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大战/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们擅自撕毁协议对雅家出手,是要和我们宣战嘛。”看到已经奄奄一息的巨兽,慕容云三黑着脸看向了半空中的男子。

身穿龙袍的男子笑了笑,不过笑容很是生硬,接着它用沙哑且带着一股寒意的嗓音说道:“协议中我们只是说了不对你们人族下手,有说不对妖族下手了嘛?这老狐狸爪子伸的太长了。”

听到这话慕容云三怒极反笑,接着他摇了摇头,道:“原以为你们这些人还有些能耐,不想你们太让我失望了,你们是已经怕了嘛?”

“怕?”龙袍男子先是一愣,接着它仰天大笑,随后长袖一挥。无数磅礴的黑雾化作一头邪龙向慕容云三打去,慕容云三身形一动,嘴中发出一声不似人的吼叫,竟将那条黑龙生生的撕扯成了两截!

“有点意思。”龙袍男子冷冷的向慕容云三看去。道:“你若不用真身,实力还比本王差一个层次,你若是用了真身,天道雷劫便会将你打成尘埃。本王很好奇,你口气这么大又能耐我何?本王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天上地下谁能拦我?!”

慕容云三对龙袍男子的语气并没有在意,反而是问道:“秦皇应属于你这一派的领袖,不知这是它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意思?”

龙袍男子眉头一皱,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慕容云三笑了笑,接着他面色猛地一变,厉声道:“若是秦皇的意思,你们那边自会有人去跟它讨教,若是你的意思……那你今天就别走了!”

说罢,慕容云三的浑身忽然爆发出一股股猩红色的雾气,这股雾气将他团团包裹在一起,从浓雾中依稀可见慕容云三的身影,还能听到一阵阵不似人的吼叫声,见慕容云三浑身的异变龙袍男子变了脸色,大叫道:“你不要命了?这里是人间!”

回应他的是一阵阵如同野兽般的低吼,这低吼声中不掺杂任何一丝人的情绪,让身处远处的我浑身打了一个寒战,接着没过多久,包裹在慕容云三身上的猩红雾气便猛地向四周扩散而去,无数树木在沾染上这些猩红雾气后诡异自燃,同时让身处远处的我迎面感到一股热浪袭来。这温度极高,让我不禁捂住了脸,但却闻到了一股头发焦糊的臭味,过了好一会这热浪才缓缓退去。而远处的慕容云三也显露出了真身。

只见一个身高三米,头顶生着两只犄角的诡异怪物站在慕容云三所处的位置上,它浑身上下的皮肤是血红色的,两只眼睛更是散发出一股猩红的光芒,见到头顶上空龙袍男子的凝重表情,这怪物忽然咧嘴一笑,露出了口中那两排锋锐的尖牙,更可怕的是。这怪物身体仿佛蕴含着极大的高温,因为它身体四周的空气微微扭曲,脚下的草地更是燃起星星火种,即便不用猜我也知道这就是慕容云三的真身,尸中之王――旱魁!

“不错。”面对慕容云三所带来的压迫感,龙袍男子点了点头,道:“难怪旱魁一族人数稀少,大多还未成形便被天道雷劫打成尘埃。看你这副模样我多少懂得了一点,你这样的怪物根本就不应存留于世。”

听到龙袍男子那有些另类的夸赞,慕容云三咧嘴一笑,口中更是蹦出了点点火星。接着他忽然往虚空猛地一握,随后只见四周还在燃烧的树木之上的火苗犹如一只只萤火虫一样,聚到慕容云三的手里形成了一把火焰长鞭,龙袍男子见状深吸了一口气。接着猛地一喷吐,无数黑雾便从它的口中喷涌而出,黑雾凝聚成一张张痛苦且狰狞的人脸,带着众生的怨念向底下的慕容云三袭来。

慕容云三一挥长鞭,被它扫中的人脸便惨叫一声化成了道道黑雾,接着消散在了天地间,只不过人脸的数量铺天盖地,即便慕容云三每一鞭挥舞都会有五六张人脸破碎,但奈何还是杯水车薪。

烦不胜烦的慕容云三忽然放下长鞭对天猛地一吼,那空中无数人脸便沾染上了点点火苗,随后在烈火中发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最后消散于无形。

面前发生的一切都太过震撼。甚至让我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即便我认为此时的我已经不弱了,但慕容云三和龙袍男子的战斗还是犹如一个耳光一样扇在了我的脸上,跟它们一比,我和蝼蚁无异!

见慕容云三如此干净利落的将自己的招式化解,龙袍男子的脸上也不禁有些凝重,接着它猛一挥手,道:“也罢。不跟你们纠缠下去了,今天的事本王记住了,决战那天会回来向你讨教的。”

它话音刚落,虚空中便出现了一扇门户,这门户仿佛是用青铜打造的一般,它外形古朴并无太多浮文图案,却散发出一阵阵古朴的气息,可是门还没有开呢,天空中就划过一道红影,接着龙袍男子仿佛被什么东西拽住了一样,整个人狠狠的被摔在了地面上。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过快了,说来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等我缓过神来的时候只见慕容云三正抓着龙袍男子的一只脚,还咧嘴笑道:“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问过本座了嘛?今天既然来了那你也就别走了,正好留下来给本座打打牙祭。”

龙袍男子略有些狼狈的躺在地上。见不依不饶的慕容云三它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道:“冥土中的王不可辱,既然你找死,本王也就应了你的愿。”

接着龙袍男子猛一张嘴。慕容云三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放开龙袍男子的脚向后退去,也亏他闪的及时,因为从龙袍男子的口中飞出一道黑色的血箭,而慕容云三堪堪躲过这一击后就站立在远处一时间并没敢再上去。

这道黑色的血液溅落在地后,一时间一股有些诡异的气息在四周蔓延,我面色一变,心里想起了什么,如果刚刚没有看错的话。这龙袍男子用的正是灾血!

从地上爬起来后,龙袍男子略有些阴郁的看了慕容云三一眼,道:“还要继续打下去嘛?再打下去我即便会元气大伤,但你也不会好过的,即便你是旱魁也抵挡不住王血,现在你还要拦我走嘛?”

慕容云三沉默了,而龙袍男子见状轻笑一声,接着就向半空中已经敞开的门户飞了过去。然而在它转身即将步入门户的时候,慕容云三却忽然张开了嘴,接着一股猩红如血的火焰如柱般向龙袍男子的后背打去,虽然龙袍男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所以回过了头,但半只脚已经踏进门户里的它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只听一声惨叫传来,这一股火焰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龙袍男子的后背上,当已成火人的龙袍男子跌进门户里后。那扇青铜门也缓缓消失在了虚空中。

“轰隆!”

当青铜门消失之后,原本我已经以为事情要告一段落了,但这时头顶的夜幕中忽然闪过一道惊雷声,把我吓得浑身寒毛炸起,而不远处的慕容云三面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后在他刚想收敛真身的时候,两道雷电便结结实实的打在了慕容云三的身上,只听两声炸响传来,慕容云三浑身爆出无数火花,接着整个人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慕容前辈!”我下意识的大叫一声接着冲了上去,可是刚一触摸到慕容云三的肌肤便如触电般的缩回了手,因为太烫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