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顾虑/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夏如今之所以重回江家,在外人眼里是江夏对江家的妥协,可是在明眼人看来,真正妥协的一方其实是江家,不止因为江夏是江家嫡子,更多的则是因为江夏身后站着的上古巨人――总参。

总参里的人手持一把把尚方宝剑,总参的统领只有最高领导人才能够调遣,这样一群超脱体制之外,可调遣无数资源的人,即便是那些坐镇一方的诸侯也不愿意得罪,毕竟你没法去打压他,官场所赖以运用的规则也对他们无效,可以说,总参是华夏的一把神剑,一把无坚不摧。所向披靡的神剑!

像邓平文这种依靠祖荫才爬上县委书记的人因为太贪于享乐,所以对总参一无所知,可是墨文武可是在官场摸爬滚打了许多年的老油条呀,他虽然对总参只是一知半解,可是这不妨碍他听说过无数关于总参的传闻。所以,他慌了。

寂静并没有持续太久,当门外传来一阵车子停下来的刹车声后,一群打扮稀疏平常的人从外面走了进来,这群人普遍年龄不大。但当看到坐在卡座上的江夏后,脸色纷纷变的无比的恭敬。

“队长,我们来了。”

为首的一名男子走到江夏的面前,随后低下头恭敬无比的说道。

江夏点了点头,随后他开始在人群里指了三个人,这三个人分别是墨文武,邓平文,还有之前那个声称找到毒品的刑警,说道:“这三个人带回去好好审讯,以前的旧帐都给我通通翻出来,加到一起该判几年判几年,不用向我汇报。”

那人点了点头,接着连缘由都没有问,就指挥手下人把墨文武三个人给抓了起来,墨文武此时心如死灰连挣扎的意思都没有,但邓平文则惊慌失措的挣来两名男子的手,大叫道:“你们干嘛?我们是警务人员,你凭什么抓我们?知道我大伯是谁嘛?赶紧放开我!”

为首男子冷笑一声,接着一耳光抽在了邓平文的嘴上,并骂道:“别说是你一个小虾米,就是邓北平那样的人我都抓了好几个,你大伯?让他来找我,但他敢吗?!邓北平的老旧帐我们总参有好几摞!”

说罢,就带着三人走了出去,这一切结束之后,那群刑警竟吓得不敢有丝毫动作,这时江夏看了他们一眼,道:“领头的是谁?”

“我,我……”这时,一个三四十的老刑警站了出来。只是他的脸上满是不安,好似也怕江夏追究,但江夏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带着你的人,给我滚。”

“诶。诶!好嘞!”老刑警连忙点了点头,随后正要带着人走,但我犹豫了下,随后冲着人群中的孙蓝衣喊道:“蓝衣,今天的事多谢你了,回头有空我请你吃饭!”

孙蓝衣应声回头,但是她此时的脸色有些复杂,好似重新认识了我一样,接着她点了点头,什么话都没说就转身走了。

待刑警一群人走后。整个硕大的酒吧便只剩下我们五个了,金大发苦笑一声,随后端起桌上酒水,歉意道:“不好意思,今天本来是叫你们大家出来玩的,结果没想到中途发生了这么扫兴的事情,我自罚一杯。”

我摇了摇头,说道:“此事起因在我,不关你的事。”

“行了行了!”江思越挥了挥手,笑道:“说来今晚也痛快。你俩这样才是真的扫兴,刚刚那个邓平文,如果不是我哥在场的话我真的一刀杀了他,敢骂我们江家,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你就吹吧!”金大发白了江思越一眼。说道:“人家大小也是个县委,是你说杀就杀的?上面怪罪下来你吃得消嘛?”

“嘿,你懂什么?”江思越冷哼一声,说道:“要是前两年我还有些顾虑,但是现在是什么时候?决战在即,国家指望谁呀,还不是我们大家伙?到时候上了战场能活下来的还不知道有几个呢!他骂我江家我杀他怎么了?便是总参也说不得一个不字,现在是阵前,任何一个当权者都不会选择为了一个邓平文而寒了我们的心的。”

“闭嘴!”听到这一旁的江夏连忙呵斥一声,道:“今天这话也就是没外人,搁别处我非抽你一耳光子不可。”

江思越缩了群脖子,但干笑几声也没再敢说什么,至于江夏为什么会这样我们大家也都心知肚明,自古以来当权者的心思都犹如海底针一般,像江思越这种做法即便决战前国家会保持沉默,但事后呢?谁说的准会不会秋后算账,所以从古至今,都只有低调的世家才能活长久,而江家这种一个延续了一千多年的世家更是深明这个道理,所以也真怪不得江夏会如此严肃。认真。

之后酒桌上我们都很默契的避开了这个话题,接着到凌晨将近五点的时候,江夏他们也才准备走,而我犹豫了下,并摆脱江夏动用资源帮我搜集叫汉超男子的资料,并从中筛选有嫌疑的人,江夏没有过多犹豫就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当江夏和江思越走后,我犹豫了下,才看着金大发说:“大发,今天这事不好意思。时间不早了,我也回去休息了,你也早点睡吧。”

“哈哈,行,放心吧。多大点事。”喝的已有八分醉意的金大发挥了挥手,随后就颤颤悠悠的走到了楼上,我接着又看了眼从始至终都非常安静的墨兰,问道:“墨兰,你呢?”

“我也回家。”墨兰慢慢的站起了身。虽然她是我们之中喝的最少的,但是脸上也有几分醉意的潮红,我不放心的看了她一眼,并劝道:“慕容前辈一直在外面等着呢,你喝了不少酒,我送你回家吧。”

墨兰犹豫了下,接着便轻轻的点了点头。

出了皇朝酒吧,只见慕容云三把车辆停在了我们的面前,接着他摇下车窗,并掐着嗓子,道:“老爷,夫人,上车吧。”

我白了他一眼,接着就打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等墨兰也坐上来后。慕容云三才缓缓发动车辆往墨兰家驶了过去。

“小子,你现在的人脉可以说是洛阳最广的了。”开着开着,慕容云三忽然感慨道。

我愣了下,接着苦笑一声,道:“都是些朋友。”

“朋友就是人脉。”慕容云三看了我一眼,随后语重心长的说道:“你现在有了那么多的人脉,其实可以着手准备一些事情了。”

“比如?”

“比如把你这个东龙头改成东龙王。”

我摇了摇头,虽然明白慕容云三是什么意思,但我现在还没有整合洛阳倒斗界的心思,因为虽然各方面的条件都已经成熟了,但我自己还是太缺乏御下的经验了,即便龙一可以帮我坐镇一时,但终究坐镇不了一世,没有根基的高楼大厦顷刻间就会倒塌,何况……现在也没到和总参谈判的时候。

见我心中有自己的想法,慕容云三呵呵一笑也就没再说什么了,只是当途径洛河的时候,后面的墨兰忽然凑了上来,说道:“慕容前辈,停下车。”

慕容云三点了点头,没问为什么就利索的把车停到了路旁边,这时我以为墨兰是肚子不舒服什么的,就跟着下车想要看看情况,但墨兰此时望着不远处的洛河,从这个方向可以看到洛河桥以及远处江畔的灯火,一时间确实有种美不胜收的意味。

“还记得嘛?”

墨兰指了指远处的大桥,说道:“当初,你就是从那个大桥跳下去的。”

我愣了下,接着终于想起了当初发生的荒唐事,一时间我有些尴尬。揉了揉鼻子就笑道:“哈哈,当初要不是你救了我的话,我现在就已经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