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 雅家成员的身份/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老者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道:“没看出来,这小子还能请您出山,事情应该还另有隐情吧。”

“哈哈哈哈,一段人情罢了。”慕容云三洒脱一笑,神色中充满了淡然。

“也罢。”老人摆了摆手,随后指着面前的主位,道:“这事以后再说,道友先入座吧,这里面的人论年龄,恐怕加在一起也没您岁数大。”

听到这我还好,知道慕容云三是唐朝人士,但是雅静雅桦等人则有些震惊了,但慕容云三并没有再继续矫情。坐在主位上后,就冲着老人拱手道:“也罢,道友盛情难却,我就倚老卖老一回。”

吃饭的时候,慕容云三倒是不怎么忌口,毕竟他吃什么都尝不出味,可是那个神秘老人却只吃自己面前的一碗稀粥,其余菜品则一个都没有动筷子,当吃完自己的粥后,老人看了眼雅静,道:“静儿,你跟初三是怎么认识的?”

雅静此时正忙着对付一块鸡翅,听到老者的问话就含糊不清的解释道:“也没怎么样呀,就那样就认识了呗。”

老人白了雅静一眼,道:“今天我话放在这了,你可别捉弄初三呀,你那点小心思我们都知道,你也不小了,等你爸老了你得接金海的班,玩心是时候收一收了。”

“放心吧爷爷,我没捉弄他。初三,你说是不是。”说罢,雅静偷偷的踹了我一脚,此时我内心发苦,隐隐知道好似着了雅静的道,但事已至此也没了后悔的余地,于是我点了点头,强笑道:“对……对……”

“既然这样的话我也不多问你什么了。”老人点了点头,随后放下筷子向楼上走去,道:“初三,你吃完饭后来楼上一趟,我和你说说话。”

我愣了下,随后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但心里面却非常疑惑,这老人看似非常神秘,但他找我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叙旧?还是……摇了摇头我不打算再去想那么多,毕竟有慕容云三在,天王老子来了也害不了我的性命。

吃完饭后,我想收拾下桌子上的碗,结果就被中年美妇人给挤走了,万般无奈之下我只能硬着头皮走到了二楼,结果在走廊尽头,别墅的阳台上看到正坐在摇椅上休息的神秘老人。

在一旁犹豫了好久,因为我不知道这老人究竟有没有睡着,但见我不说话,老人忽然睁开了眼睛,笑了笑,道:“怎么了?心里紧张?”

我愣了下,随后摇了摇头。

“放心吧,我不是外人,当年你爷爷刚来洛阳的时候我还曾和他打过交道,人没得说,仗义且富有头脑,连我在他身上都没讨到什么便宜。”老人笑了笑,随后指着面前的椅子示意让我坐下。

坐下后,我也没刚开始那么紧张了,随后没忍住疑惑就问道:“老爷子,当初您也见过我爷爷?”

“嗯!见过。”老人点了点头,随后颇为唏嘘的回忆道:“那时的洛阳两党相争,局面异常混乱,即便是如今地位崇高的四龙头在那时也并不稳定,很可能今天有人坐上了这个位置。第二天就被人杀了,所以局势可谓是风雨飘摇,但虽然局面乱,洛阳那时却涌出了无数英才,也算是印证了那句老话,天下乱而妖孽出,可是即便如此。你爷爷也犹如一条过江龙一样,在局势混乱的洛阳横扫同辈并迅速笼络了一批自己的班底,那时我在洛阳拥有多家报社,商会,码头,你爷爷的崛起太过迅速,也太过耀眼,当时和我也难免发生了一些摩擦。”

说到这老人看了我一眼,接着他摆了摆手,笑道:“不过你也别紧张,如今那都是陈年旧事了,我也不会计较,但和你爷爷的几次争锋中,我也算是对那个年轻人服气了。对兄弟仗义,对敌人心狠,做事思维缜密,同龄人中很少有他这样的心性,也就是你爷爷当年没从军,不然以他的能耐也能当个大军阀,在洛阳倒斗界,也真是埋没了他的才能,不过自那以后,洛阳便多出了一个东龙头,且半个世纪都没人能够撼动,随后洛阳发生了一场大劫,却也平安的度过了,直至前几年你爷爷失踪洛阳才重新动荡起来。不过你既然来了,那局势肯定也就稳定了。”

听到爷爷的发家史,我确实也对我爷爷有些服气,但这时我却有个疑惑,便问道:“当年洛阳发生的大劫究竟是?……”

老人沉默了一会,接着他摇了摇头,叹道:“每个皇朝更替的过程中。都会进行一次清洗,而像我们这种人自然也在清洗的名单之中,洛阳经过一次清洗之后,便进入了所谓的末法时代,曾经百家争鸣的各类奇门异术也都纷纷消失了。”

我愣了下,随后心里猛地升起了一股寒意,老人的话很隐晦,但我也能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正因为明白,所以才惊惧。

