点了点头,但是心情却有些沉闷,见气氛有些尴尬,金大发拍了拍手,随后笑道:“行了,今天大家好不容易聚到了一起,像这些烦心事就不要再提了,今天就好好玩,放松放松!你们看我说的对不对?”

我们大家点了点头,随后开始各自玩起了摇骰子。等十二点来临的时候,场中的音乐也渐渐变的震耳欲聋起来,于是我们干脆便不再说话,安心的摇起了骰子,没过多久,众人便都有了一二分的醉意。

玩到深夜两点钟的时候,皇朝酒吧内的气氛也达到了最高峰,最中间的t台上开始有些穿着暴露的舞娘进行表演,当五颜六色的灯光打到她们身上时,常会让一些烂醉如泥的客人发出一连串犹如狼嚎的声音,墨兰皱了皱眉头,似是有些不适应,于是她站起身,向厕所方向走了过去。

我犹豫了下,也站起身跟了过去,因为此行的目的就是要问墨兰一些问题,之前人多不好问,现在则正是时机。

因为皇朝酒吧投资巨大,所以各方面的装修都非常下血本,像硕大的厕所每一处都贴上大理石瓷砖。天花板的灯光明亮却不刺眼,而且为了照顾一些醉酒的顾客,厕所门前还放了一大排沙发软椅,就是想让醉酒的顾客能在这里稍做休息,而且在这里。连音乐都稍微低了一些,让人有种忽然间轻松了许多的感觉。

追上面前的墨兰后,墨兰回头看了我一眼,随后用疑惑的目光询问我想要干嘛,我指了指不远处的沙发软椅,示意过去后再说,墨兰没有犹豫,点了点头就跟着我走了过去。

坐在沙发上后,我点上了一根烟,接着我扭头看着因为饮酒而两颊微红的墨兰,说道:“上次你跟我说,你再过不久就要回部落接你奶奶的班,这是怎么回事?”

墨兰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接着她轻轻的别过头去,似乎没打算回答我的这个问题。

“你之前和九爷说要移交东城管理事务也是因为这个?”抖了抖烟灰,我继续问道。

见无法再装傻充愣,墨兰深深地吸了口死,接着轻声道:“这件事情和你们无关,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我愣了下,接着我想了许久,一直把手里的烟吸完后,才问道:“走了,还回来嘛?”

墨兰没有说话,只是将脸埋进了双手之中,见此情形我沉默了会,心里有些发闷,想了想,我鬼使神差的摸了摸墨兰的头,轻声说道:“不走行嘛?”

这次墨兰摇了摇头,接着她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后才仿佛鼓起勇气一般,说道:“不行,我没有选择,大概7月份,我就要回部落了,我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回来,只是……如果我回不来了,你和大发要照顾好自己,哪怕遇到不能解决的事情也不要逞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