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 咱爷俩一起跑路/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脸皮厚,心又黑!这叫什么?这叫厚黑!所以,后世很多人都将朱棣视为厚黑学杰出人物代表。

但无论如何,身为大明皇朝的第三代皇帝,唯一能让朱棣呆不下去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朱元璋!

朱棣打了朱元璋的脸,又杀了朱元璋钦定的接班人,可谓是打脸打了两次,所以哪怕朱棣是朱元璋的儿子,死后也绝不可能在朱元璋那里讨到什么好,被逐出大明也是情有可原的。

想到这点的人不止我一个,所以没过多久,所有人的脸色都平复了下来,接着其中一人看着慕容云三,问道:“朱棣被赶了出去。但是另一位呢?他是什么态度?”

慕容云三摇了摇头,也有些无奈的说道:“态度还不明朗。属于墙头草,但无论如何,朱棣也代表不了大明,他现在正和秦王合作,说是合作,也不过是个附庸罢了,所以我们无需惧他。”

众人点了点头,面色好了许久,而主持会议的龙一也不禁想了想。问道:“我们身处阳间,那一边的事情管不了,也很难知晓,不知你和那边沟通的怎么样?它们是怎么态度?”

这个它们指的不是别人,应该是我爷爷还有李隆基等人所处的势力。

面对众人最在意的这点。慕容云三笑了笑,道:“放心吧,这次秦王它们的爪子伸的太长了,已经打破了协议,我们那边会做出反击的,但我估计秦王不会交出朱棣,但多少也能让它们付出点代价。”

我心里一松,只要肯做出行动就好,毕竟我们和秦王分隔两界,如果没有李隆基他们的帮助的话,也只能干骂干着急。

慕容云三的这番话让不少人都放下了心,龙一随后将目光看向了江夏,问道:“小夏,你们总参那边的态度呢?”

随着龙一的发问,许多人也都将目光转到了江夏的身上,毕竟总参的态度和帮助也是维护洛阳安全重要的一环。

还戴着面具的江夏笑了笑,道:“我已经和京都那边取得了联系,那边对这边发生的事情很重视,和我们一样连夜召开了会议,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次总参总部会动用10名龙卫还有3位老前辈,平时会在分部潜修,必要时出来维护洛阳稳定。”

“嘶……”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倒吸了口凉气,接着面上浮出了一抹狂喜,即便是慕容云三都有些诧异。仿佛也感到了吃惊。

“好大的手笔,行,有你的这番话我就放心了。”龙一满意的点了点头,连脸上的疲倦一下子都舒缓了不少。

待众人兴奋消退之后,龙一咳嗽两声。随后看着众人说道:“现在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拖延时间,所以总参的支援无疑于雪中送炭,接下来我们就讨论讨论雅家的事情吧。”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冷静了下来,但没过多久一些人的脸上就浮现出了一抹贪婪,尤其是刘东,他看了眼四周后,道:“没错,雅家家大业大,但雅老爷子和雅叔突然就走了,我想雅静应该也是独木难支。所以我提议,大家应该想出个办法来帮助雅静,你们感觉呢?”

“没错,雅家那么大的家业,放在一个小姑娘的肩上多累呀。”

“嗯,雅静年纪还是太小了,不足以接手雅家的产业。”

一时间,在座的几个老人都是一脸正色的讨论了起来,但是言语中的贪婪简直暴露无疑,让我甚是心寒。甚至感受到了人心前所未有的险恶。

我不禁看了眼雅静,只见她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对周围的一切好似都漠不关心,她脸上有些木然,眼中更有一股悲哀。那股悲哀像是一根针似的刺痛了我,我忍受不住内心的冲动,猛地一拍桌子随后站了起来。

刚刚还越说越有劲的几人被我这举动吓了一跳,我眼神冰冷的看着刚刚说话的那几人,道:“雅家的浩劫才刚刚结束。你们就在这商量着如何瓜分它,是不是做的有些过了?”

众人一阵沉默,尤其是刚刚讨论的那几人,面色更是有些通红,但刘东看了我一眼我阴阳怪气的说道:“张掌印发那么大的脾气干嘛?我们这不也是好心的嘛。在场的都是洛阳有头有脸的人物,你发脾气给谁看呀。”

这一句话,就把我拉到了众人的对立面,刚刚还哑口无言的那几个人此时仿佛得到了倚仗,纷纷点头道。

“是呀,身为东城掌印怎么这么冲动呢?”

“诶,毕竟是依靠张晋爬上来的,心性难免有些不足。”

“不错,要我来说,这个张初三比刘东差远了。”

我此时看着那几个人忽然感觉有些悲哀。倚仗这些人去打最终一战,真的有希望嘛?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我此时必须站出来,我也没有搭理其他人,指着刘东的脑袋就冷笑道:“刘东,你这个人什么成色别说我了,在座的有几个人心里没个数的?平时有难不见你人影,有好处的时候就你跑的最快,真是虎父无犬子呀。”

刘东愣了下,随后他怒不可遏的站了起来,大声道:“姓张的,你特么以为你是谁呀敢这么跟我说话?你特么在洛阳算老几呀?”

“我算老几?”我若无其事的笑了笑,道:“刘东,别说你了,我今天就算杀了你刘家满门,我看有人敢在这个节骨眼上找我算账。”

这番话实在太过劲爆,让在座的所有人都一脸震惊,我没有理他们的脸色,只是看着一脸愣住的刘东,继续道:“我话就撂这了。雅家的所有资产都是雅静的,谁也不能动一毛!谁敢动,我就剁了他的爪子!”

说罢我有些歉意的看了眼龙一和江嵩,道:“江老爷子,龙老爷子,我还有些事,这就先走了。”

龙一笑了笑,仿佛没有听到我刚刚说的那番话一样,道:“我也走,会也开的差不多了。就散了吧,人老了,也乏了。”

江夏点了点头,同样一脸若无其事的说道:“我明天还有几个会议要开,我也要先走了。”

江嵩见江夏要走。也伸了个懒腰接着站了起来,加上雅静和慕容云三,现场的人顿时少了一大半,在门口的时候,江夏没有管身后那些人即无助,又若有所思的神情,拍了拍我的肩膀就带着江嵩先走了。

我心里划过一股暖流,虽然和江夏接触的时间不是很多,但二人也经历了这么多的生死与共,有时候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所表达的意思了。

不管眼中有些惊恐。又有些恼羞成怒的刘东,我径直坐进了门口的车里,结果没过多久,车门打开龙一便坐了进来。

“你刚刚冲动了一点。”龙一看着我淡然道。

我点了点头,但心里并不后悔。如果能重来一次的话,我还是会那样做。

让我没想到的是,龙一忽然笑了笑,接着拍着我的肩膀,道:“不过干的漂亮,终于有了些男子气概,当然了,今天在场的是江夏,所以你不需要顾忌什么,如果换一个总参当权人在这里。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可就严重了。”

我点了点头,笑道:“放心吧老爷子,我不怕什么,至少这两年没人敢动我不是?如果到时候有命活下来了,大不了我不当这个掌印了,就留在当铺给您养老。”

龙一欣慰的笑了笑,似乎感受到了我的决心,道:“行,以后你想做什么,就大胆的去做,天塌下来我帮你扛,我扛不了咱爷俩一起跑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