“对了,你恐怕不是静儿的男朋友吧。”见到我的表情后,老人忽然岔开了话题,随后笑问道。

我张了张嘴,刚想糊弄过去老人就摆手道:“你想清楚再说吧。你和我们雅家都不是寻常人家,你只要说出一个是,我明天就公开举行仪式给你俩订婚。”

我苦笑一声,面对如此强势的老爷子我知道雅静和我的小心思都瞒不过他的眼睛,所以也只能把实情告诉给了老人。

“我就知道。”老人抚须笑了笑,言语中没有丝毫责怪我的意思,相反。他还颇为唏嘘的道:“诶……现在的孩子都大了,都有自己的想法了,回头我和她妈说说,以后就不给她弄什么相亲了,也省的孩子反感。”

“老爷子开明。”我点了点头,并轻飘飘的送上了句马屁。

“静儿这孩子其实很聪明,比老头子我当初强,我刚刚化形那会没少被人骗,也是一步步走过来的,她不一样,但虽然她天资聪慧,却不肯把心思放到事业上去,我们也只能看着干着急呀。”老人家叹了口气。

“化形?……您是?”我先是一愣,随后好似明白了些什么。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也不是外人,我不瞒你。”说着,从老人的身后忽然伸出了一条白绒绒的尾巴,这根尾巴异常的大,只是上面的毛有些灰白,看样子颜色和年龄也有些关系,只是此时看到这尾巴的我身体一僵。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卧槽,狐狸!”

“嗯,没错,我们确实是狐狸。”老人笑了笑,随后便把尾巴收了起来,接着他看着呆若木鸡的我有些诧异,道:“你没见过我们这样的?”

我愣了会,接着就想起了老乞丐,想起老乞丐身为一只黄鼠狼都能化为人形,那雅静爷爷本体是只狐狸也就没什么好诧异的了,但话是这么说,一想起雅静的本体也是一条狐狸我就有些牙痒痒,我说她怎么这么鸡贼呢,原来也是天性使然呀。

“我们异族化成人形很难。想要更进一步更是难上加难,老头子我今年131岁,却始终不敢迈过最后一步,这无论人还是兽,都斗不过苍天呀。”老者泯了口杯中的茶水,随后颇为唏嘘的说道。

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当年老乞丐被天道雷劫打的濒临死亡的情形我还记忆犹新。伤感的同时我也不禁有些畏惧,畏惧那看似无形,实则每时每刻都在注视着我们的苍天!

“对了,差点忘记问了,静儿上次买的那幅画是不是你画的?”就在我还在沉思的时候,老人忽然抬起头看了我一眼。

我点了点头,随后有些纳闷的问道:“是我怎么了?”

“那幅画不简单哦……”得到答案的老人一脸感慨的看了我一眼,随后道:“上面的气息让我都感到有些畏惧,甚至想要烧毁它,那上面的染料,不会是你的血吧?”

“还真是我的……”我苦笑一声,接着便把发丘指给老人看了一眼,因为之前我听从了姚九指的劝告,回家后便把龙王戒给摘了下来,所以也就没之前那么显眼了。

老人眯了眯眼,接着捏住我的发丘指看了几眼,许久后他松开手,叹道:“这里面蕴藏的力量让我都感到心惊不已,以后你最好不要擅自动用它的力量,不然等它爆发的那一天,恐会酿成大祸。”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劝说我了,此时我的心越发有些沉重,不禁问道:“老爷子,您活了这么久,难道对发丘指就没有一丁点的听闻嘛?”

老人苦笑一声,摇头道:“我只不过活了131年,发丘经却失传了几百年,所以我也没听闻过发丘经中有这样的招式。不过你可以向总参那边去问一问,要说情报,也没人能比的上总参,毕竟人家身后站着的是国家。”

总参?我收回手随后沉思了片刻,心中却有些拿不住主意。

“你知道我这次为什么要找你来嘛?”老人看了我一眼,接着满含深意的问道。

我摇了摇头,随后犹豫了半饷猜测道:“难道……您是为了雅静?”

“雅静那孩子不用我操心,许多事情她自己能够办好,之所以这次来找你,是想看看未来洛阳的领军人物长什么模样。”老人笑着摇了摇头,随后继续道:“其实论人脉,张晋比你强出无数倍,论谋略,别说是张晋。即便是雅静你都不是她的对手,本来我还有些好奇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值得张晋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把你捧上王座去,难道仅仅只是因为你是他的孙子嘛?我并不这样认为。”

老人的话让我一阵沉默,虽然有些刺耳,但他所说的话也不无道理,其实论各方各面我都比不上爷爷,为什么爷爷会把那么重的担子给我呢?我想不通。

“不过见到你后,我忽然明白了。”看着我诧异的目光,老人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情,笑道:“张晋固然惊才绝艳,但他要走的路从生下来时便已经注定了,包括我,包括龙一,我们的路早已经走死了,但你和我们不同,你的路,从一开始就充满了无限的可能,任何人也左右不了你的命运,虽然你还很弱小,思维还不成熟,但你有我们身上都没有的一种品行。”

“老爷子,您话能说明白点嘛?”我苦笑一声。

“初生牛犊不怕虎,虽千万人,尔亦可一往直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