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诡异/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慕容云三的呵斥声传来,那白万行脸上一惊,接着便身形一闪想要离开,可是一只手牢牢的抓住了他的肩膀,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慕容云三。

“是你自己卸去脸上的妆容,还是我帮你卸?”慕容云三看了眼白万行,随后冷笑道:“早看出你有问题,没想到还真是不简单,说吧。你到底是谁。”

被慕容云三抓住后,白万行很快恢复了冷静,接着他沉默了会,随后用手将脸上的伪装撕了开来。

看到面具下的那张脸后,我先是一愣,当想起一年前的回忆时,一股寒意从我背后猛地升起直达头皮,因为白万行的脸,正是西丘的墓主人――王莽头颅!

见身份败露,王莽很爽快的便把头罩给脱了下去,随后只见他的脖子很怪异,上半面是红色油漆般的颜色,而下半面则是灰黑色,就像把一颗头接在另一个人身上去的一样!

“你是……王莽?!”颤抖了半饷,我鼓起勇气问道。

“我不是。”王莽叹了口气,说道:“我说了,我是白万行,生前是,死后也是。”

“不可能!”我摇了摇头,说道:“我记得清清楚楚,你那颗头颅的模样我永远也不会忘,你到底跟在我的身边干嘛?还有……真正的白爷到那去了?”

面对我的质问王莽叹了口气,接着很是平静的说道:“金陵之后发生了许多事,你可能不会理解,也不会相信,但我只能告诉你,真正的白万行已经死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则是死后的白万行,但无论我是生是死,你只需要记得一点,那就是我不会害你。”

说罢,它回头看了眼抓住它肩膀的慕容云三,说道:“兄台,你还不放手?”

“怎么?你还想反抗不成?”慕容云三冷笑一声,说道:“这一路上到处都有你身上的那股腐臭味,今天你如果不把事情说清楚的话,那你也别走了。”

“呵……”面对慕容云三的威胁,王莽哑然失笑的摇了摇头,道:“我之前之所以不走,是因为我不想一走了之让你们产生更大的误会,这才留下来解释的,你不真的会以为,你能留得住我?”

说罢,它抬起双手猛地向慕容云三轰击而去。慕容云三笑了笑,接着举掌和它对轰了一击,结果双方各自被对方震的后退了一步,王莽没有恋战,摆脱慕容云三的束缚后就化作一道黑影迅速消失在远处的街角。

“慕容云三。不去追它嘛?”

见慕容云三站在原地没有去追的意思,我不由焦急的问道。

“没用。”慕容云三面色凝重的看着街角,说道:“这个假白万行很不简单,实力可能不在我之下,所以追上去也留不住它,更重要的是,你不感觉很奇怪嘛?它如果有这种实力的话,在之前可以杀你无数次,你之所以能活到如今,很可能是因为它不想杀你。”

我愣了下。随后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慕容云三就叹了口气,索然无味的说道:“算了,反正这浑水里已经有了无数条真龙狂蟒,即便再来一条也没什么区别,管它有阴谋也好,阳谋也罢,只要事情还没有弄清楚,那就不能轻易相信它。”

我点了点头,这时姚记当铺的门忽然咯吱一声开了。接着龙一露出头疑惑的看了我们一眼,说道:“你俩怎么了?刚刚我听到门外有不小的动静。”

我犹豫了下,随后冲着龙一笑道:“没事老爷子,你回去继续睡吧,现在天快亮了。我坐会就去给你买早餐。”

“得嘞!”龙一打了个哈欠,随后笑着点了点头,道:“有你在,我倒也不用那么辛苦了,诶……晚年如此也不错,哈哈!”

说罢,他就转身回房了。

之所以不肯把刚刚的事情告诉给龙一,是因为我不想让龙一为我担心,龙一今年已经九十有几了,是时候该无忧无虑的安度晚年了,至于王莽的事情……回头再和姚九指商量吧。

看到我隐瞒刚刚发生的事情,慕容云三笑了笑却也没说什么,等慕容云三回房休息后,我一个人坐在柜台后思寻了许久,如今局势混乱。各路妖魔鬼怪齐齐现身,一想到这种局面我就有些头疼。

叹了口气,我看了眼窗外,发现此时的天已经蒙蒙亮了,接着我起身从后院拿出了扫帚拖把,开始打扫清晨的卫生,接着等到九点龙一下来的时候,才出门去买早餐。

有些事情不是我不愿深想,只是想了也于事无补,与其庸人自扰。不如过好面前的生活。

……………………

清晨吃完饭后,我把垃圾收起来随后看着龙一说道:“老爷子,我等下去九爷那里拜访一下,也顺便把后续的安排给制定下,中午就不回来吃饭了。”

“你不休息休息再去嘛?”龙一愣了下。随后不放心的问道。

我心头一暖,随后摇了摇头,笑道:“昨晚喝了不少酒,现在睡不着,等我下午回来的时候再休息吧。”

龙一白了我一眼,随后没好气的说道:“行,反正我说话也不管使,你去了跟九指说下,下次远行把老黑给带上。”

说到这,龙一又压低了声量,说道:“现在,我也有些看不透它了。”

我愣了下,随后缓缓点了点头,脑海中却不由浮现出了老黑的身影,其实老黑无论是来历,身世都非常神秘,冥猫之谈也笼罩着一股迷雾,但无论如何我可以确信一点,那就是老黑对我们并无恶意。

和龙一告别后,我开车向姚九指的住处赶了过去,到达姚九指家的时候,因为此时是清晨,所以姚九指雷打不动的在后院打着太极,而我对此也习以为常,直接在庭院中的石椅上坐了下来。随后耐心等候。

“初三,你越来越沉得住气了,这是件好事。”打完太极后,姚九指乐呵呵的坐到了我的对面,随后佣人便送上了一壶茶水。姚九指给我斟上一杯后,轻声道:“毛里求斯的事情……是我太大意了。”

我摇了摇头,笑道:“我们本身在那种小地方就没有多少人手,所以找移民过去的前辈子孙帮忙也是情有可原的,见利忘义的人什么时候都有。说到底也是我们太鲁莽了,怪不得您。”

“哈哈哈,话是这样说……”姚九指笑了笑,接着他拍了拍我的手背,一脸关切的说道:“龙王戒以后不要再用了。”

“什,什么?”我愣了下,随后看了眼姚九指很是不解的问道。

姚九指摇了摇头,随后叹道:“不管怎么说,你的这种能力太过禁忌了,上次慕容前辈也来和我说了下。我开始有些怀疑发丘经的来历了。”

“您的意思是?……”

这时我也有些明白姚九指的意思了,其实我很久之前就有些疑惑,发丘指这种禁忌的东西是如何记载在发丘经上的,要知道这种强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用在发丘经上并不合适,甚至即便是天官印里的百鬼相随,也着实让人有些胆寒。

“这发丘经虽然是无意得来的,但也不能保证不是有心人的阴谋,你如果继续使用发丘指的话,我和慕容前辈担心……你最终可能会出现大状况。”姚九指叹了口气。说道:“其实冥土中的那些王之所以那么强大,是因为他们是被天地气运所承认的华夏之主,即便死去,也依旧受天地气运的加持,比如他们曾经的子民进入冥土后,会忍受不了长时间的寂寞而自杀,而它们的力量或者说是怨气也会归于当代的王身上去,王的身上一旦积累的怨气过多,就会发生一些可怕的变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