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 造化弄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山顶上,我在雅静的带领下找到了一座孤坟,这孤坟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甚至可以说有些荒凉,既没有碑,也没人打理,好似那些被后人遗忘的先人埋骨之地,如果不是雅静肯定的话,我甚至都不敢相信这是雅老爷子心上人的墓穴。

“爷爷生前每天晚上都会来这里陪奶奶。”月光下,小狐狸看着坟包的目光格外复杂,道:“其实爷爷很少在家,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这里修炼,我爸之所以将雅家定居在这里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不过爷爷除了清明外不允许我们上来,所以这里看起来才会这么荒凉。”

听到雅静的描述。我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这样一副画面。在一个个孤寂的夜晚里,一个老人盘膝坐在孤坟的旁边,这座孤坟埋葬着他的挚爱,也埋葬着他的回忆。

我叹了口气,随后想了许久。才跑到江嵩的面前,道:“前面就是雅老夫人的墓地了,不过看样子雅老爷子喜欢清静,我们的这些人是不是太多了?”

江嵩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他的身后有数百个人。一眼望去人头攒涌,于是他点了点头,道:“行,除了四大掌印和几个雅老爷子的老朋友外,其他人都留在这里。”

随后。除了四大龙头外,龙一以及几个不知名的老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接着众人便难怪心事的向山顶走去。

当三口棺材摆在孤坟的面前时,所有人的心里都弥漫上一股凄凉,为了不破坏这里的环境,江嵩只是叫人在雅老夫人的坟旁又挖了几个墓坑出来,接着快天亮的时候,雅老夫人的坟旁才多出了三座坟包,依据雅老爷子的遗愿,我们将他的坟紧挨着雅老夫人,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陪伴。

坟建好后,工人们便陆续下山,没过多久坟前就只剩下我们这几个人了,而雅静此时也恢复了人身,只是依旧在不停的流着眼泪,一夜之间家破人亡,换作任何人一时间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江嵩叹了口气,走到雅静的身旁拍了拍后者的肩膀,道:“静儿,这次事出仓促,你不要见怪。”

雅静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在场的人都低着头,心里都是感慨万千,毕竟此时的场景确实很让人触动。也让人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今天是雅家,明天又会是谁呢?江家?刘家?

这场葬礼很简洁,也很仓促,众人挨个献花后也都纷纷下了山。不过下山的时候姚九指来到我的身旁,看了眼雅静后,道:“等下来我家,把雅静带上。”

我点了点头,随后便伫立在原地,其实我并不怎么喜欢雅静的性格,但雅家之所以会覆灭除了雅静的任性外,也有我的因素在里面,就好像慕容云三说的那样,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当天蒙蒙亮的时候,雅静依旧坐在她父母的坟旁,因为将头埋进了怀里,所以我不知道她现在的状态如何,但姚九指这个时候之所以会找我,想必也是因为雅家覆灭的缘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雅家的地位堪比江家,雅家的突然覆灭所带来的震动可想而知,这里面牵扯到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江夏,江嵩,刘东等人此时应该都在姚九指的家里面等我。

深吸了口气,我略有些愧疚的看着雅静。道:“对不起。”

雅静没有理我,我想了想,便继续劝道:“雅家的这笔帐没完,我们肯定会跟它们算的,你现在是雅家唯一的后人。你必须站出来。”

“站出来?”雅静抬起了头,眼眶依旧有些红肿,只是她面露讥讽,反问道:“站出来有什么用?我爷爷,我爸妈能回来嘛?”

这个问题让我有些无言以对,哪怕说再多大义凛然的话语,也不能改变一个事实――雅静终究只是一个失去了亲人的姑娘,哪怕她是妖族也改变不了这点。

在原地待了许久,半饷,我忍不住问了一个我一直以来都特想知道的问题。

“你为什么要散布我是你未婚夫的流言。”

雅静沉默了一会。但这次她没有再选择逃避,而是用有些沙哑的嗓音说道:“为了墨兰。”

果然,其实这个答案一早我心中就有了些猜测,毕竟我和雅静唯一能算得上是矛盾的,也只有墨兰了。

当提到墨兰的时候。雅静把头露了出来,随后回忆一般的轻声道:“其实我和墨兰姐很早就认识了,那时候雅家和张家走的很近,张爷是我爷爷一直很看重的后辈,龙老爷子也是我爷爷的朋友。那时候墨兰姐天天跟在张爷的身旁,一来二去我们就熟了,墨兰姐不怎么喜欢说话,天天都是一副满怀心事的样子,有一次她终于肯告诉我她的心病在哪,她说在她很小的时候,有一个人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她,给了她无人能及的温暖,分别时,他说他以后会来找她,所以墨兰姐等了很久很久,却一直没能等到他来。刚开始,墨兰姐的性格其实很好,她乐于助人,对我像是妹妹一样看待。可是因为那个男人,她愈发患得患失,最终犹如茧一样,把自己的心团团包裹了起来,最终变的在外人面前不假以色,所以从小,我就对那个男人没什么好感,我认为就是他,才把墨兰姐变成这副模样的,如果没有他的话,今天的墨兰姐会是另一副姿态,她会活的精彩许多,像她这样的女人本应该是一朵万人追捧的红玫瑰,而不是一朵在黑暗中隐藏自己的黑莲花。”

雅静的话很出乎我的意料,虽然我猜测了许多许多。却没想到事情竟然会这样发展下去,如果真要说的话,也只能说一句造化弄人了。

“之后我们长大了,因为圈子不同,彼此的交集也少了,但是我从来没有忘记墨兰姐,因为墨兰姐永远都是我的姐姐,刚跟你认识的时候,我不知道那个人是你,所以对你也没有偏见,但是前不久,墨兰姐说她找到了那个人,她笑的很开心,我从小到大第一次见到墨兰姐那样开心过,要知道自从张爷走后,墨兰姐就不怎么笑了,可是那次,她笑得跟个孩子一样。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我心里有些发酸,但还是由衷的祝福墨兰姐能找到自己的幸福,可是就在几天前,墨兰姐打电话跟我说,她要结婚了,跟那个人结婚,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的那么快。但我知道墨兰姐所做出的决定任何人都无法更改,所以……”

“我知道了……”

我声音沙哑的说道,此时我的心里充满了自责,因为我不知道,我下意识的一个逃避。竟然起了这么严重的连锁反应,如果我当时没有逃避的话,雅静就不会这么恨我,也不会报复我,更不会散布流言,这样别人也不会误以为雅家上了我们东西两家的战车,更不会覆灭,说到底,原来我才是罪魁祸首。

此时我有些失魂落魄,心中更是充满了自责,这种感觉没人能够体会,只是因为一念之差,所导致的后果竟然这么严重,说到底还是那句话,造化弄人。

脑海中,我想起了雅静的妈妈,那个我至今都不知道姓名的美妇人,她对我的热情完全是出于雅静的,哪怕没有了解过,我也能知道那绝对是个好妻子,好母亲,我又想到了雅桦,一个外表人族,其实是狐狸化形的儒雅男子,他外表严厉,但仔细观察不难发现他对雅静的溺爱,就是这样一对父母,此时都带着满腔的遗憾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